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很好,照在脸上格外温暖,只是微微有些刺眼。

    辜雀眯着眼,看见天老红光满面,正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仿佛一夜的运功,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他脸色微变,顿时清醒,猛然撑起身体,连忙望向冰洛。只见她静静地躺在地上,白发柔顺,神色安详,心中这才松了口气。

    天老神色有些兴奋,笑道:“不愧是外来户,不愧是异数!这等逆命绝阵都能掩盖天机,恭喜!成功了!”

    辜雀点了点头,缓缓把冰洛抱入棺中,盖上棺盖。然后转身,沉默顷刻,对着天老深深鞠了一躬。

    “多谢天老,您没事吧?”

    “不必谢我,我也不是单纯救人,只是想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成功罢了!”

    天老摆了摆手,不屑道:“我能有什么事?老夫已入成神三劫之人劫,功力通天,这点小事,能奈我何?”

    辜雀脸色有些古怪,看了天老一眼,道:“天老,我的意思是...你的胡子?”

    天老摸了摸下巴,笑道:“胡子没了是吧?正常,等你到了人劫之境就知道了,*各方面都在衰老。”

    辜雀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先别说其他的,人在逆命大阵之中,精神和天地交织,我问你,你看到了什么?”

    天老的表情忽然变得无比凝重,瞳孔闪着深邃的光芒,其中仿佛有星辰环绕,银河悬流。

    辜雀缓缓闭眼,一幕幕画面忽然又涌入脑中,时空凝固,虚空崩裂,一张张诡异的人脸化为齑粉。

    他不禁闷哼一声,灵魂仿佛要裂开一般,涌出一股难以承受的剧痛,差点让他倒了下去。

    天老连忙扶住他,冷冷道:“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辜雀喘着粗气,微微闭眼,摇头道:“记不太清楚,仿佛......山河在崩碎,大水淹没大陆,空间凝固,时间停止,巨啄破开虚空。”

    “什么!”天老脸色剧变,苍老的面颊上皱纹深如沟壑,白眉紧皱,咬牙道:“你说什么破开虚空?”

    辜雀揉了揉脑袋,道:“啄!一个遮天蔽日的巨啄,像是鹰嘴!”

    “巨啄!”

    天老脸色无比凝重,道:“空间凝固,时间停止,都可以理解,但巨啄!到底是什么?”

    天老喃喃自语,脸上的皱纹随着表情的变换而不断变换,仿佛每一道皱纹,都代表着他生平的每一段传奇。

    辜雀不懂所谓天机,也并不关注这些,当然,主要还是因为这些东西太高级,自己根本没资格关注。

    他目前在在意的,仅仅是冰洛的安危而已。

    只是,看这个样子,需要给天老一点时间。

    只见天老思索半晌,忽然脸色一变,右手一伸,洒出一把蚕豆在地上。蚕豆组成一张奇特的画面,一股股诡异的气息忽然传来。

    天老深深一叹,仿佛又苍老了几分,叹道:“算不出来,恐怕如神女宫所料,这天地已经不一样了。”

    “什么意思?”辜雀不禁问道。

    天老摆手道:“你不必管,也不是你能管的。”

    果然很高级,不是自己可以管的,讨了一个没趣儿,顺带被鄙视了一番,辜雀苦笑道:“天老,那接下来,冰洛如何救?”

    “她有了命数,便有了复活的可能,但只是可能,一切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天老缓缓叹道。

    辜雀道:“需要怎么做?”

    “一个人死去,无非是魂飞魄散,命数消亡。但她还有一魂一魄,所以还有一线生机,如今已有命数,只需召回魂魄便可。”

    “招魂?”

    天老沉着脸,凝声道:“不错!魂魄消散在天地之间、万物之中,需要圣器才能召回!”

    辜雀眉头紧皱,道:“哪个圣器?”

    天老道:“天下七大圣器你可知道?”

    “混沌弓、斩君刀、阴阳日月台、造化之门、人祖之冠、玲珑时空塔、天道社稷图。”

    “不错!”天老沉声道:“不过这七大圣器之中,能招魂的,唯有阴阳日月台!”

    “在哪儿?”辜雀直接道。

    “岁月悬空岛!”

    “好!”

    天老道:“但她的*撑不下去了,最多坚持一年,便要开始腐化!一年之内,你绝无办法使用阴阳日月台!”

    辜雀皱眉道:“所以必须找到保存躯体之物?”

    “不错!保存躯体,即保存*和血气!”天老沉声道:“时空至宝可存*,极阳之物可锁血气!”

    “时空至宝?极阳之物?”

    天老道:“时空至宝,天下有三。一是东州神朝的玲珑时空塔,二是永恒圣山的造化之门,三是西州光明圣宫的天主神境。”

    辜雀深深记在心底,沉声道:“那么极阳之物是什么?”

    天老叹了口气,道:“火海石胎、神龙内丹、离火精魂都可以!但都是举世罕见的东西,我也没法找到。”

    难,辜雀何尝不知?

    但现在说这些,没有丝毫意义!最难的一关,自己已经过了,已经有了一丝信心。

    冰洛,他一定要救!

    他疑惑道:“时空至宝天下有三,我选哪个好呢?”

    “咳咳!你说什么?”

    天老顿时干咳出声,一口气差点换不上来,瞪眼道:“选哪个?这些都是镇压一域之天宝!你当是买菜呐?”

    他说着话,忽然表情古怪,大嘴一张,吐出几颗牙齿出来。

    辜雀面色也有些尴尬,愣了片刻,瞪眼道:“天老你真的没事?刻阵三日三夜,然后又一夜运功,之前还帮太子加冕。如果你需要休息,我等你。”

    “没事!”天老摆手道:“这点小事情还累不倒我,牙齿掉了几颗没关系,成神三劫之人就是这样的,正常现象。”

    “可是...”辜雀指着天老光秃秃的脑袋,皱眉道:“你的头发好像也掉没了......”

    “知道,都说了这是正常现象,不要大惊小怪的!没见过世面!”天老表情极为不爽。

    辜雀苦笑摇头,这老头脾气还真古怪,至于这么激动么......不识好人心算了!

    天老白了他一眼,道:“时空至宝天下有三,但西州太远,以你的速度十年都未必能到。永恒圣山神秘无比,我也不知道在哪儿,更别说你了。最好的选择是玲珑时空塔,东州虽然也远,但神都有传送阵,可以直达东州赢都,传送一次需要极大代价,怎么争取你自己考虑。”

    “是。”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也感受到了艰难之处,神都至东州,近十万里之遥!徒步不现实。但传送阵,代价太大,富庶如神族,也很少启用。

    要争取,谈何容易?

    他叹了口气,道:“那极阳之物呢?”

    天老道:“极阳之物,火海石胎你就不要想了,非神君不能!离火神魂在离火圣山,这是天下禁地,你最好别去。”

    “所以,神龙内丹?”

    天老叹道:“要不怎么说难呐?神魔大陆都不知道还有没有龙。可以去神兽森林最深处碰碰运气,但以你的实力,我估计会死在森林边缘。”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摇头不语。

    这种时候,他才为自己的身份感到无助。

    若自己也是一朝太子,或是圣地圣子,带着一大票高手直接往神兽森林冲便是,哪儿那么费劲。

    而事实上,自己孤身一人,就算去了,并找到了龙,也会被一口龙息喷死。

    天老看着辜雀这般模样,冷笑道:“你就不担心自己么?外来户,遭天妒,厄运缠身,倒霉不断。不掩盖自身身份,你最多可活八年。”

    “可是冰洛等不起,我可以等。”

    天老道:“你的时间也不多,何况掩盖身份,也不是没有办法办到,无非欺天而已!”

    “如何欺天?”

    “欺天,即逆阴阳,乱天机。”

    辜雀终于忍不住了:“天老我求求你别装逼了,正常说话不行吗?”

    天老装逼失败,顿时干咳两声,道:“那我直接点儿,找到后土,可盖天机!”

    “后土在哪儿?”

    天老沉吟道:“大陆极低之处,地州万里大峡谷最深处!”

    辜雀铭记在心,沉默不语。

    地州万里大峡谷,他并非没有听说过。

    和冰洛相处的一年之中,她为自己讲述了太多奇闻异事,人间禁地,神魔遗秘。这万里大峡谷,便是其中之一。

    传说这大峡谷,是由一位强大到极致的神祇一剑斩出!一剑而出,裂地万里,深达千丈。

    这种级别的神祇,只有可能是——不朽!

    不朽!无上之道也!也只有渡过了天人五衰的不朽,才可能有如此惊天神力!

    万里大峡谷形成万年,早已成为大陆禁地,这里确实危险重重。虽然已过万年,但当年那位不朽的剑意还未全部散去,一道剑光闪过,就算是轮回境界的高手也会瞬间殒命。

    奇特的神力造就了奇特的时空,奇特的时空,孕育出了无数奇特的物种。这些物种不需要阳光,生活在大峡谷之中,没有人了解它们的强大,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弱点。

    只知道,人只要进去了,就几乎很难再出来!

    唯一几个出来了的,都成了名动大陆的绝世强者!

    天老看着辜雀复杂的表情,淡笑道:“知道难了?凡是关于逆天、逆命这种阵法,有几个不难?”

    辜雀咬牙道:“既然有这种阵法,便有成功的案例。”

    “也罢!最后再帮你一次,我算到半年之后,玄州可能有苍龙出世!”

    “什么?”辜雀顿时一惊,龙这个东西不是早就灭绝了?怎么会真的有苍龙出世?

    “到时候是你的机会,不过......”天老摆手道:“仿佛不只是苍龙出世,还有更大的危机,但算不清楚。”

    他摆着手,忽然一抖,整个手臂竟然齐肩脱落了下来,露出苍老干枯的血肉。

    “天老!你、你......”

    “嚷嚷什么!大惊小怪!”天老极为不爽道:“不就是手掉了么?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人劫!”

    “可是...”辜雀瞪眼道:“可是天老,你的脸....龟裂了!”

    “那又如何?”天老淡淡道:“人劫嘛!脸裂开了又怎......”

    说到这里,天老忽然顿住,一双眼瞪得老大,惊道:“不对!掉手正常,但是脸怎么会裂?没到时候啊!”

    他说着话,右手一摸,竟然把整张脸皮都扯了下来......

    “我靠!”辜雀顿时吓得站起,连忙退后几步。

    一个老头,上一刻还好好的,下一刻,沟壑纵横的脸,竟然如镜面一般龟裂开来!手一摸,整张脸皮连带着血肉就这么掉了下来,露出里面森森白骨。

    他不是没有见过尸体,也不是未见过鲜血的孩童,但这变化是在太突兀,突兀到令人反应不过来。

    “这、这不可能!”

    天老忽然出声,不断摸着自己的脸,一块块血肉被他全部摸了下来。整张脸血肉模糊,白骨森森,五官都扭曲了。

    他死死咬牙,眼睛忽然凸出,两颗眼珠顿时掉了下来。

    “天老!”辜雀终于缓了过来,连忙道:“天老你......”

    天老艰难道:“不对!有人加快了我人劫的步伐!暗害于我!我撑不住了!”

    “我该怎么帮你?”

    辜雀声音也有些急切,毕竟天老帮了自己这么多,就这么死了,未免太遗憾。

    “啊!”天老低呼一声,声音都变得沙哑,仿佛喉咙也即将废去。

    他立刻掐住自己喉咙,咬牙道:“天!天!”

    “你要说什么?天老!”

    “记住!天地大厄难!五海!苍穹九重天......不能打破苍穹!域外...火......”

    “天老你说清楚!”

    天老忽然流出两行血泪,艰难道:“告诉...告诉雪桑,我不是不见她,而是......泄露天机太多,不会...不会有好下场!我对不起她......”

    天老话没说完,忽然脑袋一动,竟然直接从身体上脱落了下去,重重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嘭响。

    这一声嘭响,像是砸在辜雀心头,顿时令他全身汗毛倒竖。

    天老!修为超越轮回,达到人劫之境的天老。

    竟然就这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