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空之蝶吞噬空间和元气,疯狂涨大,朝吕腾云而去。吕腾云背对空间断层,身前是那恐怖的噬空之蝶,已然退不可退。

    他豁然抬头,看向辜雀等人,忽然狰狞大笑道:“不要以为我杀不了你们!不要觉得我没有办法!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你们陪葬!”

    天眼虎惊道:“不好,这厮要干什么!”

    话音刚落,只见吕腾云全身忽然涌出一股澎湃到极致的元力,丹田发出璀璨的白光,一股恐怖的威压顿时席卷而出。

    “他要自爆!”

    辜雀一把拉起溯雪,连连后退,只见吕腾云死死盯着自己两人,全身元气不断燃烧,一股股力量澎湃,达到一个质点,然后**龟裂,瞬间爆炸开来。

    轮回之境自爆的力量似乎难以形容,只觉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爆开,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元气像是瀚海巨浪,一路摧枯拉朽,朝四周激荡开来!

    而那一群噬空之蝶非但没有恐惧,反而兴奋的扑上去,一个个发光的身体把所有的元气挡住,然后不断嘶叫。

    这恐怖的元气,竟然在顷刻之间,被它们吞噬得干干净净。

    于是下一刻,一个个噬空之蝶忽然发出痛苦的嘶鸣,那发光的身体消化元气,再次膨胀,两只翅膀中间的虫体已然和人体一般大小。

    那双翼展开,足有一丈之宽,轻轻挥动之间,那空间顿时如镜面一般破碎。

    天眼虎骇然道:“太恐怖了!这种生物简直不该存活于世,仅仅挥动翅膀,便可以破碎空间!”

    而它们在彻底消化了那股惊天元气之后,一个个蝴蝶忽然朝辜雀看来,那眼中的贪婪毫不掩饰。

    辜雀这才明白吕腾云的话,他要杀自己两人,根本不是靠自爆,而是靠喂养噬空之蝶!

    方才噬空之蝶的速度已然快若光影,若是现在振翅,就算辜雀会御空飞行,也是完全跑不掉的。

    时间紧急,他脑中灵光一闪,忽然大吼道:“韩秋!”

    韩秋看到他的嘴型,像是明白了辜雀的想法,嘴角微微翘起,忽然身影一闪,一掌拍在铜棺之上。

    一声闷响发出,铜棺受到掌力,顿时如剑一般朝辜雀激射而来。噬空之蝶看到铜棺,不断扇动翅膀,连忙避让。

    铜棺穿过重重破碎的空间,辜雀一把接住,猛然掀开棺盖,扛起溯雪就往里一扔。

    而那噬空之蝶似乎也知道了辜雀两人的用意,顿时朝他们扑来。

    溯雪急忙道:“快进来!来不及了!”

    “是啊!来不及了!”

    辜雀对着她一笑,然后猛然盖上棺盖,大吼一声,一掌轰然拍在铜棺之上。铜棺受力发出声响,然后再次穿过重重空间,被韩秋一把接住。

    韩秋掀开棺盖,溯雪连忙跳了出来,朝辜雀那边一看,顿时吓得脸色苍白。

    只见那数百只噬空之蝶散发着五彩的光芒,把辜雀重重围了起来,然后全部朝他冲去。

    “辜雀!”

    溯雪目眦欲裂,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身影顿时朝下倒去。

    韩秋面无表情,只是死死咬着牙腮,一把扶住溯雪。

    而溯雪,已然是流泪满面,看着那只只噬空之蝶的背影,不禁大哭道:“都是我害了你!呜呜...辜雀......”

    韩秋双拳紧握,捏的骨节啪啪作响,全身绷得紧紧的,死死看着辜雀那边,胸口不断起伏。

    而那蝶群之中的辜雀双眼紧闭良久,忽然觉得有些不对,缓缓睁开双眼,只见那一只只比人还大的噬空之蝶竟然把自己包围了起来,像是不断嗅着什么,却是迟迟没有下口。

    虫体狰狞,大嘴不断张着,把空间咬得支离破碎,这一幕实在恐怖。

    但辜雀却是笑了出来,眼神上瞟,看着自己额头黑纹散发的黑气,不禁咧嘴道:“来嘛!来吃我嘛!哈哈哈哈!老子身为厄运之子,毒不死你们这群畜生的!”

    他高兴得几乎要跳了起来,一直饱受厄运折磨,却没想到因为厄运,这群连空间都要吃的货不敢吃自己。

    辜雀大笑出声,藐视周围,不屑道:“你们能力这么变态,想必老天爷对你们也是很不能容忍的吧?来来来!吃了老子,老天爷自然就知道峡谷下面还有你们这群货色幸存,那时候滔天雷劫降临,当然是奈何不了你们啦!”

    辜雀嚣张无比,缓缓道:“你们今天也算是饱餐了吧?老子这点元气都不够你们分的,滚滚滚!各自忙各自的吧!”

    周围噬空之蝶不停飞舞,围着辜雀绕了好几圈,终于像是心有不甘地发出嘶吼,然后一个个便朝另一个方向飞走了。

    而辜雀,则是吞了吞口水,朝下一看,只见自己的腿不断颤抖,几乎都要站不住了!

    妈的!真的好恐怖啊!哇!

    而另一边,溯雪眼泪直流,脸上却是又喜又悲,一时之间情绪复杂至极,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轻轻叹了一声:“辜雀......”

    而韩秋绷紧的身体也缓缓放松了下来,右手也缓缓伸开,然后脸上一肃,朝前望去。

    只见前方的空间早已被噬空之蝶弄的破碎不堪,她双眼微眯,忽然一掌猛然拍在铜棺之上。

    那铜棺受力飞出,准准地朝辜雀而来。

    辜雀一把接下,微退数步,打开棺盖,看着冰洛苍白的脸,轻声道:“今天打扰到你了,但我知道你不会怪我,你对我从来温柔宽容。”

    他右手成掌,猛然朝铜棺一拍,铜棺朝前飞出的同时,辜雀身影猛然一纵,缩进铜棺之中,盖上棺盖。

    而铜棺余力未尽,直直穿越过重重空间,被韩秋一把接下。

    辜雀从里面跳了出来,收起铜棺还未说话,眼前白光一闪,一道柔软的身躯已然重重撞在了自己怀中。

    是溯雪,她的身影很纤细,却又很丰满,身上有些冰凉,正微微颤抖着。

    辜雀缓缓道:“没事了,都过去了。”

    溯雪幽幽一叹,抬起头来看着辜雀,忽然轻声道:“你要是有事,溯雪又去哪里?”

    辜雀微微一愣,忽然心头一软,原来不知何时,自己已然这么有存在感了。

    自己对很多人也很重要了。

    他拉起溯雪的手,笑道:“那就不死,永远一起。”

    他看了周围几人一圈,忽然豪气干云道:“走!深入峡谷!”

    殷子休和韩秋对视一眼,表情却没有那么轻声,这才走了多久,已经遇到这么多困难了,再往下,谁知道有多少东西等着自己。

    辜雀等人不断朝下,速度不可谓不快,但随着越往下,空间断层越多,也慢慢缓了下来。

    异兽奇多,甚至有很多根本没有见过的奇特物种,还好几人极为谨慎,锁住自身气息,才勉强糊弄过关。

    路也是实在不好走,兜兜转转,又要避开各种异兽,破碎扭曲的空间也不停为众人创造麻烦。

    这一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粗略估计已有四天,下面的寒气已经极重,或许是由于空气水汽极少,四面岩壁依旧无冰,只是寒冷刺骨,要不是元气护体,恐怕顷刻之间便会冻成冰雕。

    天眼虎吐出一口痰,刚出口便被冻成一粒冰块,他不禁重重叹道:“这他妈也太冷了吧!我们的元气一直被消耗又无法补充,早晚出事儿啊!”

    辜雀沉声道:“我元气消耗很多,目前只剩下三成了。”

    韩秋道:“我也三成。”

    殷子休眉头紧皱,不禁道:“我虽然还有六成,但不重要,若是没有高手,再往下恐怕就真的危险了。”

    溯雪道:“要不我召唤先天道韵,为你们补充元气?”

    辜雀摇头道:“不可,若是先天道韵滚滚,必然引来强大生物,到时候就危险了。”

    于是几人沿着石壁继续往下,又走了足足几个时辰,往下一看,只见下方岩壁忽然朝外凸起,形成一块宽达十丈的平地。

    众人稳稳落在平地之上,天眼虎惊呼出声:“那是什么!”

    辜雀等人顺着天眼虎的目光朝前望去,也是呼吸一滞,身体猛然一震。

    只见前方空中,竟然悬挂着一条没有边际的河流,河水静静流淌,泛起微微波澜,像是上天创造的奇迹。

    悬空之河?滴水不落?

    这里空间虽然奇特,但依旧有重力,这河流怎么可能悬挂在空中而不下落?

    这样的现象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河水本身就有问题!

    溯雪看着这静静的河流,不禁慨然叹道:“地州以南有峡谷,无上不朽神祇一剑所出,裂地万里,深邃而不知齐底。中有河流悬挂,滔滔无声,弱而不渡,飞鸟难过,鸿毛难浮。”

    “什么意思?”辜雀不禁问道。

    溯雪微微一笑,缓缓道:“这是玉虚宫中古籍所记载,这万里大峡谷之中确实有一条悬空之河。”

    辜雀等人对视一眼,眉头一皱,朝前望去,只见河水宁静,黑而深邃,根本看不到内部。虽然静静流淌,万物无声,众人心头却有些发毛。

    因为不正常,太不正常了,首先是悬空而不落,其次是寒冷而不结冰,水波荡漾,却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切像是虚幻的,而又是那么的真实。

    黑水涌动,其中像是蕴含着一股股莫名的力量,每一滴水都像是一颗黑宝石,晶莹剔透,犹若珍宝。

    辜雀知道,这一条悬空之河,恐怕是众人必须要面对的挑战。

    只是这河水到底有何深妙之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