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坐于铜棺之上,手中握刀,双眼紧闭,四周的一切却似乎尽在脑中。

    那是一片寂寥的大地,漆黑焦死的土壤没有一丝生机,茫茫混沌封盖天地,上空是凝聚的光球,是神秘的符文,是深邃的星空。

    一幕幕画面在脑中浮演,辜雀心中一片空灵。

    他像是沉醉于光球的旋转之中,握着泣血神刀的右手不断在胡乱划动着,但看似毫无规章,却又似乎与天空之中光球的旋转频率契合。

    《神女赋》自动运转,气息温和至极,一道道元气如涓涓细水,在经脉之中缓缓流淌。像是干涸依旧的土地,被那绵绵细雨浸湿,一切都变得滋润起来。

    一丝丝黑色的元气从毛孔透出,缓缓朝泣血刀卷去,丝丝缕缕,温柔至极,像是一双纤细的手,在抚摸着流畅的刀身。

    时空回溯大阵的光球,为什么一定要成圆形旋转呢?

    为什么诸天星辰公转,大多都是圆形呢?为什么各大星球也都是圆形呢?

    这个问题或许太深奥,辜雀不懂,但他在照着做。

    右腕不停转动着,短刀刀尖划出一个个大圆,同样的动作,他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次,终于有所明悟。

    圆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一种极致,一种无法探究的根源。

    它没有棱角,没有攻击性,是混元,是太极,是不断运动的所有变幻。

    有一个说法是,若是有人能够画出真正的圆,那么他就掌握了最根本的道。

    这是一种无欲无求的极致状态,是道法最根本的体现方式,是整个诸天万界、宇宙星辰所演化的东西。

    心念所致,元气激纵,那一丝丝黑色的元气,竟然随着短刀的划动,在天空之中画出了一个大圆来。

    圆并不完美,但那弧线却是精致无比,像是每一寸都代表着无法形容的锋芒。

    卡萝琳显然很有耐性,她淡淡看着辜雀专注的模样,脸上浮现出欣慰的表情,轻笑道:“走得那么快吗?都开始悟圆了?”

    辜雀当然没有听到她的话,只是按照自己的本心缓缓划动,无数次大圆累积下来,他的手越来越稳,圆也越来越圆,而元气也愈发澎湃。

    不知为何,经脉通畅无比,像是没有任何阻力,体内的元气不断狂涌出去,破使着他的刀也越来越快。

    狂风忽起,也围绕着他划出的大圆盘旋起来,霎时之间,烟尘漫天,力量滚荡,他整个人顿时站了起来。

    没有睁眼,站在铜棺之上,刀越来越快,力越来越猛,圆也越来越远。

    刀光在轰鸣,元气在激射,整个大地都仿佛要颠倒。

    若一刀而出,劈出的是大圆,寸寸锋芒,毫无弱点,如何抵挡?

    他不自禁想到了这个,忽然清喝一声,右手一震,长刀一颤,朝前猛然横斩而出!

    他的刀,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那是圆弧!

    他的手,就是圆心!

    于是一道璀璨的黑色的刀芒激射,成半圆形,呼啸而出,直令空间震荡。

    似乎差了点什么。

    辜雀想着,忽然运转《人皇经》和《紫虚道经》,使阴阳并行,黑金之芒爆射,绕着大圆不断运动。

    道韵弥漫,朝那圆心一点,犹如石子落入清水,顿时泛起点点涟漪,于是......一切都变了。

    阴阳融合,成就混沌,配合大圆,那边是混元无极!

    只见那恐怖的大圆骤然旋转起来,散发出无尽的混沌之光,仿佛带动了整片天地的元气都在旋转。

    一时之间,处处是大圆,整片天地都没充斥,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诞生。

    无匹的力量仿佛让空间都开始震荡旋转了起来,辜雀身上的衣服顿时寸寸崩碎,化作了齑粉。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的肌肉渐渐扭曲,也开始龟裂开来。

    剧痛传来,他终于清醒过来,深深一叹,不禁道:“太过深奥,不灭不坏之体也承受不住啊!”

    说完话,终于收刀,全身白金之光闪烁,身体顿时又恢复了正常。

    卡萝琳瞪大了眼,看着他赤 裸的身体,那匀称的肌肉,完美的体型比例,还有那双腿之间傲然而立的伟大,脸色顿时刷地红了。

    “呸!”

    她轻啐一声,嫣红的脸有些发烫,不禁低下了头去。

    辜雀终于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俏美纤细的身影,金发如浪,酥胸如峰,纤腰盈盈一握,双腿隐藏在长裙之中,飘飘荡荡的裙布让人心神荡漾。

    肤若凝脂,吹弹可破,琼鼻高挺,蓝眼如画,整个人美得妖冶,但偏偏又是那么的纯洁。

    “卡萝琳?”

    辜雀顿时瞪大了眼,他万万没有想到,睁开眼的一瞬间见到的是卡萝琳。

    她此刻俏脸通红,像是羞涩般低着头,这小丫头看起来很安全,很健康。

    一路波折,还好她没有出事。

    辜雀身影一动,顿时冲上前去,猛然把她抱住,像是要把她揉进身体一般。她的身体依旧如以前一般丰满而详细,前凸后翘,柔软而温暖。

    “你小子......唔......”

    卡萝琳抬起头来,瞪着眼刚要说话,激动的辜雀顿时脑袋一伸,便把她的嘴给吻住了。

    湿热温暖的丰满触感传来,带着无法形容的纯洁与芬芳,带着处子的幽香,几乎已让辜雀迷醉。

    卡萝琳瞪大了,整个脸涨得通红,忍不住想要推开辜雀。

    “干什么?以前又不是没亲过,你这丫头以前天天追着亲我,现在又不干了?那可不行!”

    辜雀含糊不清地说着,大嘴又印了上去,双手捧着卡萝琳的脸,肆意痛吻,品尝着那无法形容的湿热。

    “唔...你...我......”

    卡萝琳气得七窍生烟,偏偏又觉全身无力,不禁朝辜雀身上倒去。

    辜雀一把揽住她的娇躯,大手一滑,朝下一探,顿时便滑到了高耸的翘臀之上,忍不住用力重重一捏。

    卡萝琳嘤咛一声,身体一软,差点没倒在地上。

    也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一股力量,猛地推开辜雀,在原地不断喘着粗气。

    辜雀愣住,抬起头来,皱眉道:“卡萝琳?”

    卡萝琳深深吸了口气,忍不住咬牙道:“臭小子!你敢占我便宜!”

    辜雀呆呆地看着她,忽然连忙退后几步,只因此刻的卡萝琳又变得那般陌生,她决计不是之前的卡萝琳!

    她全身气势没有一丝泄露,但即使如此,还是依旧可以感受到她体内那一股犹若大海般的力量和威压。

    辜雀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喃喃道:“你...你到底是谁?你夺舍了卡萝琳?”

    卡萝琳脸色一黑,咬牙道:“卡萝琳就是我,我就是卡萝琳,我只是记忆觉醒,恢复了以前的力量而已!”

    “记忆觉醒?”

    辜雀脸色一变,不禁惊道:“你是转世神魔?”

    卡萝琳寒声道:“本座乃风系魔法创始者,风系魔法法神之祖!”

    这一句话像是一计重锤,狠狠击打在辜雀的心头,令他身影剧震,再次退后几步。

    他虽然对西方不了解,但大致的东西还是知道的,西方魔法的缔造者是法神之祖,是天地间第一个发现魔法元素存在的人,他创出了最基本的魔法理论,开辟了整个魔法文明,影响了不知道多少万年。

    但那时候的他,却没有把各个元素魔法区分开来,知道各系法神之祖出现,才把各种元素区分开来,又在法神之祖的理论基础上,创出各系魔法的详细理论。

    这每一个人,当然都是强大到极致的伟岸人物,都是无数人敬仰的存在,是伟大的无上不朽。

    而卡萝琳,就是其中风系魔法的创造者,风系法神之祖......

    辜雀心脏跳得很快,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死定了。

    这样一个人物,被老子又亲又摸,还捏了屁股......就算是有十条命都不够杀呀!

    等等......就算是无上不朽,那也终究还是人啊!她本身就是我老婆,亲亲摸摸又何妨?

    想到这里,辜雀顿时抬起头来,沉着脸大步朝卡萝琳走去,一步一步,走得极为自信。

    卡萝琳皱眉道:“你干什么?”

    辜雀没有说话,走近,然后大手一伸,顿时把她拉入怀中,在卡萝琳变色的一瞬间,大嘴又印上了卡萝琳两片小唇瓣。

    “唔...你、你找死啊......”

    卡萝琳含糊不清地挣扎着,辜雀毫无无惧,右手一伸,一把捏住她高翘的臀肉,在上面重重一拍!

    一伸啪响顿时传遍天地,卡萝琳身体猛然僵住,不可思议地看向辜雀。

    辜雀捏了捏她细嫩的脸,不禁笑道:“好一个美人,好一个无上不朽,但却是我辜雀的娘子,哇!赚大发啦!”

    “我......”

    卡萝琳刚要说话,辜雀已然摆手道:“我知道,你刚刚恢复记忆,需要给你时间接受,没事,我不在意等,反正你也知道,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卡萝琳脸色已然阴沉到了极致,一字一句咬牙道:“我杀了你这个流氓!”

    她说着话,右脚一踹,辜雀顿时倒飞而出,不禁哇地一声惨叫。

    “谋杀亲夫啦!”

    辜雀大叫之声发出,气得卡萝琳不断跺脚,俏脸涨红,大声道:“你、你给我住口!胡说什么!”

    但是辜雀不理,提着刀转头就跑,依旧大声喊着。

    卡萝琳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心里觉得又气又好笑,偏偏没有一丝杀意。

    她不禁道:“你别跑啦,过来!”

    辜雀摇头道:“绝不,你肯定要打我。”

    卡萝琳道:“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不动手的。”

    辜雀大声道:“你说的你不动手?决不食言?”

    “别婆婆妈妈了,快过来吧!”卡萝琳淡淡道。

    辜雀轻笑着走过去,忽然手一伸,一把把她揽入怀中,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卡萝琳气得顿时瞪眼,还未说话,辜雀就已然道:“你说的你不动手啊!”

    卡萝琳咬牙道:“你、你给我老实点......我...啊!你的手!”

    辜雀的手已然又放到了她翘臀之上,但脸上却忽然苦涩一笑,道:“你终究是安全了,谁也杀不了你了,我放心了。”

    听到这句话,不知为何,卡萝琳心中的气顿时便消了,也不管辜雀作恶的手,幽幽道:“想不到百世轮回醒来,却遇到这份孽缘,唉......”

    辜雀一愣,不禁笑道:“莫非你还有以前的相好?”

    卡萝琳轻啐一口,脸一红,不禁道:“别胡说,我追求的是力量,还...还没有......唔...”

    说到这里,她已然说不下去,咬牙把头埋进了辜雀的胸口。

    辜雀愣了好久,才发现,卡萝琳依旧是卡萝琳,她的个性没有任何伪装。

    虽然她恢复了记忆,觉醒了力量,但她的人格依旧是最真实的人格。

    她还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卡萝琳。

    想到这里,辜雀忍不住有一种想要仰天长啸的冲动。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生活以痛吻我,痛过之后,便是那清澈的甘泉。

    看着卡萝琳羞涩的脸,辜雀这才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