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秋稳稳落在大地之上,冷漠的脸色又把所有的情绪覆盖,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天眼虎重重松了口气,不禁瘫在地上,喃喃道:“吓死老子了!还以为大姐头不要命了呢!原来把一切都算到了!”

    说到这里,他又连忙站了起来,朝韩秋走去,不禁贱笑道:“大姐头果然英明神勇,算无遗策,非但完美的估算出了天地泉眼元气冲击的时间,还算准了道莲可以进入天地泉眼,老子实在是佩服!”

    韩秋眉头紧皱,心中一阵烦躁,似乎刚才所有的挣扎,又成了自己的智慧。

    智慧这两个字,已不知捆绑了自己多少年了。

    而天眼虎还不断拍着马屁,口水飞溅,越说越夸张,韩秋终于忍不住一脚踢了过去,把天眼虎踹到地上。

    天眼虎一脸懵逼,坐在地上,不禁道:“大姐头,你怎么......”

    说到这里,他立刻闭上了嘴,因为韩秋的眉头皱得很紧,这是发怒的征兆,惹不得了。

    韩秋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不禁朝天看去。

    天空之上,自白光璀璨的神蚕纱,透过朦胧的纱布,可以看到内里那后土激荡。

    韩秋手一挥,神蚕纱顿时一声轻颤,化作两个透明的手套,戴入她的手中。

    而那飘荡的后土,则彻底暴露在了天地之间,忽然散发出一道道璀璨的金光。那一粒粒土壤,像是变成了一粒粒黄金,散发出一种无法形容的神圣气息。

    金芒照过大地,只见这满目疮痍的荒原,忽然开始颤抖起来,土壤不断破开,竟然生出一根根青黄的嫩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