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帝和天虚子匆匆而来,仅仅说了几句话,便把矛盾化解,然后又匆匆离开。

    或许在这些大人物看来,这些都不是个事儿,若不是感受到了八卦图的气息,恐怕这里打翻天他们都不会过来看一眼。

    但无论如何,正阳子的目的达到了。

    看到事情将要被拆穿,立刻偷换概念,摆出玉虚宫,激将山河老师。然后祭出八卦图,引来两大强者化解矛盾。

    于是他的名声便保住了,骑虎难下,但总算是下来了。

    对场面的把控能力,对意外的冷静程度,对事情发展的预料,这个人都表现得很好。他的智慧,恐怕不会下于轩辕辰,溯雪今后要报仇,恐怕很难。

    而辜雀的目的也达到了,他仅仅是为了保护天眼虎而已,这蠢货不出事,就是万幸。

    只是令他刮目相看的,反而是轩辕轻灵。这个小姑娘平时活泼可爱,经历巨变之后沮丧无比,被自己安慰过后说是要改变,想不到竟然真的有这个气场。

    身穿金色凤袍走出,身旁没有一个随从,但是那气场却做到了。之后面对赢帝和天虚子,也是颇懂礼数,没有失去那份气质,难能可贵啊!

    至于山河老师,谁知道这老头在想什么!他是老江湖了,当然知道正阳子在激将,但他还是出手配合了。而事情的结果恰好也让所有人都满意,这不一定就是巧合,很可能这老头完全把事情都算到了。

    辜雀从来不会小看任何一个强者,因为能修炼到那一步的人,都不会是蠢材,他们心中都有自己的算盘。

    如天牢绝狱之中的冷缺,他当初肯定知道自己与他打赌的目的;如神都学院的变态院长尹老头,他难道看不出唐义勇非自己所杀吗?他当然看得出,否则不会容许溯雪做手脚,否则不会在自己杀了欧阳靖等人之后,还帮助自己跑路。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智慧,辜雀从来不会小看。

    场中寂静无比,已是残阳如血。

    事情该结束了。

    正阳子轻轻叹了口气,这一次终究没能得到这个至关重要的神兽,但他相信还会有机会。自己失去的东西,一定会拿回来!包括这头老虎,包括溯雪。

    他冷冷一笑,大步朝场外走去,经过辜雀身旁,忽然停住。

    以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淡淡道:“镜花水月之术,需要先天道韵方能施展,而具有先天道韵的人,都在玉虚宫,除了......溯雪。”

    辜雀身体顿时绷紧。

    他寒声道:“你来自神都学院对么?溯雪对你说了很多东西吧?呵呵!”

    辜雀冷冷道:“不错,你的那些事我都知道,只要我想,所有人都会知道。”

    正阳子看着周围的学生,缓缓道:“可是,谁信呢?”

    他说着话,大步走了出去,留给众人一个缥缈的背影。

    而辜雀,则是深深一叹,想不到因为自己一句话,终究还是暴露了溯雪的行踪。

    自己短时间之内不会再回神都学院,看来这件事必须要对轩辕轻灵说了,否则溯雪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自己恐怕会抱憾终生。

    “大哥!快别他妈愣着了,老子都要被吊死了!”

    天眼神虎的大叫声打断了辜雀的思考,他大步走过去,祭出泣血几刀斩断绳索,把他放下来,然后狠狠踢了几脚。

    妈的,溯雪要是出了什么事,老子就把你阉了!

    天眼神虎惨叫几声,也知道这件事儿闹得大,瞪了几眼辜雀,也没有说话。

    西方残霞漫天,把大地染成红色,轩辕轻灵的脸色愈发嫣红,轻声道:“看什么看啊!眼睛都不转一下。”

    辜雀笑道:“想不到你这小妮子还有这个气场啊!不错不错!”

    轩辕轻灵顿时眉开眼笑,双眼微眯道:“那是,人家也是上过几次朝的嘛!没有规矩可不行。”

    辜雀轻轻一叹,道:“正阳子和溯雪有怨,一直在找溯雪,今天他已经知道了溯雪的下落,恐怕要对她不利。回到神都,你要多防着点,不要让溯雪吃亏。”

    “唔......知道了。”轩辕轻灵小声道:“也不知道溯雪老师伤好了没......”

    辜雀身体一震,脑中忽然也浮现出了那个白衣飘飘的出尘女子,那飘荡的长发,那雪中纤细的身影,那长街的喋血。

    离开也不久,但却是相隔十余万里。

    说不想念,也会自然想起。

    轩辕轻灵道:“不如,今晚我们出去逛一逛吧!据说赢都的夜景也不错呢!”

    辜雀拍了拍她的头,笑道:“今晚我要修炼。”

    “什么时候修炼的都可以,为什么偏偏要今晚?”

    辜雀脸色一沉,不禁道:“你以前就是这个想法,所以才导致今天这个样子!”

    轩辕轻灵顿时头一缩,伸了伸舌头,连忙道:“那我也修炼。”

    辜雀神色一缓,轻声道:“寻找你的路上,经历了几次变故,铜棺发威,天翻地覆大阵,还有引动苍穹之怒。再加上须弥幻境之中的独特感受,我心中颇有感悟,改天陪你。”

    “知道啦!”轩辕轻灵甜甜一笑。

    辜雀叹了口气,缓步回到寝室,就这么坐了下来。

    四周空旷,墙体厚实,隔音效果极好,坐在屋中相当安静。

    一丝丝空气从小窗之外流进,仿佛发着微末的声音。窗外,残阳已逝,天空仍有余红,整片大地仿佛都要沉睡。

    沉睡,如往事一般沉睡。

    辜雀缓缓闭眼,心头最深处的那份记忆不禁涌将上来,那碧空白云之下的现代建筑,那书声琅琅的青春校园。有作业太多的抱怨,有情窦初开的暧昧,有考试的压力,有朋友的义气......

    太多复杂的感受交织在心头,那些远去的记忆,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怀念吗?是的。

    想回去吗?不知道。

    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历了太多,遇到了太多人,每每想到回去这两个字,这些在意的脸庞都会在眼中浮现。

    辜雀已习惯这个世界,习惯了修炼、仇杀、逃亡与那心中丝丝的希望,习惯之后,当然便是不舍。

    他轻轻一叹,感受着空气的流动,感受着天地元气在这个修者云集的学院之中的荡漾,时而汹涌,时而缓和,沁人心脾,又惊心动魄。

    须弥幻境之中所遇到的一切,对他并非没有影响。

    这三年多以来,他走得极为艰难,无数次生与死徘徊,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幸运能活下来。

    到了神都以后,更是见到一个个大人物,心底渺小的感觉油然而生。仿佛自己只是这浩瀚世界的沧海一粟,生与死都是极其微小的事,甚至在大人物眼中,自己也无非是个稍微特殊的小蚂蚁罢了。

    这种感觉,才是真正影响一个人进步的阻力,才是真正可以毁去一个人的元凶。

    他忽然站了起来,一把撕开衣衫,露出漆黑的皮肤与那满身的伤疤!

    他的背挺得笔直,如剑!如松!

    长发披散,额头黑纹狰狞,他站在窗边,看向远方。

    远方,高楼重重,灯火辉煌。

    天空,星辰密布,残月如钩。

    已是夜了。

    谁不是渺小的呢?但谁又不是伟大的呢?

    任何东西都是相对的,至少自己在冰洛眼中是重要的,甚至溯雪,甚至轩辕轻灵。

    做自己,一切便皆有可能。

    辜雀缓缓闭眼,体内《神女赋》忽然自动运转,那一道道元气自丹田而起,席卷全身经脉,直冲头顶,接着顺着毛孔骤然激射出来,在天地之间激荡。

    全身元气充盈,有一种力量澎湃的感觉,《人皇经》忽然也自动运转起来,像是不甘落后,迅速占领体内各大经脉,一道道金光激射而出,与那《神女赋》的阴寒之气不断碰撞。

    二者打得不可开交,忽然一股清流涌出,《紫虚道经》运转起来,一股股温和的道韵像是一个劝架的父亲,顿时把两个调皮孩子拉开。

    于是阴阳开始并行,一道道金芒激射,一股股黑光漫天,交相辉映,产生一股奇特的画面。

    辜雀豁然睁开双眼!

    左右瞳孔分别透出两道恐怖的光芒,一黑一金,一阴一阳,在空中像是两道平行的射线,永远不会交汇。

    辜雀轻轻一笑,只觉内心一片空灵,下意识一手挥出,一道淡淡的青光化作道韵涌现而出。

    道韵弥漫,像是一汪清泉,流淌在天地之间,时而舒缓,时而湍急,很快便化作一个透明清澈的大圆,把这两道金黑的射线挡住。

    于是一切都变得那么柔和,那么自然。

    黑光和金芒都在软化,犹如墨水一般,注入清泉之中,开始蔓延起来,不断流淌。

    金色在左,黑色在右,流淌之间,相互碰撞,又相互交织。你追我赶,你退我进,像是两条鱼儿,在互相吞噬着对方的尾巴。

    于是,一条完美的阴阳分割线便显现出来,一个神秘的阴阳太极图悬挂在了空中。

    太极图不断旋转,越来越快,快到肉眼已看不清。

    于是一种奇异的颜色便显现出来,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力量骤然喷发开去,如巨浪一般席卷四周。

    辜雀骤然闭眼,两道神芒消失,阴阳太极图消散。

    四下寂静,万物无声,天地漆黑,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

    他轻声道:“原来我的心不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