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雪在辜雀怀里痛哭不已,泪水已然打湿了他的衣襟。

    但他没有说话,他只是在享受这种时刻,虽然哭,但心情总归是舒畅的。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他终于体会到了这种感受,失而复得,让他心中热血沸腾。

    溯雪哭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她颤声道:“你怎么就这么狠心,竟然要用死来刺激我?你知不知道,溯雪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你知不知道你比我的命还重要?”

    她说完话,又趴在辜雀的胸膛哭了起来。

    这种狗血的话辜雀从来不说,甚至听都懒得听,但此刻这些话放在自己身上,却又让人如此感动。

    他轻轻抚摸着溯雪的长发,缓缓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溯雪终于缓了过来,微微把头抬起,看了辜雀一眼,脸一红,眼中雷恒犹在,又不禁低下头去。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是那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辜雀想到了这句话,忍不住把她的脸捧起来,啧啧一叹,轻声道:“溯雪老师今天好美,胭脂都染上了泪呢!”

    溯雪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缓缓倒在他的怀里,忍不住闭上了眼。

    辜雀微微探下头去,在她嘴唇上轻轻一吻,低声道:“唔......有胭脂味......”

    溯雪嘤咛一声,脸又红了起来,微微睁开眼,小声道:“一切都是真的吗?像做梦一样,我好怕再回到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