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道惊世红芒袭来,天地元气滚滚而动,风云变幻,恐怖的力量席卷四周之时,众人的脸上却没有惊慌。

    因为他们的身前,一个伟岸的身影忽然出现,身穿紫色龙袍,头戴碧玉发冠,全身紫气澎湃,脚踩虚空,澎湃的气势不断朝四周蔓延。

    赢霸稳稳立于天地之间,看到这一道惊天元气袭来,只是冷冷一哼,忽然张开大嘴,发出一声怒喝!

    这一声怒喝犹如苍龙出世,古神咆哮,震得众人血气翻涌,只见一条黑龙顿时自他口中飞出,刹那间变成一条横亘天地的巨龙。

    红芒惊天,如剑一般刺来,只见那黑色巨龙大口一张,竟然直接把那道惊鸿吞下!

    尸皇脸色急变,寒声道:“赢霸!你竟然亲自出手!”

    赢霸冷笑道:“黄口小儿,也配称皇?朕规劝你一句,老实一点,不要尝试挑战巨龙的威严!”

    他说着话,直接挥出一掌,只见一道恐怖的黑洞忽然出现在他的掌心,那黑洞喷发出一道惊天动地的黑光,刹那间便击碎了眼前的空间,一道道细小的裂缝顿时生出。

    “打破虚空!”

    尸皇顿时脸色惊变,连忙停住身影,看着前方远去的一行人,眼中杀意愈发浓烈。

    赢帝及时降临,众人总算逃脱这死亡山脉险恶之地,辜雀也没有想到,只是出来找一下轩辕轻灵而已,竟然会发生这么多事。

    他实在好奇,忍不住问道:“韩秋,如果我没有来,你又怎么拿回不朽之血?莫非你连轩辕轻灵失踪、连我的行踪都完全看到了?”

    韩秋脸色苍白,轻笑道:“哪有那么玄,不过是凑巧罢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运气好,能恰好遇到你。”

    辜雀张大了嘴,什么时候我这个极变小杂鱼也会有这么关键的作用了?还你运气好,是我运气好才对吧?

    想到这里,他也是慨然一叹,若非遇到韩秋,小郡主恐怕是很难救了。

    韩秋看着辜雀,微微叹了口气,脸上第一次露出了迷惘之色,缓缓道:“我终究还是没做好,没能做到完美,否则也不会透支元气,也不会欠下鬼卞人情,中途有很多时间,我偏偏浪费了。”

    嘿!这种话说出来可真够气人的,一个生死境强者,靠着几个帮手,直接闯进了尸族圣地之中,抢到了不朽之血!这种事可以吹一辈子,但韩秋却不满意自己的表现。

    人比人气死人,但她给自己的压力,是不是有些大了?

    辜雀心头有些不爽,忍不住道:“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也不是完美的,就算是你韩家先祖不朽,也同样如此,你何必对自己如此苛刻?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吗?不朽之血,你已经拿到了。”

    韩秋看了辜雀一眼,微微一笑,轻声道:“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会导致无法想象的后果,这一次我运气好,有你在,你还带来了媚君和鬼卞。那下一次你不在呢?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辜雀想不到韩秋也会说出这种话,仔细想想,她表现的确实太出色了,无论是武力,还是智慧,都足以让人敬佩。

    所以,所有人都以为她做到这一切很简单,都认为她无所不能。而事实上,她的内心也有不安,有困惑,有女子该有的迷惘与柔弱。

    辜雀看着她的脸,忽然觉得这一张脸似乎也不那么可怕,也没有想象中那般冷酷,那般不近人情。

    他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也说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没有一个人能把每件事都做到极致。我觉得你应该看淡一点,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韩秋一笑,看着天空白云飘荡,阳光明媚,眼中透出一股柔和之意。

    看到她放松的模样,辜雀心情仿佛也好了起来,好奇道:“那如果我这一次不在呢?你之前是怎么计划的?”

    韩秋微微眯眼,懒洋洋道:“反正有办法就是了,只是冒险很多,但不朽之血,我不得不拿!”

    赢霸一眼望来,缓缓笑道:“韩秋姑娘乃女中豪杰,朕非常佩服,此次尸族元气大伤,恐怕再难有巅峰之势了。”

    韩秋淡淡道:“别光说那些好听的,我立刻便要进玲珑时空塔,炼化不朽之血,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

    媚君和鬼卞对视一眼,心中微微有些惊骇,要知道这可是赢帝啊!一朝之神主,名冠八州的存在,轻轻一动,神魔大陆都要抖三抖的人物,她却敢用这种语气说话。

    赢霸大手一挥,一个小瓶已在手中,大笑道:“玲珑时空塔你随时可入,这一滴龙髓,你也收下!”

    “龙髓!”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顿时一变,天下无龙已久,哪里还会有龙髓这种东西!

    像是知道众人所想,赢霸淡淡道:“这是我东州赢氏一脉先祖偶然获得,保存于玲珑时空塔,距今已七百年矣!”

    辜雀心中一动,这个传说他不是没有听过,七百年前,东州之主赢召于魔兽森林深处屠掉一头魔龙,震惊大陆。

    这也是神魔大陆距今为止,最后一次出现龙的消息,此后至今七百年,再无龙讯。

    但辜雀知道,两个多月后,玄州首都楚都,将有苍龙出世,这是天老寓言!

    以天老的水准,这个消息恐怕不会假,而这,也正是自己夺得极阳龙丹,为冰洛保存血气的唯一机会!

    韩秋轻轻一笑,收下龙髓,缓缓道:“下这么大的血本,不怕亏掉?”

    赢霸深深一笑,道:“第一,朕相信你的能力,第二,我的血本不在于这滴龙髓。”

    “也罢。”韩秋瞳孔透出两道白芒,沉声道:“这一次,我一定帮你扭转乾坤!但是时间!我需要时间!至少半个月!”

    “半个月?”

    赢霸眉头一皱,重重出了口气,神色也变得凝重,缓缓道:“好!半个月我一定坚持!”

    辜雀晃了晃头,这两人说的话高深莫测,不知道是在装逼还是确有其事,反正......听不大懂就是了。

    神蚕纱的速度极快,几百个呼吸,便已稳稳落在赢都皇宫之前。

    这是一座宏伟的宫殿,阁楼重重,大气磅礴,勾檐如剑,横指四方。虽不及神族天宫那般奢华,但那股苍凉古老的气息,却扑面而来。

    更重要的是,皇宫的中央有山,山上有塔,镇域之宝、七大圣器之一——玲珑时空塔。

    这像是一根撑天之柱,给整个赢都都带来无穷的安全感,这是赢都人的骄傲,是他们的信心来源。

    虽然毗邻土海,时刻面临侵袭,虽然尸族在旁,虎视眈眈,但玲珑时空塔在,神都便永远不会陷落。

    众人注视良久,韩秋与赢霸并肩而行,大步走下神蚕纱,黎叔紧随其后。

    韩秋忽然回头,轻声道:“人情还清了,但你很快会再欠下,你总是不安分。”

    辜雀一笑,目送韩秋走入皇宫,没有说话。

    媚君叹了口气,忽然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道:“萍水相逢,也该是离别时刻了。”

    辜雀一惊,连忙道:“你不是说要过段时间再走吗?”

    媚君轻轻一叹,道:“这一次过来,本是要见识一下各学院的天才人物,但是他们令我很失望。不过,跟着你,我却见识了更加惊心动魄的事,也算不枉此行了。”

    辜雀微微一笑,轻声道:“说起来,能救出轻灵,全靠你的帮助,真不知道该如何谢谢你。”

    媚君冷笑道:“一个谢谢就能把我打发了?记着你欠我的人情,以后得还的!”

    辜雀顿时一阵头大,这些大高手、大人物的人情是真的很难还,因为他们都需要人帮的事,肯定不是小事,韩秋的人情便是如此。

    他想到虚空裂开,那苍穹之后的血色瞳孔,心头就是一阵发慌。尸祖,一个古老的神祇,竟然还活着!

    希望以后媚君老实点,不要搞什么大事情出来让自己帮忙啊!辜雀缓缓道:“你们打算去哪儿?”

    媚君轻声道:“玄州。”

    “玄州!”

    辜雀脸色顿时一变,媚君魔域之人,却赶往玄州,莫非她也知道玄州将有苍龙出世?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自己怎么可能在一堆大人物之中抢到龙丹!

    媚君像是没有注意到辜雀阴沉的脸色一般,只是微微一笑,飘然而去,留下的只是淡淡的香气和一道妩媚的背影。

    辜雀忽然心头有些惆怅,人生如云,聚散不定,媚君给自己留下的印象极为深刻,他相信还会见面,或许,就在玄州!

    但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安定下来呢?

    他想到这里,目光不禁朝铜棺看去。

    天眼神虎口水流了一地,喃喃道:“真他妈够劲!这屁股......等等!别动手,我闭嘴!”

    辜雀收回手来,缓缓朝后看去,身后是一道纤细的身影,一直低着头,一声不吭,像是一个多余的人一般。

    但辜雀一直留意着她,未曾忘过,说到底,这件事不怪她,她面对的毕竟是拥有黑玉之体的轮回巅峰尸王。

    轩辕轻灵就这么站在地上,紧紧低着头,像是感受到了辜雀的目光一般,微微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又连忙低下去。

    她未曾如此安静过,也未曾如此低落过。

    或许这一跤,真的把她摔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