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莫非当我牧魂人不存在吗?”

    一声暴喝响彻天地,只见一道黑色风暴忽然从远方席卷而来,在刹那间便化作一个身穿黑袍的伟岸的身影。

    他脸色苍白,全身澎湃着可怕的能量,冷冷道:“要动辜雀,先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罗伯特脸色顿时一白,眼前这个孤魂野鬼是真的强大,别说自己,就算是再加上尼古拉斯也不够看!

    他不禁咬牙道:“你是伟大的神阶强者,怎么能听一个蝼蚁的命令!”

    牧魂人冷冷一哼,眯眼道:“我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

    尼古拉斯沉着脸不禁道:“够了!不管他,能拿到光明圣舍利和圣骨,圣灵之体再找替代品,我就不信除了圣灵之体外,没有任何人可以承受伟大的堕落之神的威压!”

    三人对视一眼,顿时朝慕斯和维克多两人看去。

    慕斯脸色微变,不禁干笑道:“怎么?你们把辜雀的爱人害得那么惨,难道你们以为他不会帮我们吗?”

    罗伯特顿时瞪眼,朝辜雀看去。

    辜雀轻轻一笑,不禁道:“原来我辜雀也有决定一方生死的权力了么?真是受宠若惊啊!”

    通天真人冷笑道:“行了!别装了,以你的个性,是绝不会参与和你无关的事的。”

    辜雀一愣,点头笑道:“不错,你们是死是活,和老子有什么关系?只要卡萝琳没事,一切都好说。”

    他说着话,顿时把卡萝琳抱起,背在了背上。

    右手一挥,收起铜棺,淡淡道:“牧魂人,我们走!”

    他说这话,顿时朝前走去。

    前方是沙漠,沙漠的尽头是高山,绵延的高山之后,便是那传说中的混乱之地——魔域!

    那里,有一个人,已经等了自己很久。

    那里,有一个人,自己已经想念了很久。

    而就在此时,尼古拉斯忽然道:“莫非你们就让他这么走了?你们不想复活天主?”

    此话一出,辜雀脸色顿时一变,不禁豁然回头,眼中杀意弥漫,直直朝尼古拉斯看去!

    此人,其心可诛!

    而慕斯听到这句话,也不禁身影一震,眼中闪着奇光,喃喃道:“他是一把双刃剑,万一用得不好,我们两人可能殒命于此,光明圣舍利和圣骨也会丢失。但万一用得好,我们就能召唤复活天主,那时候我们的地位......”

    说到这里,他已然激动得直喘粗气。

    维克多的眼中也闪出炙热的光芒,激动道:“天主醒来,知道是我们救活了他,我们所得到的馈赠恐怕远远超过了一切!那时候,我们甚至可以轻易突破神境,达到主神的地位!”

    “一切的风险,都是值得的!”

    慕斯一声大喝,顿时身影一闪,稳稳落在了辜雀前方。

    他大声道:“尼古拉斯,我们五人合力,先杀了这个孤魂野鬼!那时候,一切都将由我们说了算!”

    尼古拉斯一步跨出,大声道:“好!愉快之至!”

    五人对视一眼,顿时把辜雀和牧魂人围了起来。

    辜雀忍不住大笑道:“好个光明圣宫,好个信仰的国度,哈哈哈哈!”

    远处,光明圣宫众人看到这一幕,听到辜雀的话,也不禁低头沉默。

    查尔斯忽然站了起来,淡淡道:“杰克迪亚,我要去法祖之墓!现在就要去!”

    杰克迪亚变色道:“你,你都不准备准备?还有,我们还没有回去向老师复命。”

    查尔斯缓缓道:“这不是我要的信仰,查尔斯生于天地之间,只能向真理屈服!任何一个权势,都不足以让我屈服!哪怕这个权势赋予了我力量。”

    说到这里,他傲然道:“就算我舍去所有的力量,我也有重新崛起的信心,我的信念,来自于伟大的魔法文明,来自于伟大的法神之祖。我要去他的墓地,我要去瞻仰他留下的痕迹,想必在那里,我能认清楚一切。”

    他说着话,再不停留,大步而去。

    杰克迪亚沉默良久,忽然大声道:“我跟你一起去!事实上,能让杰克迪亚屈服的,也只有真理而已!”

    两人绝尘而去,留下一堆迷茫的魔法师和骑士,据说......他们都是强者。

    而此刻,辜雀的脸色已然阴沉到了极致,五位神阶高手,虽然其中的罗伯特几乎无力出手,但通天真人却有神宝在此。

    牧魂人冷冷一笑,不屑道:“五位神阶?那又如何?我牧魂人无惧矣!”

    他说着话,忽然仰天长啸,全身黑气澎湃,刹那间席卷高天,如巨浪般翻涌不绝,狂暴的气势仿佛要压塌天地。

    牧魂人大声道:“晋级神阶八千年,我牧魂人终究无法勘破生与死的壁障,迟迟无法破如神君之境,但是,如今三千怨灵加身,要收拾你们几个杂鱼,还是很简单的!”

    说完话,他右脚一跺,身影顿时拔地而起,大手朝前一抓,漫天黑气狂涌,顿时化作刀枪剑戟,朝那五道身影而去。

    无人齐齐爆发出狂暴的力量,顿时朝牧魂人袭来。

    辜雀大声道:“重点攻击两个光明魔法师,他们太克制你了!”

    “懂!你快先走,他们奈何不了我!”

    牧魂人暴喝一声,身影忽然一变,化作无穷无尽的黑气,把整个天地都封住了。

    此刻已是残阳如血,黄昏降临,黑气席卷如浪,滔滔不绝,其中携带着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竟然把五位神阶全部包裹了起来!

    “嘿!”

    一声冷哼发出,只见一道惊天动地的剑芒忽然冲天而起,戮仙之剑散发万道剑芒,每一道剑芒都刺破虚空!

    那黑色的气浪顿时被剑光斩破,神宝之威,不可揣度!

    只是黑气实在太澎湃,也太多了,神宝虽然斩破,其他人却迟迟无法挣脱。

    “辜雀快走!你走了我才能脱身!”

    牧魂人的声音响彻天地,辜雀闻言一震,背起卡萝琳,顿时朝东南而去,那里是去魔域的方向。

    而就在此时,已是黄昏的天地,忽然亮了起来!

    只见东南方向,一颗金黄的太阳忽然出现,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金光,把整个黄昏都照成了白昼。

    天空之中,那漫天涌动的黑气,顿时便溃散开来,凝聚成牧魂人萎靡的身体。

    他稳稳落在辜雀身前,骇然抬头一望,只见天边那一颗金色的太阳已然临近,强光几乎刺得众人睁不开眼。

    慕斯和维克多对视一眼,顿时稳稳落下,同时深深鞠躬,大声道:“见过伟大的太阳斗神阁下。”

    声音传出,其他众人顿时脸色一变,朝天一望,只见那金色的太阳,赫然是一个身穿黄金战甲、手持黄金阔剑的伟岸骑士,只是由于他的气息太强大,斗气太澎湃,把他的身体完全包裹了起来,便像是一颗太阳一般!

    一个伟大的强者,伟大的斗神,降临了!

    牧魂人深深吸了口气,喃喃道:“他很强,恐怕比我还要强!而且不止强一点点!”

    辜雀变色道:“你不是已经神阶巅峰了吗?难道此人已然达到了主神级别?”

    牧魂人摇头道:“我的神阶巅峰,只是力量而已,但此人在感悟这条路上,已然走了很远了,恐怕他已然摸到神君的门槛了!”

    辜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缓缓道:“今日恐怕危矣!”

    而此刻,天空之中,那伟大的太阳斗神,已然冷冷看向了尼古拉斯和罗伯特两人。

    尼古拉斯顿时退后数步,不禁颤声道:“你、你是阿波罗?”

    阿波罗轻轻一笑,金发飘舞,眯眼道:“看来我的名字还是有一部分人知道的,不错,我,太阳斗神阿波罗,今日要诛灭堕落者!”

    此话一出,尼古拉斯和罗伯特骇然变色,二话不说,转头就逃!

    而下一刻,一道惊天动地的剑芒,已然撕裂了虚空!

    那是一道无法形容的金芒,犹若一道金幕,几乎遮住了整个天地,犹若实质,刹那间便把虚空斩得龟裂,一道道裂缝蔓延开去。

    空间和时间都仿佛被锁定一般,狂暴的斗气在涌动,光芒照亮了一切。

    只听两声惨叫发出,剑光终于渐渐消失,但那两位在之前叱咤风云的斗神,已然不见了!

    两位神,瞬间陨落!

    辜雀已然呆住。

    牧魂人喃喃道:“此人堪比神帝轩辕阔!已然无限接近于神君!”

    辜雀立刻回头,沉声道:“你快走!此刻我已然走不了了!”

    牧魂人脸色一变,刚要说话,辜雀已然打断了他,急忙道:“之前答应了你,此战过后,你已然自由。但有一个忙你一定要帮我,媚君在魔域孤立无援,你去帮她,帮她脱离危险!”

    牧魂人急道:“那么你?”

    辜雀沉声道:“别无选择,媚君,拜托了!”

    牧魂人抱拳道:“你放心,宁死也要帮你保护好他!”

    他说着话,豁然回头,身影顿时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而一个声音,已然响起:“帮媚君?是要抢亲吗?呵呵!没那么容易的!”

    通天真人眯眼一笑,冷冷看着辜雀道:“我神宝护体,要拖住他,还是很容易的。”

    辜雀咬牙道:“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通天真人轻笑道:“你虽然崛起,但要说这句话还太早,我等着你,辜雀!”

    他说着话,忽然脸色一变,骇然回头,只见一道惊天动地的剑芒已然朝下斩来!那是太阳斗神阿波罗的剑芒!

    通天真人右手连忙一挥,戮仙之剑骤然激射而出,化作十丈剑身,把这一道惊天剑芒顿时挡住。

    他不敢停留,直接踩着戮仙之剑,朝牧魂人追去。

    “原来有神宝呀!”

    阿波罗轻轻一笑,缓缓低头,目光终于落在了辜雀身上,眯眼道:“你好,辜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