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种族族长苏醒,狂暴的元气令神蚕纱自动复苏,虚空裂开,神君降世,一掌湮灭虚空。

    此时此刻,神君给人的震撼已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即将彻底恢复伤势的修寒,到底有没有死。

    但狂暴的元气已然湮灭了空间,使大坑中央化为一片混沌,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只见那身穿大红长袍的强大身影忽然一闪,便稳稳落在了辜雀等人身前。从近处看来,这人虽然面目不怒自威,但眼神之中,却又流淌着一丝丝温润柔和,仿佛不是一个绝代神君,而是一个桌上好友。

    只要提起大陆各朝君王,有两人不得不提,一是七百多年前东州大地,赢召!此人屠去了大陆最后一条龙,名震天下,百世流芳。

    而另一人,便是眼前这天下著名的贤明大帝——黄嗔。

    他是黄州万年以来最伟大的君王,也是唯一一位在为帝之时,便打破神阶桎梏,成就无上神君的帝王。

    他在位百年,三次抗击火海岩浆入侵,七次踏平内乱,两次抗击魔域生灵,创下黄州最繁荣的和平盛世。

    黄州南部数年滴雨不落,黎庶遭殃,生灵涂炭,他不顾群臣反对,决然求死,燃烧自身生命之力,只为求苍穹降雨,保黎庶繁衍。

    而就在生命燃烧殆尽的时刻,忽然悟通君王之道,打破神阶桎梏,成就神君之位,名震神魔大陆。

    几月之间,上至各朝帝王、圣山之主,下至青楼妓女,贩夫走卒,无一拜首恭声,以表敬仰之意。

    他的事迹流传百年,深得民心,退位当天,黄州十亿百姓披丧恸哭,导致天降黄雨,大地同悲。

    当初冰洛对自己说起这位伟大的君王之时,也不禁朝天拜首,表达自己心中的敬意。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也不敢妄言,只是对着他深深鞠了一躬。

    他对着众人微微一笑,眼神却是朝天眼虎看去,低笑道:“贤侄,过得可好?”

    又是贤侄?天眼虎微微一愣,连忙喊道:“侄儿见过叔叔!”

    他说着话,直接跪在地上扣了三个头,大脑袋磕得砰砰直响,然后就把手伸了出来。

    黄嗔一怔,轻笑道:“怎么?”

    天眼虎大大咧咧道:“既然当了叔叔,老子头也磕了,你总该表示表示吧?不说表示神宝这种高级货,至少也得赐几个袖劵什么的吧!”

    黄嗔不禁仰天大笑,却是没有生气,反而道:“果然啊!白虎圣君说得没错,你小子只要能占便宜,是绝对不会吝啬自己的脸皮的。”

    他说着话,忽然右手一挥,一道黄符已然落在天眼虎怀中,轻笑道:“虚空袖劵,注入元气,默念上面的口诀,可瞬移百里。”

    天眼虎连忙收起,不禁道:“就这一个啊?”

    黄嗔淡笑道:“一个足矣,给得太多,反而不利于你成长......”

    “停!”

    天眼虎顿时打断黄嗔的话,直接摆手道:“道理就不用跟老子讲了,早就听腻了。”

    黄嗔苦笑摇头,不禁朝韩秋看去,然后缓缓点了点头,道:“不朽之后无庸才啊!”

    韩秋淡淡道:“不朽之前无不朽。”

    此话一出,黄嗔却是脸色一变,深深看了韩秋一眼,却是连话也不敢接。

    不朽之前无不朽,这句话的口气实在有些大了!

    通过前面那一句话可以理解,韩秋的意思是,无上不朽的先辈之中极少有不朽,甚至没有不朽,但他们依旧成就了不朽之位。

    所以一个人是否能够强大,是否能走得远,和祖先的身份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靠自己。

    这句话表明了她对祖先的态度和对自己的肯定,那其中蕴含的气势和格局是无法想象的。

    所以黄嗔震惊,甚至不敢接话。

    藐视不朽?他还没有这么狂妄。

    他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道:“混沌无法穿越,请韩姑娘开启破妄之瞳,观察里面的情况。”

    “客气。”

    韩秋点了点头,眼中已是一片蓝光,其中仿佛有星辰律动,银河悬流,朝那大坑中心的混沌看去。

    但她刚抬起头,顿时便闷哼一声,身影直接退后数步,口中不禁溢出一丝鲜血。

    辜雀连忙扶住她,沉声道:“怎么回事?”

    韩秋喘着粗气,脸色有些苍白,还未说话,一个沙哑的声音已然传遍天地。

    “因为天人,是不可窥视的!要不是我实力尚未恢复,需要把全身的力量投放在消除这不朽剑芒身上,她区区轮回之境,已然是一具尸体。”

    此话一出,众人尽皆变色,只见那混沌忽然散开,竟然又重新凝聚出了空间来。紫蓝色之光不在,直径百丈的天地泉眼已然显现在众人眼前。

    而那天地泉眼的光柱之中,赫然便是那道伟岸的百丈躯体!

    他依旧如之前那般,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伤痕,仿佛空间破碎,也不能对他造成一丝伤害。

    他依旧没有睁眼,只是淡淡道:“想不到我修寒即将出世的消息竟然被‘上面’知道了,哼!只可惜只来你一个,恐怕还不够吧!”

    黄嗔微微眯眼,不禁道:“无妨,一个不够就两个,我们是一定要除掉你的!”

    修寒巨喙一张,森然道:“那恐怕要抓紧时间,如果再慢一刻,我修寒便不是你们可以招惹的了!”

    一刻钟!十五分钟!他的意思是他一刻钟之后,便能彻底恢复,然后挣脱天地泉眼?

    众人对视一眼,眼神已然不是凝重可以形容。

    而黄嗔,只是冷冷一笑。

    他没有说话,这一刻已然不需要再说话。

    他只是右手忽然伸出食指,直指苍天,然后猛然一划!

    只见虚空顿时出现了一个大圆,那恐怖的光线像是把虚空割裂,中间那一块的空间竟然瞬间消失不见了!

    露出的,是那无边无际、没有尽头的深邃黑暗,但那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却是传遍了天地。

    黄嗔头顶的紫色发冠已然落下,那飘荡的黑发在空中狂舞,龙袍猎猎,他忽然发出一声大吼。

    声音像是传出了这方天地,只见那黑洞之中,竟然亮起一道道白色光柱,直直朝那天地泉眼周围而去。

    辜雀仔细一看,竟然足足有九道白色的光柱,每一道都粗如房屋,呈圆形投在天地泉眼之上,但却没有任何威力。

    而修寒的脸色却竟然微微一变,惊道:“好大的气魄!为了杀我,竟然不惜出动九位神君,组成九天灭神阵法!”

    他深深吸了口气,咬牙道:“只是,九位神君组成这九天灭神阵法,威力虽大,却无天道。没有天道,又怎么比得上天人?终究还是差了点火候!”

    黄嗔冷冷一笑,忽然道:“谁说这是九天灭神阵法?”

    他说话的同时,忽然身影化作一道血光,刹那间站在了黑洞的中央,一道红光骤然自他体内激射而出,朝修寒而去。

    修寒脸色大变,不禁骇然出声:“十位神君!这是十界诸天阵法!你们、你们竟然花如此代价!”

    黄嗔大声道:“没有办法!你实在太强大了!但是今日,一定要让你彻底魂飞魄散!”

    他说话的同时,忽然一声怒吼:“十界诸天阵法!启!”

    这一声话落,只见那九道白光忽然绕着中间的红色光柱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快到众人已然看不清楚。

    空间在刹那之间崩碎,湮灭成黑洞,辜雀等人已然看不到发生了什么。

    只能感受到大地在颤动,一道道巨缝裂开,那滔滔剑河之中的元气汹涌澎湃。

    由于虚空断裂,那内里狂暴的力量根本无法传出,辜雀众人倒是还比较安全。但那股滔天的威压却让众人不禁身影踉跄,口吐鲜血。

    无法形容这是什么感受,像是天地大厄难降临,像是世界即将毁灭,心中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恐惧。

    辜雀已然拉住了溯雪的手,将她搂在怀里,抬眼一看,只见韩秋脸色苍白,正站在原地,似乎已然呆了。

    奇怪,韩秋怎么会忽然走神。

    他不禁也一把拉住韩秋的手,那冰凉细腻的触感传来,他分明感受到了这只小手轻轻一颤。

    他不敢睁眼,心中忐忑无比。

    前方的天地已然湮灭,黑洞不断蔓延,空间断层阻隔了元气和声音,让人不知道到底结果如何。

    像是过了好久,又像是刚过一刻,一个张狂的声音忽然传遍天地!

    只见一道恐怖的黑光忽然激荡而出,所过之处,黑洞不在,那破碎的空间竟然又生成了!

    于是一切映入眼帘,那里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黄嗔,已然满身是血。

    他不断咳出鲜血,深深一叹,不禁慨然道:“十位神君组成十界诸天阵法,我等,已然尽力。”

    他说着话,身影一闪,已然出现在了辜雀等人跟前,直接道:“跟我走,或者留在这里。”

    辜雀抬眼一看,只见那天地泉眼直通峡谷之巅,其中那道伟岸的身影依旧站在那里。

    他很狼狈,全身都龟裂开来,但却在疯狂大笑,因为他身上那道不朽的剑光,已然消失了!

    辜雀不禁惊道:“他恢复了?”

    黄嗔苦笑道:“他利用了我们的力量,彻底祛除了不朽剑光,半刻钟之后,一定恢复!再不走便来不及了!这个局面,已然不是我们可以解决。”

    走?自己死!不走?都得死!

    辜雀猛一咬牙,刚要说话,一个冷冷的声音已然传来:“我们不走,我们要拿后土。”

    这是韩秋的声音,她的脸上没有表情。

    溯雪也站了出来,如水一般的目光看着辜雀,缓缓道:“我也不走,我宁愿和你一起死在这里。”

    愿意陪我一起死么?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死?

    努力了这么久,难道就是为了一起死?而不是一起活下去?

    想到这里,辜雀忽然悲从中来,忍不住仰天长啸。

    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已然传遍了大地。

    “地难葬,神难灭,渡尽万年轮回劫!我修寒,终于要恢复了!”

    冷冷的声音传遍大地,震得天地都在颤抖,而黄嗔的身影已然不见。

    空气中传来他深深的叹息。

    他知道劝不了这几个年轻人。

    他知道,他们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