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强者惊战,元素纵横,身后光明圣舍利不断呜咽,气势无穷,前方站着一个个强大的身影,皆冷冷看着辜雀。

    霎时之间,四面楚歌。

    果然,所谓的信仰,所谓的尊严,在利益的面前,只是一张近乎透明的纸,一戳便破。

    堕落一族想要复活自己的堕落之神,打破光明圣宫的统治,而光明圣宫又何尝不想复活自己的天主,进而影响整个大陆?

    当看到那完全对立的两方,因为圣灵之体要被自己带走,而站在一起时,辜雀忽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

    他没有停下,踏着满布疮痍的大地,背着漆黑的铜棺,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眼前的身影未动,一个个都冷冷盯着自己,甚至有人已然爆发出了澎湃的斗气。

    “你们......你们怎么......为什么?”

    本森不禁大声喊出,他的表情很慌张,他的声音在颤抖,只因他未必没有想通这一切。只是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伟大的骑士、伟大的魔法师,竟然会为了利益忽然改变立场。

    而所有人都没有回答他,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眼神锁定着辜雀的铜棺。

    一个人终于冷冷出声:“东方的朋友,我们很感谢你的帮助,你可以离开,但你不能带走圣灵之体。”

    “不错,圣灵之体不是你应该决定的,她应该由我们来决定。”

    听到这句话,本森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大口喘着粗气,他的信念在崩塌,他最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辜雀背着铜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缓缓道:“朋友?不,我辜雀担当不起这两个字。帮助?也不,我只是保护卡萝琳而已,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圣灵之体该由谁决定,这个并不是用嘴巴可以主导的。”

    他说到最后,语气已然变得森寒无比。心中有一股怒火在燃烧,让他的血液渐渐发热,渐渐沸腾,几乎已然要冲上头顶。

    他并不恨眼前的这些人,无非是为了利益而已。

    但抛开所有的东西,谁要打自己卡萝琳的主意,谁就得死!

    本森瞪大了眼,朝着刚才说话的那人大声道:“伟大的卡梅伦骑士,您是我最尊敬的圣骑士之一,请问你们为什么要拦住主人?他这样做,同样可以阻止堕落者的阴谋。”

    他的语气很激动,但依旧无人理会他。

    卡梅伦只是冷冷看着辜雀,沉声道:“既然不算是朋友,既然你也并不是在帮我们,那我们也不必再客气了,圣灵之体必须留下,否则......”

    辜雀眯眼道:“否则如何?”

    “否则,就一起留下吧!”卡梅伦轻轻叹道。

    “哈哈哈哈!”

    辜雀忽然大笑出声,转头朝本森望去,大声道:“看到了吗本森?这就是你尊敬的圣骑士,这就是伟大的光明圣宫,这就是所谓的信仰!”

    本森身体猛然一震,连忙朝杰克迪亚看去,颤声道:“学长,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忽然要和堕落者站在一起?”

    杰克迪亚缓缓摇头道:“本森,沉默吧!不要再说话了,辜雀,我会尽量保证不伤害他的。”

    辜雀森然一笑,道:“不必客气,伤害卡萝琳和伤害我没有区别,到时候你一定要尽全力,否则可能死在我的刀下!”

    卡梅伦看向本森,沉声道:“本森,你还年轻,难免不知世故,现在立刻闭嘴。至于堕落者,当目的一致时,也未必不可以暂时联合。”

    “你给我住口!”

    本森忽然厉吼而出,眼中血光一片,他身影笔直,金发在风中乱舞。

    而众人,却是愣住了,谁也不知道本森为何突然这么大反应。

    卡梅伦皱眉道:“你疯了么本森,你敢对你的大人这么说话?”

    本森死死咬牙,忽然抬起手指着卡梅伦的脸,厉声道:“大人?你是谁的大人?你可以是他们的大人,但绝不是我本森的大人!你是我曾经最尊敬的骑士,但你却放弃了骑士的荣耀,你不配做我的大人,更不配做一个骑士!”

    另一人皱眉道:“这小子,脑子坏了吗?”

    卡梅伦寒声道:“估计是被这东方小子洗脑了。”

    “闭嘴吧懦夫!”

    本森大声吼道:“记得吗?我加入宗教裁判所,成为骑士的时候,你给我们讲的骑士宣言还记得吗?‘一个骑士!应该时刻保持优雅,保持高傲,坚持一切真理,坚持善良,不畏权势,不畏强敌,不贪图利益,不贪图美色,这是骑士的荣光’!还记得这句话吗?骑士的宣言,你们都忘了?”

    杰克迪亚急忙道:“本森,不要固执了,得到圣灵之体,我们便可以复活天主!”

    本森喃喃道:“骑士的荣耀在,天主便永远存在,骑士的荣耀没了,天主就算复活也像是死亡。”

    听到这句话,卡梅伦勃然变色,怒吼道:“本森!你放肆!你敢侮辱天主!”

    而辜雀却是大笑出声,看着本森,缓缓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骑士存在,只是太少了。”

    他看向卡梅伦等人,轻笑道:“大便池中的夜明珠,总是那么格格不入,我理解你们对本森的失望,毕竟他没有选择与你们同流合污。”

    “尽情放肆吧东方人,毕竟这是你生命最后的时间。”

    冷冷的声音传出,辜雀听到,只是缓缓摇头。

    他忽然躬身,轻轻把铜棺放在地上,然后把身体直了起来,如剑一般笔直。

    “五星骑士,圣骑士,圣魔导师,还有魔武双修。”

    说到这里,辜雀又轻笑道:“都是强者呢!”

    他虽然笑着,但眼中却没有任何情感,只因心头的孽火,已然将要忍不住了。

    有一股无法压制的怒意,像是积攒了无数年的怒水,关在心头,急欲倾泻爆发而出。

    他右手死死握着泣血刀,寒声道:“但是,什么样才算是个强者呢?”

    卡梅伦冷笑道:“无知的东方人总是自大,你以为你杀了一个菲比,就可以面对我们了吗?”

    辜雀轻笑道:“圣灵之体就在这里,你既然那么鄙视我,为何还不上来抢呢?”

    卡梅伦脸色一沉,却是没有说话。

    辜雀又看向杰克迪亚,缓缓道:“杰克迪亚,你不是说想要和我再战一场吗?要不你来?但想必你也知道,这一次非但分胜负,还必须见生死呢!”

    杰克迪亚尴尬一笑,也是没有说话。

    辜雀摇了摇头,又看向查尔斯,道:“要不查尔斯你来?魔武双修的天才,西州第一青年强者,教皇座下第一青年。你有这么多荣光,这么多头衔,想必是很有勇气的。放心,我当然不如韩秋,不至于一掌败了你。”

    查尔斯微笑道:“用一句东方的话来说,就是你着相了,我们完全可以一起上的。”

    “是啊!”

    辜雀大笑道:“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一起上吧?来啊!”

    笑声传遍天地,刺耳无比,众人反而对视一眼,心头颇有不安。

    卡梅伦沉声道:“这铜棺古怪,东方小子手上的两个玉镯也古怪,还有那盏灯......他这么肆无忌惮,恐怕有诈!”

    另一人也不禁道:“谁知道他还有没有什么法宝!”

    “卡梅伦,要不你先去试探试探?”一个声音响起。

    卡梅伦连忙摇头道:“我是骑士,恐怕试探不出什么来,最好是魔法师隔空试探,会安全很多。艾德里安,要不你试试?”

    “好!”

    艾德里安顿时点了点头,身影拔地而起,稳稳悬于虚空之巅,二话不说,直接念起了咒语来。

    只见他手中的魔法杖忽然便发出了澎湃的红光,随着他右手一挥,红光霎时激射而出,虚空顿时燃起了炙热的火焰。

    “面对死亡吧东方人,末日焚劫!”

    声音传遍天地,一股可怕的威压顿时把辜雀笼罩了起来,只见那天空之中的火焰忽然如浪一般倾泻而下,轰然朝辜雀袭来。

    辜雀瞳孔一阵紧缩,心头反而战意暴涨,一步跨出,身影稳稳坐在了铜棺之上,一动也不动。

    浓郁的元素涌动,大火焚烧,四周碧绿的青草在瞬间便化作灰烬,辜雀已然被大火包裹。

    无法形容的热量传来,全身的毛孔都张开,长发顿时燃了起来。

    而体内的那股孽火,也像是被彻底点燃一般,化作一道道黑气,从各个毛孔之中汹涌澎湃而出。

    那宣泄的快感,让辜雀不禁发出一声惊天嘶吼,右手的泣血刀血光纵横。

    “死了吗?”

    “应该是,那可是元素之火!”

    “叫得很惨,看样子他也没有刚才所表现的那么强!”

    一个个身影发出,大火终于熄灭,四周冒气浓烟,大地已然是漆黑一片。

    他们看到了辜雀!

    盘坐在铜棺之上的他,全身都已然漆黑,像是一个烧焦的雕像一般。

    众人对视一眼,刚要发笑,却忽然脸色一变!

    只见辜雀的身体忽然动了一下,全身的黑色外皮竟然龟裂开来,猩红的裂缝之中,竟然澎湃出一道道白金之光!

    他豁然站起了身来!

    站起身的同时,全身的黑色外皮咵啦作响,尽皆脱落,而露出的,是那细嫩的血肉!

    而下一刻,白金之光爆射,只见他全身皮肉蠕动,身体竟然飞速愈合了起来。

    光秃秃的头皮,也忽然长出了浓郁的黑发,如瀑布一般飘然洒下!

    一丝不挂,全身肌肉虬结,比例匀称,散发着无与伦比的生机,像是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他右手一挥,光芒一闪,一套雪白的长衣已然穿在了身上。

    黑发飘飘,白衣猎猎,手中短刀血光纵横,眼中散发着无法形容的光芒。

    那光芒森冷而锐利,像是深深刺进了众人的心!

    他就站在那铜棺之上,傲视着周围所有人,冷冷的声音传遍天地:“我人劫已过,又是不灭不坏之体,就凭这区区元素之火,岂能伤我辜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