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已逝,夜幕降临。

    天宫广场,九十九个擂台之上依旧有人比武,圣地会武,一刻不停,也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轩辕阔政事繁忙,当然不可能一直待在广场,干预比赛的人已被杀了几个,秩序终于稳定了下来,他该做的也已然做了,想必是出不了意外了。

    深深看了众人一眼,刚要回头,一身紫光的赢霸已然走近,笑道:“神帝,朕有几个问题想要请神帝解惑,不妨一聊?”

    轩辕阔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既然赢帝相邀,轩辕阔自然却之不恭,天神楼顶如何?”

    “好。”赢霸一笑,两人并肩而行,大步朝天神楼走去。

    轩辕阔笑道:“不知赢帝到底要问什么?”

    赢霸淡淡道:“想向神帝打听一个人的行踪。”

    “谁?”

    赢霸眼中寒光一闪,沉声道:“神州国师,天老。”

    此话一出,轩辕阔脸色顿时一变。

    而此刻,天宫之外,一个伟岸的身影已然从小巷之中走出,身材伟岸,穿黄金龙袍,戴赤金头冠,全身王气侧漏,金芒闪烁,气势无穷。

    这当然不是轩辕阔,而是乔装之后的辜雀。

    他大步朝天宫门口走去,一路上无数人点头打招呼,他脸色不变,傲然而行。

    顾南风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天宫大门直直往前,便是神华殿,通过神华殿,入玄天殿,玄天殿后是光明殿,这也就是平时朝臣上朝的地方。其后是内阁殿、厚德殿、正阳殿、金阙殿,加上之前,整整七个院落。七进之后,便是天宫中央,浩然的中皇塔!”

    辜雀大步朝前,身影笔直,金芒闪烁,两侧神卫跪地,他走入天宫大门,直直朝前。

    只见一排排侍卫立于天宫各处,神态凛然,见着轩辕阔,便立刻半跪在地,动作整齐无比。

    顾南风道:“不要东张西望,直接朝前走便是!遇到任何情况,不要紧张,神阶以下,没人可以认出你!你现在是要回后宫,也就是中皇塔后,预言湖旁。”

    辜雀点了点头,龙行虎步朝前走去,对于神族天宫的奢侈繁华,他早已在一年前便见识了,此刻看来,依旧如此惊艳。

    而前方金楼林立,勾檐丽瓦,建筑峥嵘,那夜幕之中的中皇塔已然隐隐可见!

    他大步朝前,不知道因为自身隐匿气息,还是根本没有阵法,反正并没有遇到任何意外,但心中依旧紧张无比。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正看着自己,那冷漠的眼神足以令人毛骨悚然。

    但他根本不敢四处张望,唯有低声道:“我感觉有人看着我。”

    顾南风道:“别管,可能是天宫之中的暗卫,这些人隐匿身法极为高明,境界也不低,但却并不能看出你的破绽!”

    辜雀点了点头,大步朝前走去。

    而此刻,天神楼顶,俯瞰神都,赢霸和轩辕阔像是已然站了很久。

    轩辕阔忽然道:“不是我一定要瞒你,而是天老的确陨落,当时举国缟素,人人皆知。”

    赢霸笑道:“神帝何必见外,我等身份已是这个地步,眼光也早已不限于一州,考虑的问题也再不是一州之利益。天老若真的死了,你恐怕掀翻山河也要找出凶手,不可能拖到这么久的。”

    轩辕阔深深看了赢霸一眼,不禁道:“不是见外,而是事情远未有局面,轩辕阔不敢妄言。我只能告诉你,天老的确在做一件大事。”

    赢霸瞳孔一阵紧缩,忽然道:“他是不是去了永恒圣山?”

    轩辕阔脸色顿时一冷,寒声道:“赢帝不该妄言!轩辕阔还有事,暂不奉陪了!”

    他说着话,顿时就要起身离去。

    而赢霸也连忙道:“神帝留步,朕不该胡说,暂且留下,不谈此事如何?”

    轩辕阔叹声道:“赢帝啊!非是本帝不说,而是天机难测,所搏甚大,稍有不慎,万劫不复矣!”

    听到此话,赢霸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而此刻,辜雀已然站在了中皇塔下。

    事情比想象中的要顺利太多,光明正大走进来,的确无人怀疑,轩辕阔的身份实在太好用。只是这中皇塔上定有守护者,而且必是极为了解天水,若是一句话露出破绽,面临的将是死亡。

    而正在他犹豫的时候,忽然天空闪出一道红光,一个绝色倾城的美妇已然稳稳落在了地上。

    身穿大红色宫装,上绣血凰鸣凤,头戴凤冠,身披霞帔,身材丰腴白皙,丰乳肥臀,好不诱人。

    顾南风已然惊道:“不好,是帝后!轩辕阔的大老婆!你、你千万要稳住,不要露出破绽啊!不然她一掌就可以干翻你!”

    干!我当然知道她能一掌干翻我,关键是人家老夫老妻了,怎么稳得住啊!

    辜雀心脏猛跳,脸上却没有表情,缓缓朝帝后看去,淡淡道:“来了?”

    帝后浓妆艳抹,却不显得妖艳,反而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威严,那丰满的胸部把宫装鼓鼓撑起,辜雀真的害怕自己露出色相,导致被看穿啊!

    帝后看了辜雀一眼,轻笑道:“怎么今晚兴致这么高?竟然散起步来了。”

    声音很好听,虽然带着上位者的威严,但却有说不尽的温柔,轩辕阔这老头真他妈性福。

    辜雀点了点头,慨然道:“毕竟为了圣地会武做了这么多,如今却终于成功开幕了,看样子还很顺利。”

    帝后眯眼一笑,眼中也有些骄傲,竟然直接抱住了辜雀的手臂,道:“你做了这么多准备,还怕出意外啊?真是,每次想那么多不累么?”

    手臂被两团硕大的肉球包裹,那柔软的触感传来,辜雀第一次觉得美色就是最恐怖的毒药,他真恨不得此人不出现最好。

    表情并没有变化,只是道:“在其位谋其职,天色已晚,你不休息?”

    帝后眉头一皱,顿时让辜雀心情一沉。

    他的确太害怕,任何一句话都可能露出破绽,暴露身份。

    而帝后却只是道:“你那么忙,难得有时间陪我,莫非又要我独自一人在那金宫之中?我不管,今晚你必须陪我。”

    辜雀摇了摇头,道:“今晚不行,和赢霸有事商议,明日吧!”

    “好!你可是金口玉言,不能食言,明晚你再不来,我可怎么过?”

    说到这里,帝后的表情已然变得幽怨,那眼中的**几乎都挡不住了。

    辜雀只觉头皮发麻,莫非皇宫之中的女人都是这么饥渴吗?我的天。

    他点头道:“金口玉言,不多说了,我来取天水,之后还要去与赢霸汇合。”

    “取天水?”帝后一愣,不禁道:“你又要做什么事?竟然要用到天水,赢霸找你谈什么啊!”

    谈什么我怎么知道?靠!事已至此,唯有瞎编,而且越高级越好。

    辜雀慨然叹道:“关于悬空六岛和永恒圣山,等日后与你细说。”

    “永恒圣山?”

    帝后脸色微变,神情已然变得无比郑重,立马松开了辜雀,沉声道:“事情已然到了如此地步了吗?”

    辜雀心头一震,自己只是觉得永恒圣山很高级,所以才瞎说的,却没想到瞎猫撞上了死耗子,只是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

    他沉声道:“现在还不好说。”

    这种话模棱两可,看似很有智慧,实则相当于放屁,在此刻来说是最合适不过了。

    果然,帝后沉声道:“好,我替你去拿吧!你的压力已经够大了。”

    她说着话,已然飞身而起,朝中皇塔而去。

    顾南风喃喃道:“小子,这个女人对你不错啊!”

    辜雀也吞了吞口水,小声道:“全心全意为我解决问题啊!”

    而就在此时,一个沙哑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因为她清楚轩辕阔承担着什么。”

    声音很平静,带着无法形容的诡异,只见虚空忽然扭曲,一个身穿黑袍的身影已然站在了前方。

    辜雀心脏猛然一跳,汗毛倒竖,却不敢露出任何情绪波动,只是把眉头皱起,朝这人冷冷看去。

    而这人却低低一笑,缓缓道:“你不必这个表情,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姓乌,你可以叫我乌先生。”

    辜雀刚要说话,乌先生已然摆手道:“你就不必介绍了,我当然知道你,辜雀。”

    当他说出这句话,辜雀终于重重出了一口气,终究还是被认出来了,天宫之内,果然高手如云啊!

    他咬牙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乌先生缓缓道:“以阵法改变形态体貌,以后土配合阵法掩盖自身气息,再用《人皇经》模仿神帝的王气,的确是个好办法,神阶以下,应该都看不出来的,那天眼神虎倒是有几分本事。”

    辜雀冷笑不语,顾南风的秘密,当然没人知道。

    乌先生道:‘至于我怎么看出来的?只因我虽然不才,但对阵法天机、风水命数这一块,还算有点本事的。或许这样说你会更清楚一点,天老,是我的师尊。”

    此话一出,辜雀顿时身影一震,天老的弟子!原来如此,难怪能看出自己。

    顾南风虽然有手段,但毕竟实力没有恢复,而且以前的家当也都不在了,要瞒过平常人倒也容易,但要瞒过天老的高徒,无异议痴人说梦。

    辜雀沉声道:“你待如何?”

    乌先生摇头道:“当然不如何,你是师尊预言的异数,任何人都可以不站在你这边,但我是一定要帮你的。”

    话音落下,辜雀顿时松了口气,而天空之中,一道血红的光芒已然临近。

    只见帝后极速而来,手中握着一个似石非石、似玉非玉的白瓶,稳稳落在地上。

    她看到乌先生,顿时一愣,随即轻轻施了一礼,道:“乌先生。”

    乌先生点了点头,却是没有说话,不禁让辜雀震惊此人在天宫之中的地位。

    帝后看向辜雀,右手一挥,无尽之瓶已然扔出,笑道:“天水已然取来。”

    辜雀刚要伸手接住,忽然乌先生身影一动,一道符文从大地之中浮现而出,竟然抢在辜雀之前,把无尽之瓶骤然弹飞。

    而无尽之瓶在飞出的瞬间,便轰然爆炸开来,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元气,直接把整个大地都炸得龟裂。巨响传遍天地,甚至连空间都要扭曲,辜雀不敢想象自己接住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乌先生笑道:“帝后以为我不认识无尽之瓶吗?”

    帝后脸色骤然冷酷,森然道:“乌先生,你何必护他?假冒神帝,闯入神宫,欲夺天水,哪一条不是死罪?”

    乌先生摇了摇头,道:“法律,只能针对普通人,而他是异数。”

    帝后瞳孔一阵紧缩,眯眼道:“在神族天宫之中,没有异数这个说法!”

    辜雀不禁咬牙道:“你怎么发现我不对的?”

    帝后冷冷一笑,道:“我去取天水的时候忽然想起,你既然是迫切要去见赢霸,又怎会闲庭信步走进来?御空飞行比什么不好?神帝从来是一个把时间看得很重的人。”

    乌先生道:“不要把帝后当傻子,事实上她比谁都聪明,走吧!”

    他说着话,右手忽然一挥,只见一道道阵纹忽然从地上亮起,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多少,顿时把两人包裹了起来。

    帝后厉声道:“乌先生,你不该帮他!此事我无法尊重你的决定!来人!给我杀了辜雀!”

    一声暴喝而出,只见天宫各处一排排金甲神卫极速而来,而天空之中元气澎湃,黑光纵横,数道身影御空而行,证明着他们的强大。

    在顷刻之间,辜雀两人已然被无数高手包围。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