韩秋的脸上杀意翻涌,魔君盖幽闭口不语,辜雀差点没把肺给气炸了,但偏偏还不能发火,憋着一肚子气重重跺了跺脚。

    盖幽缓缓看向韩秋,忽然道:“还有多久,能看到吗?”

    韩秋冷冷瞥了他一眼,道:“两年出头。”

    盖幽道:“想到办法规避了吗?”

    韩秋摇头道:“十死无生,避无可避。”

    听到这里,辜雀已然没有心情去考虑什么气与不气了,是傻子也能听出韩秋的大劫快到了。

    所谓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韩秋天赋近妖,恐怕是受苍穹眷顾。既然眷顾,则必有回报,大劫在所难免,避无可避。

    但修者,本就是逆天而行,虽然避无可避,但未必就十死无生,辜雀从不相信万无生机。

    他深深吸了口气,不禁向盖幽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盖幽摇了摇头,缓缓道:“没有办法,就算有也帮不了她,修行一途,万事只能靠自己。”

    辜雀不可置否,但却攥紧了拳头朝韩秋看去,看去...顿时便看到了韩秋的眼睛,深邃清澈,正看着自己,早已没了一丝杀意。

    两道目光在空中交汇,像是有电光闪过,任凭四周巨响震天,雕像怒吼,神宝齐鸣,却丝毫不动。

    盖幽淡淡道:“说正事,我这次来没别的目的,找你而已。”

    “什么?”

    辜雀一愣,眉头顿时皱起,自己这种小角色什么时候入魔君盖幽的法眼了?本以为他来肯定有他的目的,没想到竟然是找自己。

    盖幽道:“我要去办一件事,或许几年就回来,或许会陨落。”

    “陨落!”

    辜雀脸色微变,今日之魔君那可是实实在在的魔君之境,而不是称号了,什么地方他不能去?去了或许会陨落?

    像是知道辜雀心头所想,盖幽沉声道:“神魔大陆,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个世界的未知是你无法想象的,等你真正到了我如今这个地步,或许自然就知道了。”

    神魔大陆没有那么简单,这句话已经有很多人对自己说过了,但都他妈尽卖关子,也不说清楚,想想也真是够气的。

    辜雀有些不爽,撇嘴道:“那你说你找我又有什么事?我这种小杂鱼,在神阶以下混混得了,还真不敢和你们这些大佬装逼。”

    盖幽冷冷一哼,也不和辜雀置气,只是淡淡道:“也没什么大事,送你一个礼物而已!”

    他说着话,右手一挥,一个小木盒已然出现在了空中,通体漆黑,模样很普通,看样子就知道是破烂货。

    辜雀接过来,脸色却不禁微变,干笑道:“这木盒倒是挺沉啊!”

    盖幽瞳孔血光明灭不定,缓缓道:“这个东西很有用,我送给你,你可别弄丢了。”

    “什么东西值得你亲自送过来?”辜雀说着话,手已然要打开箱子。

    而盖幽却忽然道:“慢!你现在不能打开它。”

    “嗯?那你给我干嘛!”

    盖幽沉声道:“这个东西是给你的没错,但现在打开,为时尚早。”

    辜雀皱眉道:“那什么时候合适?”

    盖幽道:“等你再次和媚君见面的时候。”

    听到这里,辜雀的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一张妩媚的笑脸像是近在眼前,他连忙道:“对对对!媚君,媚君被迫嫁人你知不知道!你快去帮她......”

    盖幽冷笑道:“魔族之事已不归我管,她嫁人关我何事?你是她丈夫,你怎么不去?”

    辜雀脸色一黯,咬牙道:“出了法祖之墓就去!”

    盖幽淡淡道:“记住我说的话就行,这个木盒,一定要见到她之后才能打开,我送你的东西,你不能不要!非但不能不要,还必须好好保管对不对?”

    对不对?你这是商量的语气吗?靠!辜雀撇着嘴点了点头,拿在手上的确不方便,不禁转头朝黑白双环看去。

    只见远处规则交织,能量纵横,四大神宝齐鸣,已然把荒古神仆雕像死死压制。苍穹奇石的道则已然很微弱了,四方众人也早已松了口气。

    盖幽看着前方,瞳孔血光忽然暴涨,沉声道:“也罢!临走之前,再送你一礼,免得你说我盖幽小气!”

    他说着话,身影顿时拔地而起,刹那间闪过数千丈虚空,大手竟然直接穿过荒古神仆雕像,直朝中央的法祖之杖而去。

    这突如起来的变化令所有人脸色一变,最近的一尊荒古神仆雕像怒吼一声,一拳轰然朝他砸去,虚空顿时裂开。

    四下之人惊呼,盖幽目光如炬,乱发狂舞,寒声道:“力量都快消耗殆尽了,也能伤我盖幽?”

    说话的同时身影不动,右手握拳,猛然朝前砸出!

    只见他全身涌出一股恐怖的魔光,散发出一个巨大的拳影,刹那间便把四周虚空崩裂,轰然砸在前方已然挥来的拳头身上。

    两个巨大的拳头击撞在空中,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魔光冲霄,几乎要掩盖天地。

    四周之人短暂失聪,却已然惊得说不出话来,只因盖幽的身体依旧站在原地,拳头伸出,没有退后一分。

    而荒古神仆雕像那苍穹奇石构成的手臂,却忽然发出一声咔响,竟然寸寸龟裂开来。

    “嘶!”

    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个脸色苍白无比,目光之中尽是不可思议,这一拳硬碰硬,竟然是盖幽胜了!

    魔君之姿,霸绝天下啊!辜雀也不禁摇头暗叹。

    而盖幽却是冷冷一哼,径直朝法祖之杖而去,它在之前消耗了太多能量,已然黯淡无光,离沉睡只有一步之遥了。

    魔气幻化出一只滔天巨手,像是要盖住天地一般,直接朝法祖之杖抓去。

    法祖之杖发出一声声悲鸣,残存的力量不断朝外涌出,一道道规则幻化,竟然短暂地把盖幽的大手挡住。

    “垂死挣扎,有何意义?”

    盖幽厉喝一声,全身魔气犹如滔滔巨浪般不断涌出,巨手虚影无比凝实,猛然一握,竟然把神宝规则一把捏碎!

    然后大手接着朝下探去,法祖之杖已然无力反抗。

    而就在此时,一道雪白的惊鸿忽然划破天际,圣洁的气息不断蔓延,恐怖的力量席卷开来,直接打在了盖幽的巨掌之上。

    爆炸之声轰鸣不断,惊变突出,众人大呼出声,只见那魔气凝聚而成的巨手,已然龟裂散去。

    “嗯?”

    盖幽冷哼一声,豁然回头,瞳孔血芒暴涨,刺透虚空,冷冷看着眼前这个高达一丈的天使,忽然笑道:“你想抢?”

    亚历山大轻轻挥动着翅膀,淡淡道:“这是伟大的法神之祖留下的魔杖,它属于西方,不属于你。”

    盖幽森然笑道:“可我就是要拿,你不服吗?”

    这话说得嚣张至极,像是蹂躏着天使一族的高傲,亚历山大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冷道:“那么我亚历山大,便要与你一战。”

    “你?”

    亚历山大道:“你为恶魔,我为天使,我们本就是两个极端,这是宿命的碰撞,你我必有一战。”

    “哈哈哈哈!”

    听到此话,盖幽顿时大笑出声,然后骤然收住声音,寒声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与我一战?宿命的碰撞?我盖幽除了轩辕阔,谁也不服!”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加重,杀意已然犹若实质般喷出,大手一抓,满墓滔天死气竟然全部朝他手心凝聚而去,形成了一个恐怖的死气黑球。

    下一刻,盖幽已然一掌打出,黑球大如山岳,浩荡死气无穷无尽,铺天盖地朝亚历山大而去。

    亚历山大脸色骤变,身影连忙退后,六只翅膀发出雪白的圣光,急促的声音已然传遍天地:“天主的祝愿!”

    话音落下,只见他六只翅膀忽然变得透明起来,一道道白光席卷而出,像是已然照亮了整个大地。

    似乎这绝地死墓,已在瞬间化作了光明天堂,一切的一切都散发着熠熠光辉。

    而盖幽推出的黑色死球,却穿破重重光辉,自中间骤然爆炸开来!

    无与伦比的黑芒刺破虚空,在顷刻之间便把白光冲击得一干二净,虽然二者体积完全不对等,但黑光所蕴含的力量确实在太狂暴了。

    亚历山大惊呼出声,连忙退后,而一道伟岸的身影,已然从那狂暴的魔气之中走出,乱发狂舞,衣袍猎猎,目光如炬,一拳轰然打出。

    只见一道恐怖的魔光犹如惊鸿一般呼啸而出,竟然直接没入虚空深处,然后又亚历山大身前的虚空破出,刹那间便轰在了他胸膛之上。

    一声惊天巨响传遍大地,一声惨叫响起,白光骤然爆出,刹那间血雨凌厉,烂肉横飞,一片片羽毛落下,这一刻像是定格了一般......

    一个伟大的天使,神君之境,被盖幽一拳打爆!

    这是何等的震撼啊!

    四下众人早已屏住呼吸,惊骇之色难掩,甚至连辜雀都不禁喘着粗气道:“盖幽依旧是盖幽,生而为魔,仅有一敌而已。”

    而盖幽,则稳稳立于空中,瞳孔血光闪烁,傲然环视四周,长发乱舞,魔君之姿,尽显无疑。

    四处白光点点,缓缓凝聚成亚历山大崭新的身体,但他已然是脸色苍白,不敢多少一句。

    “还有谁不服?”

    盖幽的声音传遍天地,四下方圆数十里,数千修者,尽皆低头,无一不服。

    他目光如电,睥睨四方良久,终于转身,大手一抓,法祖之杖顿时已在手中。

    轻轻掂了掂,冷冷一笑,直接仍给辜雀,淡淡道:“临走之前送你的礼物,能不能守得住,看你的手段了!”

    辜雀接住,看着漆黑深邃的法杖,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而盖幽,已然转身,撕裂虚空,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顾南风瞪大了眼,不禁道:“他、他竟然可以离开这不朽级别的绝阵?不可能!”

    (ps:看了下时间,凌晨4:00,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天天都这么晚了。每天更新10000字,足足坚持了130天,我没有玩票,没有食言。但毕竟是人,连续130天早已疲惫不堪,身体累,心更累。这里只有一章,另外还有两章稍微延后一点点,下午18:00准时发,眼睛都睁不开了,希望大家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