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在于你没死,不失望在于,我可以亲手杀了你!”

    听到这句话,辜雀反而沉默了。

    他低下头,手中的泣血刀闪亮,照出他棱角分别的脸庞,那一双眼似乎正在发光。

    他忽然笑了起来,说不上兴奋,说不上悲凉。当年赢都城把自己杀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正阳子,如今就站在眼前,他比以前更加强大!

    但自己似乎已不再害怕。

    轻轻摇头,缓缓抬眼看去,看向器宇轩昂的他,辜雀忽然微叹道:“在我眼中,我依旧是当年的我,只是你已不再是当年的你了。”

    “正阳子,现在我要杀你,就如同杀一条狗那般简单。”

    辜雀的话很平静,没有狰狞,也没有杀意,但传到正阳子耳中,却让他脸色一变。

    他从来是淡然自若的人,面对恶灵都面不改色,但现在他却忍不住紧张。

    他看到了辜雀的刀。

    他不得不承认,这一把刀,这一个人,创造了太多奇迹。

    以至于,现在虽然看不清楚他的境界,自己都不禁心头发寒。

    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位师叔,正阳子稍微镇定下来,淡笑道:“徒逞口舌而已,当年天宫广场你虽未死,至少恐怕受伤颇重。这些年你隐居避世,想必便是在疗伤吧?那么就算你痊愈又如何?还不是当年的生死之境?而我正阳子!已然轮回绝巅!”

    说到这里,他已然忍不住露出傲然之色,不错,能在二十多岁到达这个地步,放眼整个天下也值得骄傲了。

    辜雀只是摇头轻声道:“轮回绝巅很强?我辜雀很弱?”

    正阳子冷笑道:“事实如此。”

    辜雀笑道:“既然你比我强,既然你想杀我,那为何还不出手?”

    正阳子脸上的笑容变得牵强起来,接着眼神一凝,右手朝左一伸,已然紧紧握住了剑柄。

    所有人都沉默,所有人都看着他,天地寂静,万物无声。

    他右手缓缓拔出长剑,雪亮的剑身在剑鞘之中摩擦而出,发出令人心寒的铿响。

    “铮!”

    随着一声铮鸣,长剑已然拔出,剑身泛白,雪亮凌寒,还在微微颤抖,发出呜咽之声。

    瞬间,天地仿佛寒了下来,似乎有无形的锋芒在穿刺。

    这无疑是一把好剑,一把杀人不沾血的三尺青锋。

    而辜雀只是冷笑,微微跨出一步,全身气势内敛不出,长发却无风自动,手中的刀已然缓缓抬起。

    刀身血红,弯曲如弓,每一寸刀刃似乎都在散发着锋芒。

    一时之间,大风忽起,四周的景物都像是在消失,天地之间,唯两人而已!

    而就在此时,一声轻笑忽然传遍天地,大地起伏的尽头红光滔天,如火在烧,足足六道身影拔地而起,直朝这边御空而来。

    六道身影都是女子,皆穿红袍长裙,血发乱舞,浑身散发出灼热的元气,似乎把空间都烧得扭曲。

    辜雀双眼微眯,顿时不禁一喜,竟然是离火宫的人到了!

    红鸾宫主一马当先,站在众人中间,她依旧气势磅礴,深不可测。

    她的身旁是曾经见过的圣女火离儿,五年不见,她已然从当年了小萝莉,变成了大姑娘了。

    六人稳稳落在地上,辜雀连忙迎了上去,不禁抱拳道:“辜雀见过离火宫红鸾宫主。”

    非是他献殷勤,而是他心中迫切想要知道一个消息!

    红鸾宫主还没说话,火离儿已然眯眼笑道:“辜雀,你怎么还没死呀!”

    辜雀看到她俏皮的模样,反而生不起气来,笑道:“因为火离儿姑娘太好看,死了就看不到了,再下舍不得死。”

    听到这句话,火离儿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跺了跺脚气得不说话。

    红鸾宫主瞪了火离儿一眼,然后缓缓转头看向辜雀,点头道:“不错,今非昔比了。”

    辜雀连忙沉声道:“宫主过誉了,请问......轻灵如何了?”

    火离儿不禁笑道:“就知道你要问轻灵姐姐,不过......”

    “不过什么?”辜雀顿时脸色一变。

    红鸾再次瞪了火离儿一眼,让她不禁嘟起了嘴不敢说话,红鸾叹声道:“轻灵伤势已然痊愈,但灵魂依旧处于深层次的沉睡,醒来的几率很小,甚至命数也在迅速消散。”

    “什么!”

    辜雀顿时惊呼出声,整个人都不禁冷了下来,既然伤势痊愈,为何却无法苏醒,反而命数消散?

    像是知道辜雀心中所想,红鸾宫主轻叹道:“没办法,那一枪对她的伤害实在太大了。虽然*痊愈,元气全部祛除,但她的灵魂受到了极大的创伤,要不是离火精魄一直护着她,恐怕早就撑不住了。”

    听到此话,辜雀已然不禁身体绷紧。

    五年多了,轻灵离开自己已经五年多了,那时候自己不到二十三,如今已快二十八了。

    五年多来,自己从一个寂灭初期的小修者,从一个厄运之体,变成了现在不灭不坏之体的命劫强者。

    时光如梭,往事如烟,真正怀念的并不是那一次次酣畅淋漓的突破,而是和小轻灵大闹的时光。

    那时候她有酒,那时候自己有故事,她用酒来买自己讲故事。

    自己强大了,什么正阳子,什么轩辕辰,死的死,捞的捞,天下青年强者,他再无所惧!

    但轻灵却在离火圣宫,饱受劫火焚烧,只为苟延残喘,保留一丝残魂。

    她待自己如郎君,自己却这么久时间也没顾得上去看她一眼。

    辜雀的眼眶有些红,对着红鸾宫主深深鞠了一躬,沙哑道:“多谢宫主这么多年对轻灵的照顾,我会亲自去离火圣宫,我会把她唤醒。”

    “我去,她一定会醒来的。”

    说到最后,辜雀握着泣血刀的手已在颤抖。

    红鸾宫主点头道:“她现在处于生死边缘,时刻可能醒来,也时刻可能陨落,一切就看她的造化了。”

    说到这里,她忽然沉吟道:“若是有火海石胎配合离火精魄,天地两大火系神物齐聚,恐怕才能真正唤醒她。”

    辜雀身影剧震,轻灵腹孕血凰,有浴火重生之天赋,若有两大火系神物同时配合,恐怕能激活她体内血凰!

    想到这里,他眼中顿时透出两道神芒,咬牙道:“好!火海石胎,辜雀必亲自送到!”

    话音刚落,另外一个声音又忽然插了进来:“去火海?哼!你不妨先想想能不能活着离开法祖之墓吧!”

    声音如雷,惊破天地,滚滚不绝,前方金芒漫天,直冲霄汉,三道伟岸的身影已然极速而来,顷刻之间已至场中!

    皆穿龙袍,戴发冠,气势磅礴,元气澎湃,神力翻涌,一看便知是神族强者!

    辜雀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神族与自己,那可以说算是不共戴天了!

    红鸾宫主皱眉道:“轩辕铮,轩辕恪,轩辕阙?你们三兄弟竟然也来了?”

    轩辕阙脸色严肃,对着红鸾宫主微微抱拳,沉声道:“法祖之墓惊变,我神族凑凑热闹而已,只是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遇到杀我侄孙的凶手!”

    侄孙?辜雀瞳孔一阵紧缩,这三人,是轩辕阔的皇叔?

    不过他倒是没有慌张,只因这三人,还未到神阶,不足为惧!

    而正阳子却笑了起来,眯眼道:“辜雀,看来要杀你,还要排队啊!”

    辜雀冷冷道:“若是你怕我提前被杀,不妨第一个出手。”

    正阳子笑道:“不急,前辈是前辈,我得尊敬。况且,于天宫外当场斩下神族太子的人头,这个仇实在太大,我正阳子都没有理由去争。”

    听到这句话,四周围观的西方修者不禁脸色一变,身影再次退后。他们虽然不太了解东方,但神族的威名,却是震撼八州,于天宫外斩杀神族太子的严重性,他们当然知道。

    一时之间,一个个看向辜雀的眼神都不禁变了。

    而神族三位老皇叔的脸色却也阴沉了下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揭开疮疤的滋味,实在不太好受。

    轩辕恪已然不禁沉声道:“红鸾宫主,此时乃我神族和贼子辜雀的私人恩怨,想必离火宫不会插手吧?”

    火离儿一瞪眼,刚要说话,却被红鸾宫主直接打断,她看了辜雀一眼,淡淡道:“当然不会,离火宫是离火宫,辜雀是辜雀,你们想要怎么样便怎么样。”

    辜雀对红鸾宫主的决定没有意外,只是冷笑不语。

    而轩辕铮也不禁寒声道:“尹院长,辜雀在五年多前便脱离了神都学院,想必你是不会管他的吧?”

    尹老头连忙干笑道:“当然当然,老头子我年纪大了,这种事已经无心参与了。”

    轩辕铮又把目光朝玉虚宫两位老者投去,其中一人拂尘一挥,淡淡道:“与我等无关,我等不插手。”

    话音落下,仿佛天地都安静了起来,只因在场的东方人,竟然没有一个愿意帮助辜雀。而要杀他的,却是神族三大命劫高手,甚至还有一个后补的玉虚宫。

    所有人的西方修者都不禁看向辜雀,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一般。

    他们心头,已然宣告辜雀死去。

    而辜雀脸色并未变化,只是仰天狂笑,一步跨出,手中短刀铮鸣,大声道:“来吧!早晚要回东方,早晚要与你们一战,即便提前到此刻又何妨?我辜雀无惧矣!”

    笑声惊破天地,天地都像是在轰鸣,此刻强者齐聚,连恶鬼都不敢靠近。

    轩辕恪大怒道:“好!既然你找死,那我便成全你!”

    他说着话,全身顿时涌出一股澎湃到极致的力量,《人皇经》疯狂运转,纯粹的神力席卷天地,直令四方众人胆寒。

    三人并肩,气势如虹,同时跨出一步,直直朝辜雀逼来。

    辜雀脸色不变,缓缓提起了泣血刀,此刻的刀,已然颤抖!

    像是感受到了压力,它发出轻轻呜咽之声,像是在兴奋一般。

    而就在此时,一声暴喝忽然传遍了天地:“要杀我兄弟!先踏过我萧骨的尸体!”

    众人骇然回头,只见死气荡漾,四处寂寥,起伏如浪的大地尽头,两道身影拔地而起,并肩而行,龙行虎步,大步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