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爆神晶 阵未开 敌已至

    幽幽古灯照亮天地,方圆千丈空间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道纹,九十九幅阵图在空中不断盘旋。

    大阵将成,但轩辕辰最多还有半刻钟便到了!

    时间实在太紧迫,众人心头也紧张无比,这一战,是真正决定着生与死啊!

    天眼虎开天眼把轩辕辰搞得那么惨,这一次冲过来,个人英雄主义肯定全抛开了,肯定直接让八大供奉杀人,没有一丝余地。

    辜雀手心已有汗水,身体也忍不住在颤抖,一旦来不及,全部都得死啊!

    他不禁大声道:“蠢虎!天地已然锁住,气息传不出去了,快开始啊!”

    天眼虎喘着粗气,手中的墨线早已化作了一条恐怖的黑龙,在空中不断翻腾,他咬牙道:“别他妈催了!时机不到,强行融合,必然功亏一篑!”

    辜雀听到这句话,重重跺了跺脚,不禁攥紧了拳头朝媚君看去。

    媚君沉声道:“正在极速接近!八千云骑从两边而来,呈包围之势,这一次除了你死我活,没有任何选择!”

    她的脸上也有急切之色,只因她也知道,这是最后的决战。

    天眼虎死死咬牙,忽然大叫道:“牧魂人!你他妈好了没有啊!快啊!”

    牧魂人脸色苍白到极致,一道道黑气自他体内澎湃而出,把那九十九幅阵图不断重组,不断排列。

    他没有说话,他的眼神专注到极致,脸上早已有了汗水!

    当他每一次把阵图重新组合之时,仿佛天地就就会发生一次剧变,一声声铿锵之声传遍天地,像是那传说中的天道磨世盘在缓缓转动,每一次转动,都会令风云变幻,天地失色。

    他并没有办法加快速度,只因他已然全力以赴,天老的书太难懂了,一切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辜雀和媚君拉着手,他们都能感受到对方粗重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

    掌心有汗,并发热,辜雀喘着粗气道:“没事,媚君,别怕!这一次我们非但不会死,反而能反败为胜。”

    媚君看了辜雀一眼,眼中温柔如水,幽幽道:“死我也不后悔,能和你一起经历这些,我很满足。”

    她忽然笑了起来,眯眼道:“小子,老娘陪你逃命陪你死,这下你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我了!”

    “别说丧气话!我辜雀这么多磨难都熬过来了!这一次同样可以!轩辕辰再强,也比不过土海毒兽,比不过玄州苍龙,比不过天人族长,比不过噬空蝶王。”

    媚君叹道:“可是这一次,我们真的孤立无援。”

    “人,总是要靠自己的!”

    他重复着绝夏的话,仿佛这一句话,总能给自己力量!

    “快啊!好了没有!”天眼虎急迫的声音传遍天地。

    牧魂人忽然怒吼一声,全身黑气暴涨,一道道恐怖的黑光顿时盘旋在天地之间,一幅幅阵图猛然旋转了起来,按照一个个独特的方位排列,然后终于不动了!

    于是那九十九幅阵图,忽然散发出一道道璀璨的白光,一股惊天动地的恐怖杀意顿时席卷天地!

    那一道道白光像是一道道凌厉无比的剑芒,刹那间激射而出,照亮了整个天地的同时,四周的空气却骤然寒了下来。

    古灯忽然发出一声声颤鸣,像是支撑不住这股气息一般,开始摇晃了起来。

    天眼虎急忙大叫道:“不好!快!小子!不能让气息泄露出去,不然轩辕辰那小子就知道了!”

    辜雀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连忙把元气运转至极致,轰然朝古灯而去。

    古灯发出一声呜咽,忽然爆发出璀璨的幽光,那昏黄的火焰瞬间冲起,缭绕在这天地之间,把阵图的杀意死死封住。

    而这股杀意实在太强了,辜雀等人几乎都已然支撑不住,仿佛每一寸的空气都要锋芒蕴含,空气几乎都要凝固。

    牧魂人死死咬牙,支撑着阵图悬立,一道道黑光自他体内涌出,他不禁大声道:“不行!辜雀!我快没有力量了!”

    天眼虎惊道:“卧槽!这么关键的时候你没有力量?”

    “无妨!一定要撑住!”

    辜雀右手一挥,红色的灯笼已在手中,瞬间便放出了百万孤魂!

    牧魂人看到这一幕,立刻大叫一声,张嘴一吸,把这百万孤魂顿时吸入口中,全身的黑气顿时又澎湃了起来!

    他气势暴涨,大声道:“多谢!”

    说话的同时,一道道黑光朝上顶去,大阵竟然又再次变幻了起来!

    一时之间,杀意沸腾,虚空都仿佛在扭曲,白光刺得人睁不开眼来。

    “给我成型!”

    牧魂人一声暴喝,那恐怖的魂力化作一道道神秘的符文,骤然击撞在阵图之上,于是那九十九幅阵图,便彻底静了下来!

    于是,一股恐怖的威压骤然席卷而出,天地之间的杀意已然凌厉到了极致,几乎已然无法忍受。

    大地忽然裂出一道道沟壑,虚空也开始崩碎起来!

    牧魂人急忙道:“快!天眼虎!成了!时机成熟了!”

    天眼虎豁然朝辜雀看来,厉声道:“小子!后土护住大地,别让它裂开,黑白双环护住天穹,维持空间的稳定!”

    辜雀连忙祭出后土,心口一亮,闪出金色之光,后土化作一粒粒金沙,缓缓落下,铺在了大地之上。于是整个大地顿时便散发出金光,一股无法形容的厚重感出现,大地安稳了!

    但还有天穹!

    辜雀死死盯着黑白双环,轻轻抚摸着它们的身体,低声道:“你们两个跟了我四年多了,我的为人,你们也清楚,这一次帮帮忙吧!我若死了,冰洛怎么救?你们还想见到以前的主人吗?”

    声音很温和,像是在倾诉一般,黑白双环微微颤动,散发出柔和的黑白之光,终于缓缓脱落,直冲天际,散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封住天穹。

    于是天地对应,虚空也终于稳定了下来,那一道道恐怖的杀意,顿时被天上地下两件神物给控制住。

    天眼虎大叫道:“后土压制大地,双环封住天穹,天地已成,绝杀峡谷何在?”

    说话的同时,他手中墨线一震,只见这九十九个阵图顿时散发着白光,朝四周激射而去。

    按照不同的方位,分布在整片天地四周,散发出惊天动地的杀意,若不是神物护佑,恐怕这片天地的虚空都要崩碎。

    天老的阵法,代价实在太大,但威力也恐怖到了极致!

    牧魂人也终于支撑不住,重重倒在了地上,化作一缕黑气,飘进了辜雀的灯笼之中。

    灯笼自动飞进黑白双环,辜雀喘着粗气,心跳剧烈到极致,不禁道:“天眼虎,好了吗?”

    天眼虎看着周围的阵图,深深吸了口气,声音有些沙哑,勉强笑道:“快了,就最后一步了。”

    而此刻,媚君却忽然变色,惊道:“轩辕辰已至十里之外!”

    辜雀惊道:“这么快!”

    天眼虎急忙道:“不行!我们这里还需要时间!还差最后一步!”

    媚君猛一咬牙,沉声道:“我去拦住他!”

    辜雀连忙拉住她的手,急道:“拦什么?他被天眼虎弄成重伤,心中杀意正盛,你去了无疑是找死!”

    他喘着粗气道:“要去也该是我去!”

    天眼虎直接道:“不行!你去了他还用进来吗?而且后土、古灯和黑白双环也需要你控制,你走不开!”

    “没事!我去!”

    媚君对着辜雀笑道:“我又不是傻子,不会去硬拼的,我跟他谈条件,拖拖时间。”

    她的笑容实在太美,辜雀心中一酸,忽然涌出一股莫名的恐慌感......

    雪桑老妪,不擅阵法,擅长占卜推演之术.......她曾说,要死人......

    想到这里,辜雀浑身顿时一颤,死死拉住媚君,咬牙道:“我不许你去!”

    话音刚落,一声暴喝已然传遍天地:“辜雀!你也知道你无路可走了吗?给我滚出来受死!”

    这是轩辕辰的声音,他彻底抛弃了所谓的修养,彻底暴露了自己的狰狞!

    只因天眼虎伤他太重,只因他已然确定辜雀必死!

    “来不及了!”

    媚君猛一咬牙,一把推开辜雀,身影化作一道黑光,直直朝外冲去!

    “媚君!”

    辜雀一声大吼已然传出,忽然间热泪盈眶。

    媚君回头,呆呆地看着辜雀,露出一个妩媚众生的笑容,然后准头,极速朝外而去!

    天眼虎看着这一幕,眼眶也有些红,死死咬牙道:“没事!小子!今日我一定要替你杀了轩辕辰!老子早就忍够他了!”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不禁急道:“快!快!天眼虎,媚君撑不了多久的,她很危险,快啊!”

    天眼虎大笑出声,道:“放心,这些阵图已然成型,就差最后一步了!后土为地,黑白双环为天,阵图为壁障,形成了这天地绝杀谷!天、地、阵图,三种力量互相平衡!而要撤回神宝的话,还需要九十九件法器,把阵图彻底稳住,让它们就算没有神宝的控制,也不会溃散。”

    辜雀急道:“九十九件法器?你不是说还有其他办法吗?”

    “是的!”

    天眼虎一笑,却忽然流出泪来,大嘴一张,一颗似玉非玉的白石已然吐出,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圣洁气息。

    辜雀身影忽然一震,一股无法承受的慌乱顿时涌在心头,只觉汗毛倒竖,不禁大叫道:“蠢虎!你要干什么!”

    天眼虎看着辜雀,勉强一笑,叹声道:“天下第三神兽,受苍穹眷顾,我这命格神晶,当九十九件法器,绰绰有余了!”

    辜雀脸色大变,厉吼道:“混账!你、你要干什么!不要!”

    话音刚落,只见那神晶忽然散发出一道道璀璨的白光,朝天激射而去,轰然爆炸开来!

    白光激射,犹若烟火,四周的阵图顿时融入的天地之间,变得肉眼难见。

    天地绝杀谷,终于成了!

    而辜雀的心,已然像是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