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子穿着鹅黄色长裙,梳着两个羊角辫,大眼有神,琼鼻高挺,时而伸出舌头舔下嘴唇,显得极为可爱。

    辜雀正是因为这萝莉看起来懵懵懂懂,极好欺负,才立马选择与之比试......却没想到挑到了一个大彩蛋。

    看着周围学生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辜雀心头就有些不爽,大声道:“慢着!她看起来这么瘦弱,而且又是个女人......”

    话没说完,直接被轩辕默打断:“你堂堂男子汉,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反悔吧?”

    “额...”辜雀顿时一滞,脸色铁青,老子的反悔之意表现的很明显吗?连话都不给机会说完。

    他脸色顿时一正,大声道:“怎么可能!我只是为她着想,万一我伤了她怎么办?”

    “呸!”小丫头顿时脸一黑,轻呸一口,道:“你随时可以出手,本郡主才不把你这小子放在眼里!”

    卧槽!现在的丫头都这么嚣张了吗?辜雀心头一怒,刚要口出狂言教育几句,却又生生止住。

    等等...她说本郡主是什么意思?郡主?

    辜雀连忙道:“本人古缺!你报上名来!”

    “本郡主叫轩辕轻灵,你记好了!”

    “噢...轩辕......”辜雀下意识点了点头,接着脸色猛变,惊道:“轩辕轻灵?你是四方王轩辕旷的女儿!”

    轩辕轻灵秀眉微皱,好像有点不爽这个称谓,道:“我就是我,不是谁的女儿!”

    嘿!果然是叛逆的年龄,区区极变巅峰就开始轻视自己老爹了么?不过轩辕旷这个暴脾气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啊!尤其是这段时间,他的心情恐怕不是很好。

    不过,能教育教育四方王轩辕旷的女儿,也算是报答他狱中想要灭口之情吧!

    想到这里,辜雀冷冷一笑。

    “时间不早了,轻灵,你便和他比试一番吧!”

    罗峰淡淡开口,脸色平静无比。

    辜雀双眼微眯,暗暗把这仇记在心里,这厮一定是在针对自己,毫无疑问。

    轩辕轻灵点了点头,右脚一跺,身影顿时拔地而起,全身金芒闪烁,下一刻便落在了辜雀身前。

    她的手中,已然握着一把细窄的长剑!

    “慢!”辜雀连忙大声道。

    “你怕了?”

    怕?辜雀摇了摇头,心头冷笑,脸上却是没有任何表情。

    他当然没有怕,他只是深深记得自己来此的目的。

    不是为了争一时之长短,而为了进传送阵去赢都!

    他不是没有烦恼的富家子弟,也不是古缺,而是辜雀。他有自己的使命和人生,他要救冰洛。

    无论幽默也罢,逗比也罢,这只是他的相处方式而已。

    他的内心始终是清醒的,他始终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如果能更轻松的解决问题,他不会去冒险。

    辜雀忽然一笑,义正言辞道:“不是怕,我只是在想,毕竟是神都学院的学生,比试之前,互相鞠躬总是要的吧?”

    “那倒也是。”

    轩辕轻灵薄背笔直,愣了一下,双掌抱剑,顿时鞠躬而下,搞得极为正式。

    而就在她弯下腰的一瞬间,辜雀已然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一道乌光已然而出,犹如惊鸿一闪,快倒不可思议。

    众人脸色一变,还未惊呼出声,只听一声尖锐的金属铿响传出,一把长剑已然飞上天空。

    “啊!”

    轩辕轻灵惊呼一声,忽然脖子一凉,整个身体顿时僵住。她眼神下瞟,只见一把短刀已然贴在了自己脖子上。

    刀如弯弓银月,其柄漆黑,犹若浸墨,其刃血红,犹如染血。正散发着令人心惊胆颤的寒光,那一层层寒意,侵袭在身上,仿佛随时要划破自己皮肤。

    “你卑鄙!”轩辕默顿时惊吼出声。

    “偷袭!”

    “太不要脸了!”

    众人立刻反应过来,破口大骂,情绪激动。

    而罗峰和溯雪两位老师也是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骇然,不单单是因为差点伤到轩辕轻灵这个身份高贵的郡主,更重要的是......这位新来的学员,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上一刻还在三丈之外,下一刻,短刀已然斩飞长剑,架在了轩辕轻灵脖子上!

    这速度!恐怕远远不止极变初期吧!快到连自己两人都看不清楚。

    而轩辕轻灵的表情,可就相当丰富了。小脸涨的通红,双眼瞪了老大,张着小嘴想要说话,但又因为太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辜雀满脸是汗,脸上刚才的嬉笑完全不在,取而代之的却是恐怖的狰狞!

    他双眸血红,牙腮紧咬,忽然厉声道:“认输!”

    这一声厉吼传遍广场,甚至连两位老师都不禁一惊,四下顿时安静一片,落针可闻。

    轩辕轻灵身体猛然一颤,张了张嘴,双眼一红,泪水顿时已在眼眶之中打转。

    毕竟是十七八岁的姑娘,毕竟是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郡主,没有烦恼,更没有面临如此境遇,根本承受不住这股压力。

    而四周的学员,包括两位老师也愣住了,看着辜雀满脸汗水如豆,密密麻麻堆积,双眼杀意凛凛,竟是如此狰狞!

    这看似不正经的人,为什么会在突然之间,变化如此之大?

    “认输!”

    辜雀再次厉吼一声,右手短刀泣血,已然发出淡淡乌光,一股杀意席卷而出,回荡在天地之间。

    那恐怖的寒意萦绕在周围,直令在场青年学生心惊,他们都是学生,只有极少部分精通实战,手染鲜血。大多数都是没有杀过人的愣头青,哪里受得住辜雀这从血海之中沉浮而出的杀意。

    “她认输!她认输!”

    溯雪老师终于反应过来,连忙道:“你快住手,收下刀来,伤到郡主就不好解决了!她认输!”

    此话一出,轩辕轻灵顿时身影一颤,两行眼泪溢出眼眶,滚流下来。

    辜雀身影笔直,寒冷的眼神扫过周围,众人纷纷低头不敢对视。

    他叹了口气,轻退几步,把长刀收入黑白双环之中,心头又忽然放松下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激动,为何忽然遏制不住杀意,为何忽然满目狰狞。

    他在出手的前一刻,内心仍是清醒的,只是提起刀来,便有一股孽火熊熊燃烧,让自己脑中混沌一片。

    或许是因为有一股气,一直在心里憋着,平时看不出来,但关键时刻,却会猛然爆发。

    这和他的经历有关。

    他寒窗十年孤苦读,承载着全家希望,终于要参加高考,却被时空通道吸了过来。一到此界,便面临生死危机,幸好有冰洛相救,得以苟且偷生。

    浑噩度日,绝望萦绕,冰洛终于唤醒了他的斗志,给他希望。但又被逐出神女宫,在诛灵山下,被神族太子轩辕辰偷袭至死。

    接着,便是自己背棺而来,三年漫漫路途,一路坎坷艰辛。他学会了杀人,学会了这个世界的规则,他开始用刀、用智慧解决问题,但依旧在生死边缘挣扎。

    终于到了神都,以命相逼天老救人,斩断命数,却被告知只有八年可活。

    接着周转与天牢绝狱和神帝之间,今日来此,又遭这么多人挑衅侮辱。

    太多的不甘心,太多的情绪,太多的愤懑,全部积累在辜雀心头。

    他想要爆发,但又无可爆发。

    所以形成了他如今的性格,他时常幽默,表情夸张,以掩盖内心的滔天愤懑,满腔热血。

    一时之间没有收住情绪,他对轩辕轻灵,还是有所愧疚的。

    他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四周呆滞的面孔,缓缓道:“可有资格进入神都学院?”

    众人沉默不语。

    “虽然你们大多是极变中期,极变巅峰,甚至还有寂灭之境的强者。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若论生死,你们当中大多数人会倒在我刀下!”

    辜雀语气寒冷,犹如寒风刮过众人心头,他沉声道:“你们几人杀过人?几人流过血?我流的血比你们见的血还多,我可有资格进神都学院?”

    振聋发聩的声音传遍广场,轩辕默死死咬牙,众人尽皆低头。

    溯雪复杂地看了辜雀一眼,眉头微皱,心中颇有意外,此人到底是谁?为何院长会突然让他进学院?为何他前后的变化如此之大。

    轩辕默大声道:“我们不服!你卑鄙!偷袭!”

    辜雀冷冷道:“她说我随时可以出手,我莫非听错了?”

    轩辕默一滞,吞了吞口水,连忙道:“可是你说身为神都学院学生,比武之前要鞠躬的!可你!”

    辜雀一笑,不屑道:“我是这么说过,但那时候你们把我当神都学院学生了?”

    众人顿时低头,他们这才发觉,眼前此人非但不胆小,甚至步步为营,把所有的东西都算进去了。

    这人的胆小!根本就是装出来的!

    一腔愤懑,随着这几句话说出,辜雀心情也好了不少,缓缓道:“轻灵郡主,你也不服?”

    轩辕轻灵一把擦干眼泪,俏脸气得涨红,咬牙道:“你接我一剑,我便服!”

    “若我接住了?”

    “随你处置!但你接不住,我要你滚!”

    轩辕轻灵死死咬牙,胸中怨气滔天,活了这么大,除了父王之外,没人敢如此对自己。

    辜雀脸色一沉,清喝道:“出手!”

    话音刚落,只见狂风骤起,轩辕轻灵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一道金色的剑芒顿时撕裂长空!空气呜呜异啸,剑芒如闪电一般,无比凝实,快到极致,顷刻之间已至辜雀喉咙!

    寒意漫天,众人已然惊呼出声,心中暗道不妙,轩辕郡主这是要置人于死地啊!

    金芒爆射,已看不清场中人影,只能隐隐看到两道光影一闪,一切便戛然而止。

    金光没了,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

    轩辕轻灵依旧是那个姿势,手持长剑,直直朝前刺出,只不过她的手在颤抖。

    而她的身后,一个笔直的身影正静静而立,右手短刀贴在她的脖子上,仿佛轻轻一动,便要割下脑袋。

    众人顿时脸色一变,眼中尽是不可思议,而两位老师则是对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辜雀寒声道:“这便是你们口中说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