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大面积崩溃,露出那深邃的星空,人皇之冠散发无尽金光,每一缕都穿透虚空。

    圣器一出,万宝臣服,五件神宝在地上呜咽,像是失去了灵性一般,没有了任何气息。

    整片天地都被金芒照亮,恐怖的威压传遍整个赢都,天宫之外百万修者惊呼出声,不禁骇然失色。

    天空之中那巨大的天门缓缓闭上,一个森寒的声音重重传出:“轩辕阔,你总有一天会为你的狂傲付出代价!”

    轩辕阔冷冷一笑,不禁道:“这就不劳你们操心了!若想报复神族,且来便是!我神族历代前辈翘首以待!”

    这句话说得实在太硬气,各方帝王圣主对视一眼,不禁有些骇然,本以为轩辕阔雄才大略,有囊括天宇之胸襟,却没想到除了这些之外,他还有隐藏在血脉伸出的狂傲。

    盖幽瞳孔血光闪烁,可以看出他的情绪很激动,但具体是因为什么,却只有他自己知道。

    而人皇之冠悬立虚空,万物臣服,那大地深处冒出的金光终于消散,预言湖水也归于平静。

    轩辕阔对着人皇之冠深深拜首,沉声道:“以神族嫡系血脉,以当代神族帝王之身份,以腹孕金龙之天赋,轩辕阔,请圣器觉醒,降下法则,封印湖底异兽!”

    声音传遍天地,轩辕阔全身金芒闪烁,小腹金龙栩栩如生,右手一挥,一道无匹的元气顿时朝人皇之冠灌注而去。

    人皇之冠顿时发出一声仓鸣,散发万道金芒,那恐怖的威压和无法形容的霸者王气,让众人不敢直视。

    轩辕阔沉声道:“请诸位圣主、帝王,助朕一臂之力,唤醒人皇之冠!”

    众人对视一眼,顿时打出一道道纯粹的元气,朝人皇之冠而去。

    人皇之冠受到这股力量,顿时颤抖起来,竟然飞上高空,无限涨大,刹那之间,已然遮天蔽日。

    于是那繁复的结构也清晰暴露在了众人眼前,九条金龙纠缠扭曲,龙鳞铮铮,栩栩如生,每一条都像是活的。

    在数位神阶强者的元气灌注下,人皇之冠散发无穷霞光,照亮整个神都,引得无数人惊呼出声。

    霞光之中,散布着一道道莫名的规则,不断垂落而下,乌先生已然快要炼化的苍穹奇石骤然脱力控制,化作一道黑光,把石柱顷刻之间补好。

    于是一根根青色的道纹又开始涌现出来,道韵弥漫,天道子的大阵竟然瞬间便恢复了。

    赢霸慨然一叹,不禁道:“不愧是神族自己的圣器,如此简单便激活了,玲珑时空塔,终究不是朕东州之物啊!”

    一切终于落下帷幕,轩辕阔对着众人深深鞠了一躬,沉声道:“多谢诸位相助。”

    众人连忙还礼,红鸾宫主道:“神帝何必客气,这东西本身就是大陆之责,封印在神族天宫,由你们负责看管,我们已然问心有愧。”

    赢霸道:“不错,这东西本就不是一州一朝之事,朕等帮忙是应该的。”

    于是一道道身影陆续离开,而轩辕阔却忽然道:“盖幽魔君,今晚可有时间一叙?”

    盖幽瞳孔血光闪烁,沙哑的声音缓缓道:“如果很重要的话。”

    轩辕阔淡淡道:“非但重要,而且你求之不得。”

    盖幽身影顿时一震,沉声道:“哪里?”

    轩辕阔道:“天神楼顶,不见不散。”

    盖幽冷冷道:“我现在就去那里等你!”

    他说着话,便顿时离开了。

    而帝后,也就是轩辕兰心,终于缓过了神来,不禁掩面而泣,这一次闯的祸实在太大了,甚至惊动了各大帝皇和‘上面’,连圣器都出世了。

    圣器虽然属于神族,但每一次动用,都可能生出无法预测的因果,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可能用的。

    更何况,为了她,轩辕阔竟然和“上面”翻脸了。

    实在是罪过啊!

    轩辕阔叹了口气,道:“好了,回宫吧,我等会儿过来找你。”

    “是。”轩辕兰心低低应了一声,连忙离开。

    而乌先生,则是缓缓跪下,沉声道:“在下有罪,请神帝责罚。”

    轩辕阔摆了摆手,淡淡道:“我还不糊涂,你先下去吧!”

    乌先生点了点头,身影顿时便消失在了原地,谁也没看清楚他怎么消失的。

    而辜雀现在心里就有些慌了,所有人都走了,就剩自己和韩秋了,这轩辕阔要干什么?

    他缓缓撤手,忽然祭出后土,大声道:“那个...这件事嘛!我也不是没有过错的,这样吧!我帮你恢复风景,此事就算作罢!”

    他说话的同时,后土已然散发出一道道金光,所过之处,万物复苏,大地恢复。

    轩辕阔冷冷一哼,却是没有说话,只是一道纯粹的元气朝韩秋打去,迅速治愈着她的伤势。

    轩辕阔道:“韩姑娘受惊了,是本帝考虑不周。”

    韩秋深深吸了口气,终于站了起来,瞥了辜雀一眼,又恢复了本来冷漠的模样。

    她轻轻抖了抖衣服,淡淡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我和辜雀也该走了。”

    听到这句话,辜雀差点没跪下来大喊大姐头威武,到这时候了还想着自己的安危,实在太让人感动了。

    而韩秋的脸上当然没有表情,仿佛她身前站着的不是刚才那个伟岸的帝王,而是一个和她平等的存在。

    轩辕阔看了韩秋一眼,却是没有说话,直接朝辜雀看去,咬牙道:“你小子胆子还真是大,我神族天宫你都敢闯,真以为我不会杀你么?”

    辜雀连忙干笑道:“误会,误会啊!我这就走,行吧!再也不来了。”

    轩辕阔似笑非笑道:“再也不来了?呵!那天水你怎么拿?掩盖天机几乎都快成功了,就差一滴天水了,你莫非就舍得放弃?”

    辜雀顿时瞪大了眼,激动道:“莫非你要送给我?”

    轩辕阔右手一挥,只见那镜湖之中,一滴纯净的水顿时便飞了出来,稳稳落进了无尽之瓶之中。

    他冷冷一笑,道:“世界上任何事都需要自己去争取,永远不要想着靠别人,不然你走不远。”

    辜雀连忙点头称是,这种官方的话实在听腻了,如果能给自己,什么靠不靠别人,老子才不管。

    轩辕阔当然知道辜雀的想法,右手一挥,一道无匹的金光顿时把他卷了起来,朝那预言湖心的神亭扔去。

    他大声道:“一年前也是这个时候,我带你来这湖心神亭之中,引起滔天巨浪,直欲淹没神亭。一年来,你出尽风头,历经劫难,走哪哪出事,去哪哪死人,也算是对得起厄运之子的身份了。且看你这一次入亭,又能到哪一步去!“

    话音落下,那静谧的预言湖,再次翻起了滔天巨浪,不断上涨,顷刻之间已至六七十丈。

    辜雀真的是很气,什么叫走哪哪出事?走哪哪死人?是,神都这边确实是我闹出来的,但赢都那个不关我的事吧?楚都就更不用说了啊,苍龙的锅啊!地州?万里大峡谷?玉虚宫?压根就没怎么死人的好吧!

    轩辕阔道:“韩姑娘,你可看出他的变化?”

    韩秋淡淡道:“命运变化么?看不出来,但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破妄之瞳都看不出来,我也就无能为力了,可惜天老......”

    说到这里,他忽然止住,朝预言湖看去,只见湖水滔滔,竟然直接冲到了九十丈,那恐怖的巨浪翻天覆地,竟然还在不断上涨。

    轩辕阔不禁攥紧了拳头,喃喃道:“莫非是真的?”

    而话音落下,那巨浪却终究只是停在了九十多丈,再也无法上去。非但无法上去,甚至又开始下坠了起来。起起伏伏,不断循环。

    轩辕阔咬牙道:“还是变化多端,不可预测啊!”

    韩秋淡淡道:“神帝对他何种态度?”

    轩辕阔冷笑道:“我不会帮他,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他,天水,我不会给,他有本事就来拿!但是,我不再会给他机会了!下一次,我会直接杀了他!他若真是异数,不会那么容易死去的,若不是异数,那也是该死。”

    韩秋一笑,缓缓道:“我是指,轩辕辰与辜雀,你怎么办?”

    轩辕阔傲然道:“本帝虽然不算是千古名君,但也知道青年角逐之路,容不得他人插手!但兰心,我不会管她,我也没有机会管她。”

    听到这句话,韩秋的眉头顿时皱起。

    她点了点头,忽然道:“一年,从极变初期到寂灭巅峰,整整五个小境界,其实神帝已然猜到了结果了。”

    轩辕阔摇头道:“不一定,辰儿的实力,辜雀还万不是对手!”

    韩秋眯眼道:“神帝可信天命?”

    轩辕阔道:“天命如我所愿,我便信,不如我愿,我便不信。”

    韩秋道:“天命这个东西,对于大多数人都是准确的,只是少部分人可以跳脱出去罢了。其实你已然看到了神族未来,只是你不愿意承认罢了。”

    她说着话,身影顿时拔地而起,朝神亭而去。

    而轩辕阔的脸色已然阴沉至极,沉默了良久,他才缓缓摇头,叹道:“莫非真的是天意吗?以前我坚信辰儿可以借我的班,但现在......偏偏又出了这种事。”

    他摇了摇头,一声长叹,大声道:“辜雀,你要天水吗?可以!圣地会武第一名,我给天水!你好自为之。”

    他说着话,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而神亭之中,辜雀则是摇了摇头,不爽道:“这句话相当于没说。”

    韩秋淡淡道:“是的。”

    辜雀道:“神帝也会偏私啊!”

    韩秋道:“是的,他毕竟还是想让自己的儿子赢。”

    辜雀道:“所以他才以天水为饵,想让我提前与轩辕辰决斗,我当然会输,而轩辕辰绝不会留我性命。”

    韩秋道:“是的,他也很清楚,我不会参加圣地会武,因为轩辕辰已然败在了我的手上。”“

    “所以呢?”

    韩秋道:“我往往不想让一个人猜到我想干什么,圣地会武,我会参加。”

    辜雀皱眉道:“不会吧?以你的性格,在明知道必赢的情况下,是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啊!”

    韩秋道:“不错,我只比一场。”

    辜雀的脸色已然变得苍白无比。

    韩秋看到他的脸色,忽然微微一笑,嘴角翘起,道:“看来你已然知道我要和谁比了。”

    辜雀连忙道:“韩大姐饶命啊!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韩秋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冷漠道:“走吧!圣地会武,让我好好教育你一顿。否则以后,还真不知道你会怎么欺负我。”

    “欺负你?我敢吗?”

    “你已然做了。”

    “那是意外。”

    “我不管,你不跟我比,我就找媚君比。”

    辜雀顿时颓然。

    (加油,这是第二章!)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