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雀与轩辕战之间的战斗看似很慢,实则也就在电光石火之间,当辜雀走入了天地客栈,外面众人这才重重出了口气。

    “看清楚了吗?”

    “没有!太快了!快若残影!无法捕捉。”

    一个老头叹了口气,沉声道:“我看到了前面十多刀的变化,却没有看清楚最后一刀,太快了,估计已然摸到了道的门槛!”

    又一个年轻人愣道:“怎么可能?不是轮回之境才开始悟道吗?”

    “所以你并不是天才,而他们是。”

    四周惊闹不休,而媚君和赢风等人对视一样,也不禁一笑。

    而就在此时,天眼虎忽然大摇大摆从人群中走出,的我就进去了。”

    轩辕战咬了咬牙,道:“你要进就进,谁还拦你不成!”

    “懂事。”

    天眼虎撅着屁股大步朝前走着,时不时还回头看了众人一眼,那眼神之中的鄙视,自然不需要形容。

    不是轩辕战不对天眼虎出手,而是根本没有必要。

    因为天眼虎首先不是人,并不会参加圣地会武,考验他并没有意义。其次是,他是天下第三神兽,受苍穹眷顾,根本不需要怀疑天赋,每一个神兽,都是天才。

    所以这家伙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把众人气得气血翻涌,一时之间连话也说不出来。

    天眼虎走了进去,顿时便看到站在了大厅中央的辜雀。

    “怎么回事?”

    天眼虎眉头一皱,朝四周一看,只见大厅并不大,两侧分别摆了一排座椅,上方摆了一张独椅。

    这个布局极为微妙,就像是上朝一般,肯定是越朝上,地位越高,而中间那个,显然便是天子之位了。

    那个位置,恐怕太烫屁股,没人敢做,而两旁的座位,已然坐满了人。

    没有座位?那辜雀坐哪里?

    辜雀一笑,忽然大步朝右方首座而去。

    而首座之上的人,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既然坐下了,当然谁也不愿意被人赶走。

    辜雀缓缓靠近,站在他面前,淡淡道:“起身吧!”

    这人微微眯眼,傲然道:“你是谁?你可又知道我是谁?你凭什么敢要我让座?”

    辜雀淡淡道:“我是谁不重要,你是谁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

    这人道:“什么事?”

    辜雀道:“你若不走,我便杀人!”

    说到这里,他的眼中已然杀意凛凛!

    圣地会武,强者云集,他已然不想再低调!此刻低调,别人也不会领情。

    这人看起来也并不太年轻,估计已有二十七八,打扮很老成,甚至还蓄起了胡渣,像是在刻意装扮成熟。

    他冷冷一笑,朝四周一看,大声道:“你们听到了么?他要杀人哎!这里不让用元气,他竟然说要杀人!他以为元气都不用,便可以杀了我吗?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传遍了寂静的大厅,但却没有一个人跟着他笑,辜雀的脸上也没有表情。

    于是他的笑声也显得有些牵强。

    这毕竟有些丢脸,他心中一怒,厉声道:“给你十个呼吸,立刻滚出去!否则......”

    “否则如何?”辜雀打断了他。

    “否则便出不去了!你若不信,便试......”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忽然止住,双眼瞪得老大!

    只因辜雀已然出刀!

    他惊吼一声,右手忽然插辜雀胸口拍来!

    辜雀像是没有看到他的手一般,直接一刀稳稳送进了他的身体,而那人的一掌,也拍到了辜雀胸口,发出一声闷响。

    辜雀轻轻拍了拍他衣服,短刀泣血直接拔了出来,道:“别装死,没捅破心脏呢!”

    这人用元气止住了鲜血,厉声道:“你偷袭,我不服!”

    话音刚落,忽然又响起了一声噗响,只见辜雀的短刀又刺入了他的身体!不偏不倚,竟然还是刚才那个位置。

    这点伤害,对于生死境强者来说算不得什么,但那股剧痛却让人难以忍受。

    只见这人口中溢出鲜血,脸色苍白无比,刚要说话,辜雀顿时一瞪眼,又把刀往里送了送。

    这人连忙道:“住手!我走!我走还不行嘛!”

    他连忙站起身来,几乎都快哭了,跌跌撞撞直接跑了出去。

    辜雀稳稳坐在了椅子上,淡淡道:“有谁不服我坐这里的,一个一个排好队,慢慢来。”

    此话一出,众人却互相看着,一人缓缓道:“虽然我们认不出你的样子,但终究还是听说过这把刀的。”

    又一人道:“用刀的本就不多,何况是短刀,用短刀的不多,更何况是血红的短刀。这完美的弧度,足够让我们判断出你的身份了。”

    “所以你坐那里,我没有意见。”

    辜雀一笑,端起一旁的茶杯,轻声道:“那么喝茶。”

    他端起来的同时,眼神已然朝其他人扫射过去,于是其他人也连忙端了起来,脸上的笑容当然很勉强。

    天眼虎坐在辜雀身旁的地上,皱眉道:“奇怪,刚才那厮好歹是个生死之境,怎么就这么轻易被解决了?”

    辜雀淡淡道:“他虽然坐在右排首座,但并不一定就强,只是后面来的人不知道他的真实之力,也不想惹这么麻烦而已。”

    天眼虎道:“那这种货色是怎么进来的?”

    辜雀眯眼道:“当然是轩辕战放进来的,他自然要找几个不是很强的人,进来被人虐虐,制造一些精彩的话题,获取世人的关注。”

    天眼虎嘿嘿一笑,却是不再说话,爪子一伸,把旁边桌上的牛肉端在了手上,一片一片开始吃了起来。

    眯眼道:“这天地客栈的牛肉真不错,味道独特,连口感都不一样,不愧是神都啊!”

    而辜雀的眉头却皱了起来,看向这牛肉,只见一大块牛肉被切成无数片,竟然每一片的厚度都是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他忽然伸出手,轻轻一拨,只见每一片牛肉分开,露出里面的切面。每一面都光滑无比,而且色泽都完全一样!

    很不简单!

    这个厨师的刀功很不简单!每一片都一样并不难,甚至凡人都可以做到,但看这切面的色泽来说,这每一片牛肉,暴露在天地之间的时间都是一样的。这意味着,这位厨师切这一大块牛肉,可能只用了一秒钟!

    着实有些恐怖!辜雀自己就是用刀的,他自问一秒钟可以斩出十多刀,但却不能保证每一片如此整齐,几乎一模一样。更何况,这里有数十片。

    卧虎藏龙啊!

    他不禁一叹。

    而就在此时,三道身影已然大步走进,赫然是赢风、宁丁和媚君。

    媚君四下打量,顿时笑出了声,看到辜雀的位置,连忙走了过来,对着他眨了个眼。

    接着,她看向右排第二座的男子一笑,道:“起来吧!”

    这人看起来很年轻,大概二十出头,已然是寂灭巅峰之境,定然是有资格进入这里的。而比较是草根出生的嫩头青,看到媚君这妩媚一笑,差点没把魂勾了出去。

    吞了吞口水,终于反应了过来,强行冷着脸道:“我不走,你若不服,不妨出手!”

    “噢?”

    媚君一愣,一股强大的气势顿时澎湃而出,那恐怖的魔气激荡在大厅之中,直接吓得其他人连忙站了起来。

    媚君收起了气势,眯眼道:“走吗?”

    这青年已被这强大的生死境气势吓傻了,连忙站了起来,咬牙道:“你这么强,为什么不坐上面?”

    上面,自然就是辜雀的位置。

    媚君看了辜雀一眼,舔了舔嘴唇,笑道:“我们嘛!谁上谁下都一样啦!不过我更喜欢在下面,坐上面很累的。”

    此话一出,辜雀口中的茶顿时喷了出来,连忙瞪了媚君一眼。妈的!这丫头欠收拾!这种话也拿出来说。

    媚君对着他妩媚一笑,缓缓坐下的同时,忽然一声铿响传出,一声闷哼响起。

    连忙抬头一看,只见宁丁已然把剑刺进了那人的肩膀,而地上也有一把剑,已然断了!

    宁丁的剑只是凡铁,但却能斩断这一把剑,这已然说明了很多问题,更何况,那人已然流血!

    只见这人抱了抱拳,道:“佩服!”

    他说着话,直接身影一退,自动拔出了宁丁的长剑,大步朝外走去,果断无比。

    宁丁端起桌上的酒,沉声道:“我敬你一杯!”

    那人身影一顿,缓缓回头,抱了抱拳,大步离开。而宁丁,已然饮尽了杯中之酒。

    外面修者云集,万众瞩目,带着伤走出去,自然丢人。

    这就是竞争,连这一关都没有过,呵!还谈什么圣地会武!

    这是天才堂,唯有青年天才可入,其他闲人,就算轩辕战放水让他们进来,也会被一一清除出去。

    天才堂,闲人免进,这几个挂在门外的字,绝不只是说说而已。

    于是辜雀和赢风分别坐到了左右首座,宁丁和媚君在左右第二座。

    而很快,又一个身影大步走入,身材高大,气势如虹,全身肌肉凸起,把黑色武服鼓鼓撑起。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武者,并没有兵器!

    他走进来,眼神一扫,顿时便看到了赢风,大笑道:“好啊!赢兄,你竟然是首座!”

    赢风也笑道:“王朝?哈哈!两年未见,你风采依旧啊!怎么?要来跟我抢位置?”

    王朝摇头道:“不了!两年前一战,我输你半招,今日抢座,也恐怕难分胜负!”

    他说着话,忽然道:“赢兄既然已来,不妨说说我坐哪里合适?”

    赢风道:“左排第二座宁丁,你可以试试,右排第一座那个人,你也可以试试,但右排第二座那个姑娘,我建议你别去惹。”

    此话一出,王朝顿时噢了一声,朝媚君看去。

    而媚君只是一笑,道:“也未必不可以惹噢!”

    王朝微微眯眼,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媚君一番,却是摇了摇头,道:“我没有把握,便不打扰姑娘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朝辜雀看去,瞳孔顿时透出两道黑光,眯眼道:“那姑娘都没有坐首座,你凭什么坐?”

    辜雀淡淡道:“因为她是我妻子,她不跟我抢,不然我也是打不过她的。”

    在这个大男子主义的世界,人人都习惯了放狠话,而辜雀却说出这种丧气话,顿时令众人瞪大了眼。

    而媚君脸上的笑容却怎么也止不住,不单单是因为辜雀给足了她面子,关键还是在于那“妻子”二字。

    他在这么多英雄面前,说自己是他的妻子。

    妻子......

    媚君忍不住偷偷看了他一眼,抛出两个媚眼,眼眶却莫名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