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光柱激射,凝成一道薄薄的屏障,虽然看起来很弱,但散发的元气却是惊天动地。

    八道身影拔地而起,穿破光罩,就这么大步走来。

    一股股强大的气势自他们体内发出,盘旋在天地之间,直令风云变幻,天地失色。

    他们似乎每走一步,都发出一声惊天巨响,空气中的压力便重上一分,那股扑面而来的狂暴之气,顿时卷起满地尘埃。

    二皇子大笑道:“此阵花了我足足一天的时间,由八十一根光柱构成,只能进,不能出,除非你跨越了生死之境,否则绝对打不破!”

    萧骨脸色极为阴沉,和辜雀对视了一眼,不禁道:“逃不了,只有杀!只要先杀了楚辞,一切便迎刃而解。”

    “唯有如此了。”辜雀苦笑道:“看了论智商,我还是比不过孙姬的,这妞把老子的想法全猜中了,妈的!”

    媚君眯眼道:“不该放出风声去,引起怀疑了,只是我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肯定我们回来。”

    萧白大笑道:“今日总算可以灭掉萧家最后一个人了,真是大快人心啊!”

    楚辞笑道:“好,萧骨就让你来杀!”

    萧白顿时惶恐,不禁抱拳道:“多谢,多谢二皇子了却我的心愿!”

    孙姬冷冷道:“迟则生变,唯有立刻全部把他们杀死,我才能安心。”

    楚辞点了点头,手一挥,大声道:“杀!”

    这一个杀字喊出,八道高手顿时齐喝一声,涌出滔天元气,直接朝七人杀来!

    王顶天大喝一声,提起巨剑,身影顿时拔地而起!他大怒道:“为虎作伥,枉为修者,我王顶天,今日便取你们性命!”

    他说着话,全身顿时涌出一股澎湃的力量,手中巨剑朝天一荡,一道恐怖的剑影长达十丈,顿时横斩而出!

    只听空气呜呜作响,强大的气势引起不停的爆炸之声,大地顿时龟裂一片。

    环形的剑芒犹如残月,刹那间横亘广场,八大高手之中的六位寂灭连忙惊逃。而剩下的两位生死之境的强者,立刻右手伸出,打出一道澎湃的元气,把这惊天一剑挡住。

    残余的元气朝四周激射开去,一时之间,那片花海顿时纷纷炸裂开来,无数花瓣碎裂,漫天飞舞。

    阳光明媚,狂风呼啸,残花乱舞,美景之下,却是一片肃杀。

    萧骨沉声道:“两位兄弟,拜托一人挡住一位寂灭!”

    被他请来的两位草野高手顿时点头,互看一眼,身影拔地而起,元气激纵,迎上一位寂灭高手便杀了起来。

    此生死时刻,也不是比试武功,两人直接拿出最强杀招,招招致命,不断拼杀。

    一时之间元气纵横,媚君深深看了辜雀一眼,给出了一个小心的眼神,便拔地而起,替王顶天解围去了。

    四大生死境高手激战于虚空之中,狂暴的全气不断激射,根本无人敢靠近。

    而剩下辜雀、萧骨、殷子休三人,却要面对四位寂灭强者。萧骨作为寂灭巅峰,要独战二人并不吃力......只是萧白和楚辞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出手,给人以无限的压力。

    一时之间,场中打翻了天,大地龟裂,无数乱石激射,烟尘漫天,若是有凡人卷入,恐怕顷刻之间便会被恐怖的元气绞得粉碎。

    天眼虎在东宫之外,看着眼前八十一道光柱直冲天霄,眉头紧皱,不禁喃喃道:“九九归元阵法,挺高级的呀!要解开恐怕需要时间。”

    说着话,他拿出一根墨线,双爪骤然一拉,把墨线绷紧,一道道黑纹顿时激射而出。

    而就在此时,忽然好几道伟岸的身影从皇宫之中拔地而起,散发出无与伦比的气势,差点没把天眼虎吓倒在地。

    他抬眼一看,只见这数道身影脚踩虚空,笔直而立,正淡淡地看着东宫之中的激战,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而此刻,乌江王府,楚雄也是站在虚空之巅,远远望着东宫之中的激战,眼中像是有星辰闪烁。

    他眯眼道:“这一战,谁胜,谁便是将来的玄州之主!呵!想不到老大也有这个魄力了,竟同意萧骨杀人了。”

    孙姬看着场中的激战,不禁沉声道:“二皇子,夜长梦多,迟则生变,请下场杀人!不死,我心不安。”

    “好!”

    楚辞低吼一声,和萧白对视一眼,顿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直直朝楼下杀来。

    萧白眼中杀意毕露,根本没有犹豫,直接朝萧骨冲去。

    杀尽萧家之人,为母亲报仇,这是他最大的宏愿!

    辜雀一刀劈开眼前之人,忽然暴喝一声,身影直接拔地而起,全身金黑之芒闪烁,一刀顿时朝萧白两人横斩而去!

    刀生两面,一阴一阳,上天下地,恐怖的气势不断蔓延,仿佛一时之间,有世界生成。

    刀芒惊天,骤然碾压而去,空气呜呜异啸,大地烟尘不断席卷,一块块石板不断崩裂。

    萧白冷冷一笑,不禁道:“雕虫小计,刀法虽好,却实在太弱!”

    他说着话,直接拔出腰间长剑,右手一震,长剑一颤,就这么直刺而出!

    元气翻涌,似乎这剑芒有一股吸力,把四周空气都吸了过来,然后刹那间爆炸开去。

    于是辜雀的刀芒瞬间被淹没,狂暴的元气朝四周漫射,甚至把辜雀都包裹了起来。

    萧白眯眼道:“废物!一招都接不住!”

    他说着话,正要朝下落去,忽然脸色一变,只见白光散去,一道伟岸的身影依旧立于原地,背脊笔直如剑!

    他周围的大地已然碎裂,坚硬的石块烂成一片,却只有他还稳稳的站在原地!

    因为他的头顶亮着一盏灯!

    一盏古朴沧桑的幽幽青灯!

    青铜的灯座刻着繁复的符文,灯线漆黑纤细,似乎还在不断摆动,像是活物一般。那幽幽火焰明灭不定,只是微微照亮四方,却像是隔绝元气一般,竟把他完全保护了起来。

    辜雀看着他惊愕的表情,忽然咧嘴一笑,身影顿时一闪,却是直朝二皇子楚辞而去!

    只要杀了他,一切争斗便没了意义!

    他左手持古灯,右手持泣血,全身气势翻涌,元气澎湃,一刀再次斩出!

    一道恐怖的刀芒化作黑金二气,刹那间撕裂虚空,二皇子脸色不变,抽出一把长剑正要杀来,却被萧白拦住。

    他沉声道:“此人手中之灯有古怪,由我来对付吧!”

    他说着话,也不待楚辞回应,直接朝辜雀而去。

    而此刻,萧骨已在生死之间!三大寂灭高手围杀他,元气不断纵横,锁住他所有去路,令他不得不拼死硬挡。

    他失去一臂,实力已不在巅峰,此刻苦战三人,却是节节后退。

    而二皇子杀到,更是让他难以招架,几乎在瞬间便被一掌打在胸口,喷出一口鲜血!

    辜雀提着古灯和萧白周旋,却也捉襟见肘,这样下去,早晚都得死!

    他不禁大吼道:“媚君!”

    媚君右手不断挥出一道道魔气,黑光不断蔓延,把眼前的生死境高手打的节节后退,然后咬牙道:“此时不现身,更待何时?”

    话音一落,忽然一声长啸传出,天空忽然跃出一个黑影,散发着澎湃的黑光,一步便跨入场中。

    他像是呆了很久一般,把形势全部看在眼里,直接右手五指一张,指节透出五道黑光,刷地一声朝楚辞而去!

    恐怖的黑光犹如剑芒,散发着那凌厉的锋芒,似乎整片天地都寒了下来。

    楚辞脸色惊变,不断退后,长剑斩落黑光,抬眼一看,只见一个笔直的身影站在萧骨身旁,正把三大高手打得节节后退。

    以一敌三,反而占尽上风!

    楚辞不禁惊呼出声:“公孙无!你碧游宫少主,凑这个热闹干嘛!”

    公孙无一袭黑衣,手指不断屈伸,弹出一道道恐怖的剑芒,把三大高手逼得连连后退,脸色苍白。

    他笑道:“我也很不想凑这个热闹,但是媚君的话不得不听呀!不然魔域我还怎么混?”

    “混账!”

    楚辞厉吼一声,顿时朝他杀来,两人元气交错,杀得旗鼓相当。

    而此刻,忽然天空响起一声暴喝,空气涌动之间发出阵阵炸响,一道绝世剑芒划破虚空,轰然斩下!

    大地瞬时龟裂,只见王顶天长发乱舞,全身都透着浩然正气,把生死境的对手一剑斩出十丈开外,口吐鲜血,轰然砸在地上。

    这两人,已然分出了胜负!

    而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又是一声清喝响起,魔气翻腾几乎要把天地覆盖,媚君一掌打在地方胸口,身影飘然而退。

    这人口中吐出如剑一般的鲜血,脸色顿时萎靡了起来。

    孙姬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紧紧咬牙,辜雀等人的强大再一次超出了她的预料。但还好,一切都来得及。

    她缓缓回头,轻声道:“此战结束,你便自由了!”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哈哈哈哈!”

    一声长笑惊破长空,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忽然从阳台跳了出来,身影悬于虚空,发出疯狂的笑声!

    “这笔账,老子终于要还清啦!”

    声如吐雷,惊得众人血气翻涌,只见这人身穿黑衣,脏乱不堪,长发披散,像是一个乞丐。但那一身强绝的气势如波浪一般激荡开来,恐怖的元气不断澎湃,分明就是一个强大到极致的修者!

    辜雀顿时惊呼出声:“轮回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