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片金黄的麦地。. .

    在明媚的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金泽。

    微风吹过,麦苗如浪,带着那即将丰收的喜悦,带着那五谷粗粮的芬芳。

    有鸟儿起落在麦间,扑腾之间叼起一只麦芽,发出清脆悦耳的歌唱。

    浩原苍莽,青年汉子挥着锄头,戴着草帽,时而一眼望向金黄的麦地,擦了擦汗,露出满口白牙。

    嬉戏声传来,孩童在田间追逐,一个不慎摔在麦浪之中,反而咯咯笑了起来。

    阳光之下,那纯净的笑容像是初开的昙花,让人心旷神怡。

    田边有小河,清澈可见石,河中有白鱼,空游无所依。有狩猎的翠鸟伺机而动,一头扎进水中,叼起一只白鱼,如剑一般飞走。

    好像有人在唱歌,是那远处青山之上的放牛孩童,歌声清澈而缥缈。孩童旁边是巨石,巨石之上也有孩童,正把竹箫架在嘴边,轻轻吹着。

    天空忽然响起一声尖锐的鸣叫,只见一只苍鹰俯冲而下,利爪抓住一只田鼠扶摇而起。

    千里平原,麦浪滚荡,阳光明媚,万物勃发,一切都是那么充满生机。

    一个粗犷的声音忽然传来:

    “嗨唉!对面的小妞哎!你看过来!”

    “嗷呜!这里有俊才哎!你爱不爱!”

    “咿呀!俊才他不坏哎!你别说拜!”

    “嘿嘿!老子要*哎!你快......哎呀!干你娘!老子歌还没唱完呢!你打我干啥!”

    天眼虎带着一个大草帽,吊着一根大烟枪,像个荒野嫖客似的指着辜雀鼻子就骂。

    辜雀拍了拍身下的马,不爽道:“你他妈这是唱歌?你这是发骚吧!”

    “要你管!你......”

    天眼虎说到这里,忽然又笑了起来,吐出一口烟圈,缓缓道:“嘿!老子不跟你一般见识,你不就是嫉妒么?糟老头嫉妒青年俊才,我理解!”

    辜雀看了一眼自己满头的白发,不禁一脚再次朝天眼虎屁股踹去,差点把他踹下马去,轻笑道:“老子这叫沧桑,你懂个屁!”

    天眼虎拍了拍自己肥硕的屁股,也不生气,只是仰着大脑袋,大笑道:“沧桑?老子呸!我敢保证,就算是你最亲近的人看到你,也绝对认不出来!大哥,你的皱纹已经把眉心的黑纹都遮住了,还装什么呀?恐怕现在老得都硬不起来了吧?”

    辜雀气得七窍生烟,但偏偏还说不过,连忙驾马飞逃。

    天眼虎大笑道:“跟老子比赛马?你小子恐怕不是对手!”

    他说着话,顿时一声大吼,骑着马追了上去。

    这是玄州楚都一战之后的第化的感觉,但事实确实是如此。

    在离开楚都千里之后,辜雀和天眼虎便离开了虎晖卫,两人加快速度,终于在三个月内赶到了这里。

    虽然已经没几天好活了,但由于一路上实在过得潇洒,过得轻松,让辜雀的心情实在很好。

    走进城中,可以见到来来往往无数的商旅,一个个锦衣貂裘,身旁巨汉护卫,显然都是有钱的主。

    街道很宽,也很乱,两侧都是卖着各种兽皮、兵器的小摊,这些烂货辜雀当然是看不上的。

    这座城市不大,也并不小,不小是因为源源不断有人来,不大是因为万里大峡谷里的怪兽老是出来搞事情,动不动就要攻城,根本发展不起来。

    街上都是刀口舔血的好汉冒险者,还有一些商贩,当然便带动了青楼妓院的发展。在这个随时可能被人干掉的地方,个个都活得很紧张,显然*的发泄是很有必要的。

    没什么法律,妓女直接当街拉人,穿着皮质的内衣,胸前鼓胀,简直是别有一番风味。

    似乎天眼虎特别喜欢这种另类的感觉,一路流着口水,差点没把眼睛瞪出来。

    他终于停下了,回头死死盯着辜雀,咬牙道:“小子!大丈夫一言九鼎,该兑现你的诺言了!”

    辜雀一愣,不禁道:“什么诺言?”

    天眼虎眼睛都快红了,喘着粗气,兴奋道:“当然是女人!你欠老子好几十个呐!今天该还了!”

    辜雀顿时冷笑出声:“别扯了!你距离化形还早呢!要么自己用爪子解决,要么去找两条母狗看人家愿意不愿意。”

    天眼虎气得七窍生烟,大怒道:“干!母狗你看得上吗?反正老子看不上!你还不还?你不还老子今天就不走了!”

    他说着话,顿时跳下马来,坐在大街上生着闷气。

    辜雀一阵头大,不禁道:“我说大哥,你不能化形,谁这么重口愿意和你搞啊?”

    天眼虎嘿嘿一笑,眯眼道:“虽然不能化形,但老子有宝贝,吃颗化形丹,至少能保持一个时辰!”

    辜雀顿时瞪大了眼,看着天眼虎得意的样子,不禁哑然道:“真、真的?”

    “当然是真的!走走走!先化形再说!老子今天就让你好好见识见识!”

    他把辜雀拉下马来,找了个没人的小巷,掏出一颗白白的丹药,一把塞进口中,全身顿时冒出了白光。

    辜雀淡淡道:“你别勉强啊!不行就算了!”

    “别废话!”

    天眼虎艰难出口,只听全身骨节啪啪作响,白光不断闪烁,竟然在顷刻之间,真的化成了人形。

    辜雀吞了吞口水,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大约十三四岁的小孩,瞪眼道:“这、这真的是你?”

    辜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眼前这个小孩肥胖无比,满身白肉,手脚粗短肚子大,显得无比滑稽。更重要的是......两个小肩膀之上,顶着一个硕大的虎头,感觉几乎要把他身体压垮。

    虎头奇大无比,宽度几乎超过了肩膀,要多怪异有怪异,走出去恐怕会被人当做妖怪活活打死。

    辜雀喃喃道:“你觉得以你的外貌,得给多少钱别人才愿意?”

    天眼虎顿时不爽了,大叫道:“小子别废话,老子这是壮硕,快给件衣服,妈的!为啥化成人形之后反而变得羞耻了,真是不明白。”

    辜雀把衣服扔给了他,不禁道:“你这头怎么办?”

    天眼虎挠了挠头,又用力打了几巴掌,无奈道:“就是这么大,我有什么办法?只能弄个障眼法了......”

    他说着话,肥手挥了几下,辜雀收起元气,用正常人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天眼虎的头赫然变成了一个胖脑袋。那狰狞的面孔,那大嘴,那大鼻头,那鼓胀的眼睛......还真是没法形容有多丑啊!

    辜雀都快哭了,不禁道:“你真的要去?”

    “老子一定要见识见识女人的滋味!我那蠢爹以前天天跟我吹多爽多爽,我得试试!”

    天眼虎咬牙说完,忽然又大笑了起来,粗短的胖手一挥,大声道:“走!嫖娼!”

    听到这句话,辜雀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只觉生平的脸面都给丢尽了,连忙转头就跑。

    “站住!”

    天眼虎连忙跟上,别看这厮又肥又短,跑起来倒是丝毫不慢。于是经过了一翻挣扎,辜雀终究还是妥协了。

    两个人就这么走到了妓院门口......

    而姑娘们不断喊着街上的行人,像是把这两人当空气一般,连招呼都没打一个。

    天眼虎皱眉道:“这明显是缺生意的样子呀!怎么他妈的都不理我们?”

    他有点不爽,大吼道:“客人来了,为啥不出来迎接!”

    话音传遍大街,所有人的瞩目了过来,于是发出惊天大笑......

    一个姑娘看到两人,愣道:“老爷爷,小朋友,你们是来?”

    天眼虎大声道:“嫖娼!”

    仔细一看,只见这小孩长得又肥又矮,看起来也不大,盯着一个肥脑袋,看起来极为滑稽。

    而他身旁的老头儿,白发苍苍,满脸沟壑,身材佝偻,半只脚都踏进棺材的模样......

    这真的算是生意吗?

    辜雀老脸一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连忙扔出一钉大金子,咬牙道:“老子有的是钱,生意做不做给句话!”

    钱能通神,姑娘们忍着恶心,连忙把两人请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