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巾飘落,露出一张熟悉却又美艳的脸庞。ωヤノ亅丶メ....

    叶清玄无比讶异,因为来人竟是百花谷的三谷主花婉容,孔雀和花婉情的亲妹妹,沈氏姐妹的姨娘。

    当年叶清玄初入江湖,遇到与除魔盟激战的花婉容,一晃间十年未见,她的脸上竟然没有留下丝毫岁月痕迹,依然是十年前那个姿容绝世的百花谷三谷主。

    “怎么会是你?”叶清玄声音一寒,冷冷问道。

    “怎么不可以是我?”花婉容展颜一笑,妙目在梅吟雪的身上荡过,忍不住赞叹道:“不愧是十大美人之首,梅姑娘风华绝代,怪不得我家楚儿那丫头不是你的对手呢……咯咯咯……”

    一声浪荡的娇笑,不但是梅吟雪,便是叶清玄也皱起了眉头。

    只有抖楞着冲天小辫的孙坤两眼放光,凑上来笑道:“嘿嘿,这大姑娘谁家的,长得可真水灵……”

    花婉容冷冷一笑,撇了孙坤一眼,道:“老矬子,姑奶奶可不是你能招惹的。”

    “哎呦喂,这位大姑娘看着漂亮,嘴皮子可够毒的……”说完转头看向叶清玄,压低了声音问道:“这人谁啊?”

    叶清玄皱着眉头,淡淡道:“这位便是百花谷的三谷主,孔雀先生的亲妹妹,花婉容。”

    噢——

    孙坤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笑道:“我说这位花姑娘啊,难道你也是为了天魃魔尸而来的?听老哥一句劝,算了吧,你可没有令兄的本事,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

    花婉容冷笑一声,并不理睬。

    叶清玄冷冷道:“三谷主若真是为此而来,劝你还是先与令兄商量一番,免得自作主张,为百花谷招来祸事!”

    说起来,同样是她们兄妹三人,花婉情虽然人物风流,却无花婉容这等浪荡,至于孔雀,更是人中豪杰,哪怕行为举止令人匪夷所思,但也绝不类他们三妹这样的放浪形骸。

    花婉容闻言冷哼一声,沉声道:“怎么,你以为我百花谷置身事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家兄一心息事宁人,到头来,还不是被人埋伏,受了重伤……你们这些白道人士,嘴里说得好听,背地里行为还不是卑鄙龌龊,若是信了你的话,我们百花谷才叫死无葬身之地呢……”

    “你说什么?”叶清玄心中一惊,“孔雀前辈受伤了?谁动的手?”

    花婉容骤然暴怒,冷喝道:“叶清玄,你少给我装蒜,九龙宫的三个混蛋偷袭我哥哥,你会不知道?要不是因为你,我家楚儿怎会失踪,我家兄长又怎会失魂落魄之下被人暗算?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叶清玄无奈一叹,道:“此中细节,我的确不知。而楚儿之事……我确有责任……但这不是你抢夺‘天魃魔尸’的理由……”

    “抢夺?呵呵,不不不……”花婉容眉目多情,娇笑道:“这一次我主动前来,不是为了争夺,而是为了合作!”

    “合作?”孙坤笑呵呵地凑了过来,“大姑娘,咱们怎么合作?”

    花婉容娇声道:“那还不简单吗?我提供圣地位置,你们负责打开,里面的东西,我们二一添作五。”

    孙坤登时惊呼,“你就提供一个消息,我们就给你宝藏的一半?门都没有……顶多一成。”

    花婉容摇了摇头。

    梅吟雪冷冷说道:“你要是不同意,我们还可以找其他人合作……相信有意向的人,很多……”

    花婉容叹息一声,道:“你们倒是令我刮目相看,还以为你们也是我姐夫沈江平那样的老古董……不过可以肯定,除了我之外,没人能提供更多帮助。我们才是最佳合作伙伴。”

    “废话少说。”叶清玄沉声道:“你手里还有什么本钱。”

    若是没有仰仗,对方就算得到宝藏,也没命带走。

    “聪明。”花婉容扬了扬下巴,傲然:“魔门圣地之内机关重重,埋伏甚多,如果没有我引路,就算你们能进去,也活不到找到魔尸的地方。”接着又低声道:“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但要将‘天魃魔尸’借用一个月,而且这一个月……你们要保证我在‘先灵圣潭’中的安全……”

    众人顿时惊讶一愣。

    叶清玄问道:“魔门的‘先灵圣潭’竟然真的存在?”

    传说中,魔门圣地中的“先灵圣潭”乃先天阴气汇聚之地,在此地修炼,可以得到“先天阴气”的加持,是突破武学至境的无上至宝。

    比之昆吾山的“幽碧寒潭”还要玄妙百倍以上。

    花婉容掩口娇笑,明眸流转地答道:“当然存在,不但是‘先灵圣潭’,那里还有一处‘神血池’……都是我魔门先祖得到的天地钟灵之地。”

    怪不得此次魔门中人如此急切,如此疯狂,看来不但是想要夺取“天魃魔尸”,那圣地之内,还有令他们修为大进的神秘之地。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梅吟雪冷声喝问:“你又怎会知晓圣地内的机关?”

    “因为你们没得选择。”花婉容面容一凝,沉声道:“除了我们百花谷之外,没有圣门弟子敢于背叛当年的血誓,而我……哼哼,你们觉得百花谷还有退路吗?”

    的确。

    百花谷如今地位尴尬,不但魔门中的所有派系都已经将其视为仇敌,便是白道中人,也断然不会接受出身魔门的门派。

    可以说,普天之下,已经没有百花谷值得信任的朋友,也没有安身立命的所在了。

    唯有背水一战,拼命一搏,令魔门各宗不敢轻易出手,也令白道望而生畏,如此,才可以存活下去。

    叶清玄脑海中闪过孔雀、花婉情、灵儿和楚儿的身影,神色不禁一黯,淡淡道:“既然你们已经想清楚要趟这次的浑水……好,我答应你。”

    梅吟雪垂首默许,孙坤捋着山羊胡,也是无奈叹息。

    花婉容欣然一笑,充满磁性的诱人嗓音响起道:“好极了,既然我们达成了协议,那边动身吧。”

    叫嚣声中,花婉容得以非常地转身而去,众人无奈对视,追着她的身影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几人进入一处隐秘的小谷,但这里却不是魔门的圣地所在,而是安置着花婉容的随行人马。

    女人啊,无论什么时候,面子都是她们最看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