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滚血河咆哮,其青光弥漫,一株高达数十丈的道莲从血河之诞生,散发着无与伦的生机。

    那道莲之的莲花如玉,缓缓盛开,无法形容的圣洁气息蔓延在峡谷之。

    辜雀依旧盘坐在石地之,身影一动不动,他双眼紧闭,额头黑纹鼓胀,如心脏一般搏动,诡异的黑气浓郁,连这道莲出世纯洁道韵也无法将其驱散开。

    他已然进入了一个无法用语言表述的状态,眼是一片血海,胸有孽火燃烧,杀戮的意志在滋生,却又被残存的理智所压制。

    魔性与神性不断碰撞,令他全身金光和黑光交织,《神女赋》和《人皇经》两种截然不同的元气互相排斥,全身经脉剧痛无。

    头顶古灯幽幽,昏暗的灯光洒落,又给他无言的慰藉。

    那一株伟岸而圣洁的道莲出世,仿佛整个峡谷的寒冷都不见了,浓浓的生机几乎要把众人淹没,那消耗的元气迅速补充。

    牧魂人站在黑河之,看着高达数十丈的通心道莲,心的激动已无法形容,惊喜道:“万年的死气凝聚,阴阳转换,终于形成了这天地珍!终于啊!”

    他仰天长啸,而溯雪却已然迷离。

    她全身的道韵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忽然澎湃而出,《紫虚道经》自动运转,一道道青光激射,几乎要把她的身体淹没。

    她也不禁盘坐在地,默默感受着这充裕的生机与道韵。

    牧魂人大笑出声,踏着血浪不断前进,终于来到了这道莲之下。他两只大手不断挥动,一道道诡异的黑气直接朝那青色根茎席卷而去。

    血河滔滔,狂风无效,水花四溅却没有任何声音。

    他喘着粗气,口不停说道:“终于出来了,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他说话的同时,手再次挥出一道道黑气,而通心道莲面的青光实在太纯洁,太璀璨,无论他怎么努力,那打出的黑气还未接近,都被道莲驱散的干干净净。

    “果然是道莲!果然是通心道莲!”

    他语气激动无,忽然身影朝飞去,右手紧握的毛笔忽然朝前不断划出,那血红的笔毛血光闪烁,一道道纹路忽然涌向在天空之间。

    天眼虎顿时惊道:“好高明的阵法刻纹,此人对阵法的造诣恐怕难以想象,几笔而下,似乎整个空间都被封住了!”

    “有些东西,是封不住的。”

    溯雪淡淡出声,接着又喃喃念起古怪的咒语,那散布于天地之间的先天道韵不断朝她涌来,淡淡的青光已然把她的身体完全包裹。

    她神色肃穆,白衣铺在地,犹如一个圣洁的仙子,那出尘之姿几乎令人沉醉。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心口发着淡淡的亮光,仿佛能看到皮肉内部的血脉。那青光不断凝聚,竟然缓缓成形,形成一株淡青色的道莲。

    韩秋不禁有些诧异道:“溯雪老师对道法的研究已经到了如此境界?道心生道莲,天地与我无间,这是最纯粹的自然之道!”

    溯雪没有说话,像是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整个人都在发光。

    而血河之,那牧魂人像是终于完成了自己的阵法,收起毛笔,那天空已然结出一副复杂的阵图,开始缓缓朝道莲倾轧而去。

    他猛喘粗气,整个人身的黑气都在澎湃,不禁激动道:“快!快啊!收服它!收服它!”

    声音传遍天地,那血光阵图纵横天地,把空间死死锁住,然后朝道莲盖去。

    而那高达数十丈通心道莲晶莹剔透,不断散发着青白之光,一股股圣洁的生机抵御着血光阵图的倾轧。

    牧魂人看到这一幕,不禁显得有些急躁,忽然左手的灯笼朝前一举,像是一道闸门打开,那无数的灵魂之光顿时从灯笼疯狂飞出。

    他沙哑的声音大声道:“千万卑微的灵魂,加持阵图,定要取下这通心道莲!”

    无数的灵魂之光飞出,密密麻麻犹如星辰,已然挤满了整个峡谷,那灵魂之力聚在一起,形成一股如山的力量加持,血光阵图顿时光芒大作,猛然把通心道莲静静捆住。

    “小!小!”

    牧魂人大喊出声,激动无语言表,那通心道莲受到血光阵图的压制,发出浓郁的青光,然后竟然真的在变小。

    一直缩小,最终化作成一株一人多高的圣洁道莲,那洁白的荷花摇曳,洒落万千光辉。

    牧魂人大笑出声,右手顿时伸出,戴着浓郁的黑气,朝那道莲一伸。

    掌心像是忽然多出一个黑洞出来,那恐怖的黑光照出,像是有一股无穷的吸力,道莲顿时朝这边飞来。

    韩秋眉头一皱,犹豫片刻,忽然右手一挥,神蚕纱顿时破体而出,化作一道白幕,朝牧魂人而去。

    牧魂人大吼一声,像是极为愤怒,右手血笔一划,一道恐怖的血光顿时把神蚕纱打飞出去。

    他厉声道:“谁也不能跟我抢!我等了万年!一切都是为了这朵花!”

    韩秋冷冷一哼,收回神蚕纱。

    而在此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传遍大地:“魔心种道莲,可建神魔道,此莲,我要了!”

    沉闷的声音传遍峡谷,激起河水滔滔,一个伟岸的身影忽然从黑暗之闪出,刹那间跨越数百丈虚空,大手凝成一个掌印,一把朝道莲抓去。

    “你找死!”

    牧魂人大怒一声,血笔连连划动,一道道惊天血光斩出,顿时把这巨大的手印斩碎。那恐怖的元气余波朝四周滚荡,血浪滔天,而那株道莲,却也飞天际。

    余波之,迈出一道高达的黑影,满头血发,身*,全身布满密密麻麻的魔纹,竟然是那提前逃下万里大峡谷的魔神流川子!

    天眼虎不禁大声道:“完了!这魔神怎么也在这里!”

    流川子眼血光滔天,完全没有一丝人类的情绪,他长发血红,冷冷一哼,右手忽然伸出,朝那天空之的通心道莲豁然抓去。

    牧魂人全身黑气澎湃,不禁厉吼道:“那是我的!我栽培出来的!谁也不能抢!”

    他情绪激动无,直接飞身而起,那千万灵魂随着他的身影,铺天盖地朝流川子涌去。与此同时,手的血笔不断划出道道血光。

    流川子长发乱舞,全身魔纹扭曲,不禁寒声道:“一群卑微的灵魂,算再多,也成不了气候!”

    他粗暴无,一拳直接朝前砸出,一道恐怖的黑气犹如惊鸿一般激射,非但砸碎这一道道血光,还把这千万灵魂打得飞灰烟灭小半。

    魔神之力实在恐怖,只见那空间一阵激荡,不断扭曲,却始终不碎。

    牧魂人连忙收起剩下的灵魂,单持一只血笔,与魔神流川子激战与虚空之。

    而此刻,溯雪终于睁开了双眼。

    她瞳孔之散发着淡淡的清辉,一股股道韵与她的身体勾连,心口那株异的道莲摇摇坠坠,像是与天空之的道莲互相呼应一般。

    她缓缓站起身来,白衣如雪,朝着天空一望,轻声道:“我心种道莲,原来我真的是你的有缘人。”

    声音很小,却像是传遍了整个天地,峡谷轰隆不绝。那天空之的通心道莲发出一声轻颤,摇曳出浓浓的道韵,竟然直接朝溯雪飞来。

    而那魔神流川子和牧魂人则是脸色惊变,同时收手,朝道莲抓去。

    韩秋面无表情,忽然一步跨出,一道璀璨的白纱顿时冲天而起,把两人的身影隔断。

    两人瞬间打飞神蚕纱,但速度却完全来不及了,通心道莲极速而下,在接近溯雪的瞬间,不断缩小,最后只有手掌般大小了。

    它悬在溯雪身前,身影不断摇晃,散发的道韵与溯雪的先天道韵不断交织,不断融合,然后瞬间化作一缕青光,钻入溯雪的心口。

    溯雪身影顿时一震,不禁张开双手,发出一声舒爽的呻 吟,全身的道韵不断暴涨,竟然变得愈发纯粹。

    她的心口,那一株元气道莲顿时散开出一朵洁白的荷花,那天地间的道韵不断涌来,在她身边不断盘旋。

    魔神流川子看到这一幕,不禁发出一声怒吼,竟然轰然一拳朝溯雪打来。

    那恐怖的一拳搅起风云变幻,空间一阵波动,不断扭曲,惊鸿的元气让韩秋等人脸色剧变。

    而在此时,牧魂人忽然一笔而出,朝前猛然一划,只见一道血光像是割破了天地,整个时空都慢了下来。

    他几笔而出,把这一掌击碎,厉声道:“你疯了!这样会毁了道莲的!”

    他手的血笔不断划出,忽然整个峡谷都开始颤抖了起来,四面八方竟然都冒出一道又一道的血光,形成一个个神秘的符印,忽然冲天而起,把方圆千丈的天地都给封锁了起来。

    天眼虎不禁变色道:“遭了!时空阵法!”

    他说着话,双手顿时掏出一根墨线来,猛然拉紧,刚要动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然动不了了。

    那无穷无尽的血光照亮了整个峡谷,血光之的时空已被冻结,一切的一切都戛然而止。

    牧魂人仰天大笑:“我在这里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准备一些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