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教皇一步一步再往前走,辜雀紧随其后,看着他佝偻的背脊,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这个身影是如此的苍老,但此刻看起来又是如此的伟岸,他到底要干什么?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似乎,他虽然已经老去,但却依旧有雄心壮志。

    辜雀并不是一个热心肠到想要帮他完成某件大事的人,但此刻却别无选择,一方面命都在对方手中,另一方面是他开出了一个很美好的条件:治好卡萝琳,并放两人安全离开。

    辜雀不得不心动,也无法拒绝,事实上,这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

    光明教皇淡淡道:“在两年前我就算到了你在东部,只是堕落一脉的事情一直拖着没有解决,耽误了我不少时间。但很好,现在你总算是来了。”

    辜雀沉声道:“你要做的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我不一定就能帮到你。”

    光明教皇点头叹道:“你们东方有一句话叫做‘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也’,我虽然无法完全领会,但终究还是知道一点的,你虽然不一定能帮到我,但没有你,以我的力量,绝对不可能成功。”

    辜雀缓缓道:“所以你已经做好了失败的打算了?我的意思是,即使失败,你依旧兑现你的承诺?”

    光明教皇笑道:“不然呢?杀了你?或者连卡萝琳一起杀?这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利益。没有任何利益,就没有任何意义,没有意义的事我不会做,更何况,你沾满因果,实在有些烫手。”

    辜雀点了点头,沉默了良久,皱眉道:“时空回溯阵法到底是什么阵法?”

    光明教皇叹道:“顾名思义吧!见证时空的回溯,让我们看到过去发生的一切,一切的秘辛,一切的源头。”

    说到这里,他终于停下,看向眼前的大门。

    这是两扇高大三丈的大门,下方上圆,古老沧桑,带着无法形容的*肃穆。

    辜雀皱眉道:“这里面是什么?”

    光明教皇缓缓道:“天主神境。”

    说着话,他缓缓推开了大门,只见无尽的白光涌出,刺得辜雀几乎睁不开眼,用元气护住双眼之后,费力一看,门后竟然是一道白色的光壁。

    光壁并不透明,其上流淌着一道道神秘无比的符文,密密麻麻,纠缠无尽,一眼望去,令人头皮发麻。

    他不禁瞪眼道:“天主神境?传说中光明圣宫历代强者一起开辟出来的一个次元空间,专门用来接引天使的?”

    “毕竟是传说,不是事实。”

    光明教皇淡淡道:“这其实并不是我圣教历代强者开辟出来的空间,事实上,等你愈发强大了,自然就会知道,除了无上不朽,其他人是根本无法开辟空间的。因为空间和时间的形成必须要有规则,有道,而大道,只有无上不朽才能拥有。”

    他说着话,一步便踏进了这白色的光壁。

    辜雀眉头紧皱,犹豫了良久,也知道自己是跑不出去的,干脆猛一咬牙,朝那白色光壁撞去。

    只觉浑身一凉,又像是失去了重力一般,轻飘飘的,眼前光芒闪烁,像是在坐传送阵一般。

    而下一刻,他已然站在了一片坚实的大地之上。

    抬眼一看,周围是坑洼密布的荒漠,黑色的泥土像是被火闪过,干硬如石,散发着焦臭。

    远处是茫茫无尽的混沌,似乎空间都未开化,一切的一切都是扭曲的,像是一个梦境一般。

    辜雀不禁大声道:“听你的意思是,这个是天主开辟的空间?”

    远处,教皇佝偻的身影显得很渺小,他看着天空星辰漫天,缓缓道:“你莫非还没有发现这里的不一样吗?”

    辜雀眉头一皱,仔细看了一圈,沉声道:“没有任何生机。”

    说到这里,他忽然脸色微变,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禁道:“这是太古时期劫火过后的大地?”

    光明教皇点头道:“不错,你看出来了。这是天主打破时空壁垒,穿越到太古时期,割下的一片空间,并用强大的意志,保留了当年的天地规则。”

    辜雀心中一震,不禁骇然,打破时空壁垒已是不可思议,想不到竟然还带回来了这样大的一个空间,并且保留的当年的天地规则,天主到底有多强大?

    如此大能,莫非只是不朽么?

    光明教皇道:“这里是用来接引上神的没错,但也是唯一可以考证当年神魔秘辛的东西了。这里的时空是扭曲的,你千万不要触碰到边缘破碎的空间,以你现在的实力来说,触之即死。”

    这种找死的事辜雀当然不会做,他看着这奇异的空间,却感受道一股股莫名的力量在流动,像是有一股浩大的气势,如巨浪般翻涌在其中。

    这恐怕就是天主的意志,为了保存这天地规则不消散和留下的力量。

    光明教皇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时空回溯大阵我已然构架好了,一旦开启,便可以利用光明圣舍利自爆的力量,打破时空壁垒,让圣骨承受时空压力,一路回溯到过去。”

    辜雀皱眉道:“光明圣舍利自爆便可以打破时空壁垒?”

    光明教皇摇头道:“哪有那么简单,但这时空回溯大阵,会找到最薄弱的时空节点,利用阴阳逆乱至理,把力量化作混沌,掩盖圣骨。这样,以混沌的身份打破壁垒,就不会太难。”

    辜雀道:“那我呢?”

    光明教皇道:“‘不会太难’这四个字正因为有你在才敢说出来,打破时空壁垒,气势就是要打破天地大道,而天地大道唯有无上不朽才能打破,这里只是有光明圣舍利而已,一切还差的太远。”

    辜雀不禁道:“那我到底能帮上什么忙?”

    光明教皇道:“必须要有大道融入,才能打破时空壁垒,我没有大道,但你可以有!”

    “我?”

    辜雀顿时愣住了,大道这种高级货色,都是无上不朽才有的东西,和老子有什么关系!

    光明教皇道:“不错!正是你!你可以引动苍穹的意志!苍穹的意志,便是大道之力。”

    “老子听不懂!”辜雀直接说道。

    光明教皇微微一笑,脸上皱纹横生,道:“你不必懂,到时候你听我的便是,我保证你的安全不会受到威胁!”

    辜雀趁着连看了看他,不禁点了点头。

    光明教皇再次深深吸了口气,佝偻的背脊忽然直了起来,身影笔直如剑。下一刻,元素不懂不断,他身上的血肉顿时蠕动起来,发出可怕的声响,皮肤竟然越来越年轻,头发也越来越亮。

    几乎在顷刻之间,他竟然从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变成了一个正值巅峰的壮年!

    身材伟岸,肌肉虬结,全身爆发着无与伦比的力量,俊美的脸庞,金色的长发,无比证明着他体内所蕴含的能量。

    他深邃的眼神变得锐利无比,一个绝代强者已然站在了荒漠之上。

    他忽然清喝一声,只见一道道白光自他体内散发而出,每一道白光竟然又化作一个光明教皇,朝四周激射而去。

    一时之间,大地之上,竟然有无数个光明教皇!

    辜雀已然惊得说不出话来,绝对超越神阶!

    光明教皇,绝对达到了神君的层次!

    这一股力量实在太恐怖了,单单是威压,便让黑白双环不断颤抖,散发黑白之光,已然觉醒。

    而这一个个身影在天地之间不断纵横飞舞,像是沿着这种大道规则在盘旋,每过一处,便留下一道神秘的光球,无数道身影飞纵,刹那之间,光球已然挂满了整个空间。

    像是一颗颗形成盘旋在天空,竟然缓缓律动起来,形成一种无法形容的节奏。

    霎时之间,辜雀像是置身于宇宙空间一般,看着这些各色的光球起起伏伏,围绕着天空划着大圆。

    他不禁骇然道:“这时空回溯阵法,到底是什么级别?”

    光明教皇沉声道:“想必你看到了堕落一族的轮转阵法,那是超越了神阶的神君级别阵法。”

    辜雀点头道:“不错,那是和天地绝杀谷同等级的神君阵法!”

    光明教皇道:“而这时空回溯阵法,乃是时空阵法之中极为高明的阵法,已然超越了神君,达到了天人之境的级别!”

    辜雀骇然变色,不禁惊道:“你、你阵法造诣如此之高?”

    光明教皇摇头道:“这是你们东方的阵法奇才为我布置的阵法!我花了极大的代价,才把他请到。”

    辜雀瞪眼道:“你别跟我说是天老?”

    光明教皇笑道:“当代天机阵法大师,除了天老之外,还有谁有这个造诣?我四十年前请他过来,把准备了足足两百年的材料给他,刻了整整八年,才刻出这惊天动地的时空回溯阵法。”

    辜雀吞了吞口水,心中已然是骇然无比,天老......这么*的吗?

    他竟然能刻出天人境界的阵法?他不过区区人劫之境而已啊!

    虽然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风雨,对天老的强大也有了新的认识,尤其是在斩断命数这一块,天老可谓是震古烁今,但辜雀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达到了这种高度。

    光明教皇像是知道辜雀心中所想,淡淡道:“不要用武功境界去衡量一个阵法天机大师的力量,他们走的本就不是武学之道,而是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道。否则,你以为他为什么能够成为神州仅次于神帝的人物?他可不姓轩辕,以神族的高傲,能把他放到这个位置,足以说明他的分量。”

    说到这里,光芒教皇深深一叹,慨然道:“不得不说,他的学识令我钦佩,太多精妙的构想都是由他创造,他为我提出了太多有用的建议。包括自爆光明圣舍利,利用天主残存的意志打破时空壁障,包括天地规则的弱点,包括如何去利用苍穹的意志,才能达到万无一失,他是一个伟大的人物。”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脑中又不禁浮现出当年那白发苍苍的老人,他对自己的能力是那么的自信,斩断命数这样高级的阵法,他只需要三天便刻出来了。

    而且,还有一点,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想到!

    就是,自穿越而来,天老是唯一一个直接看出自己是外来户的人!

    这份能力自己之前从未细想,但现在看来,他的眼光是什么的恐怖!

    这样一个人,却在人劫之期被人暗算?

    辜雀摇了摇头,他终于信了雪桑老妪的话。

    谁也无法暗算天老!就算是神,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