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星晖道:“薛书记,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应对?”

    薛兴原道:“我已经跟林生同志说了,让他加紧对张猛的审讯,并且发函给柳林区公安局,要求他们将另外四名犯罪嫌疑人移交给昌山县公安局。”

    薛兴原的应对措施确实是正确的,现在就把张猛当做突破口,他的嘴再硬,迟早也是会撬开的,只要张猛开口,这起案件的性质就基本能够确定了。

    而发函给柳林区公安局,则是向他们施加压力,按照正常程序,这起案件是在昌山县发生的,柳林区公安局应该把那四名嫌犯移交给昌山县公安局,就算他们用各种理由拖延,可是最终还是要按照规则办事。

    多给他们发几次函,他们的压力会越来越大的,最终他们是不是会冒着风险全力帮任贵胜几人,就不好说了。

    苏星晖点头道:“薛书记,我知道了。”

    薛兴原道:“小苏,受害人的家属现在情绪怎么样?”

    苏星晖道:“现在情绪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了,不过他们都是要求要严惩犯罪分子。”

    薛兴原道:“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看望一下他们的,对了,小苏,今天那位投资商在昌山县看得怎么样了?”

    苏星晖道:“我上午陪了他一上午,下午我要去看受害者家属,所以没有陪同他,而是由凌县长陪同,不过这笔投资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肯定会落户昌山县的。”

    薛兴原知道,这个投资商是侯氏集团的人,而侯氏集团跟苏星晖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苏星晖的话一点儿都没有夸张,这笔投资落户昌山县是十拿九稳的了。

    薛兴原点了点头道:“那我下午请这位侯先生吃一顿饭,你也作陪吧。”

    苏星晖道:“好的。”

    这天下午,侯达仁跟凌安国一起回到县城之后,薛兴原在人民饭店设宴招待了侯达仁,他对自己上午有事没能陪同侯达仁表示了歉意,又向侯达仁表示了欢迎他在昌山县投资的意思。

    侯达仁则表示,他对昌山县的投资环境还是很满意的,等他在昌山县再参观两天之后,他就会决定是否在这里投资了。

    双方相谈甚欢,吃完饭之后,苏星晖和侯达仁一起回了马头镇政府,侯达仁今天还是在这里的旅社休息,他昨天就在这里休息,觉得这家旅社还不错,他这种年纪的人,睡觉有些择床,不喜欢经常换地方睡觉,他觉得那家旅社可以,这些天就准备都在这里休息了。

    正好,县委招待所由于发生了何小凤自杀的事件,今天也没对外营业,就连薛兴原请侯达仁吃饭都是在人民饭店请的。

    苏星晖将侯达仁送回了那家旅社,又陪他坐了一会儿,便回了镇政府。

    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苏星晖给陆小雅打了个电话,陆小雅在电话里敏感的感觉到苏星晖的情绪有些低沉,便问他怎么了。

    苏星晖想了一下,便把何小凤自杀的事情告诉了陆小雅,陆小雅听到这么骇人听闻的事情,自然也是愤怒不已。

    苏星晖又对她讲了何小凤家里的故事,他说何小凤的母亲是个寡妇,却凭着一己之力养大了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他过年分的那些年货,就是送给了这家人,可是没想到,何小凤现在能够工作了,却遇上了这种事情,悲惨的死去了。

    陆小雅的情绪受到了苏星晖的感染,她也变得难过起来,她对苏星晖说:“那几个罪犯受到了惩罚没有?”

    苏星晖道:“现在那五个人一个被抓了,另外四个投案自首,不过想要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并不容易,他们的父亲都是市里的高官,他们也在想办法救自己的儿子呢。”

    陆小雅道:“这样的畜生,救了他们是对人民的犯罪。”

    苏星晖道:“现在我们都在尽力让这几个畜生绳之以法,不过难度还是不小的,这段时间,我可能又不能回去看你了,不过下个月我的生日那天,我一定会回去的。”

    陆小雅当然知道苏星晖那天回去是为了什么,她有一些羞涩的说:“行,那一天我会在这里等你的。”

    苏星晖道:“这几年委屈你了,咱们总是聚少离多,我不能经常陪在你的身边,你没有怪我吧?”

    陆小雅道:“我当然怪你啊!”

    苏星晖道:“你确实应该怪我。”

    陆小雅道:“我怪你不信任我,我早就说过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这辈子都只喜欢我一个人,我都绝对信任你,那么我怎么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怪你呢?你还问这种问题,那就是不信任我了。”

    对于陆小雅的这份信任和深情,苏星晖心中感动,他对陆小雅道:“小雅,等咱们国庆节结婚之后,你就调到昌山县来吧,昌山县现在发展得越来越不错了,这里的气候也好,冬暖夏凉的,你要是来了这里,一定会喜欢这里的,咱们也可以呆在一起了。你愿意吗?”

    陆小雅柔声道:“好啊,我愿意调过去。”

    苏星晖带着歉意的说:“不过那样的话,你在上俊县的事业就要放弃了。”

    陆小雅道:“没关系啊,女人最重要的事业是家庭嘛,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那就是我最重要的事业了。再说了,调到昌山县,我也未必就没有事业了,我还可以工作啊,写稿啊,这不都是我的事业吗?”

    苏星晖道:“总之,委屈你了。”

    陆小雅道:“我不委屈,对了,这一次你们那里发生的案件,需不需要我找一些记者过去报道一下?这应该对案件的进展有一些帮助吧?”

    陆小雅说的,苏星晖也不是没有想过,不过他后来自己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现在形势不明的情况下,找来记者报道,那就等于是把事情闹大了,倒有可能会惹恼了施德佑,令他心存芥蒂,这对峪林市的今后不是什么好事。

    就算不找记者报道,苏星晖也还是比较有把握能够将那几个人渣绳之以法的。

    苏星晖便说:“小雅,现在不需要找记者来报道,什么时候需要的话,我再找你帮忙。”

    陆小雅道:“嗯,我知道了。”

    谢林生组织经验丰富的审讯员,加紧了对张猛的审讯,不过张猛的嘴还是很硬,一直都死咬着何小凤是自愿的,而非他们强迫的。

    审讯员拿出了何小凤的遗书,遗书上面写着张猛他们是强迫何小凤的,不过张猛丝毫没有慌张的意思,他说这是何小凤对他们的诬赖,肯定是对他们给的钱不满意,所以才这样诬赖他们。

    张猛的无耻让审讯员都气愤填膺,何小凤会因为他们给的钱不满意就去自杀?不过张猛不开口的话,他们还真没什么办法,因为张猛的身份有一些特殊,他们不能随便对张猛上什么手段。

    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审讯员就对谢林生汇报,说张猛肯定是得到了外面的消息,所以现在底气更足了,他就申请,能不能对张猛稍微上一些手段,谢林生沉吟之后,还是摇头拒绝了。

    张猛的身份特殊,现在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市里的焦点,他们如果随便上手段的话,那就是授人以柄了,那样就算得到口供了,也很容易被翻供,说成是刑讯逼供得来的口供。

    而且既然张猛能够从外面得到消息,那么如果对他上手段,这个消息肯定也能传到外面,到时候他们的压力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谢林生便叮嘱老审讯员,一定不能上手段,但是又要尽快拿到口供,口供早一天拿到,他们就主动一分。

    关于消息泄露的事情,谢林生也有一些无奈,公安局这么大,这里面总有一些投机分子,在对方身上下筹码,帮他们传递一些消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想要完全杜绝,是非常困难的。

    谢林生也只能尽量做好一些保密措施,用一些自己信任的人来看管和审讯张猛,尽量不让他跟其他人接触,不让他们有泄露消息的机会。

    同时,谢林生还向柳林区公安局发函,请他们将任华林等四名向他们投案自首的犯罪嫌疑人移交到昌山县公安局来,不过柳林区公安局则以各种理由来拖延,就是不愿意将任华林等人移交给昌山县公安局。

    昌山县公安局发函发了几次,谢林生打电话也不知道打了几回,可是柳林区公安局的白局长却总是打着哈哈,就是不肯触及到实质,到后来,他干脆连电话都不接了。

    谢林生无奈之下,他把情况反映到了市政法委书记宋长岭那里,请宋长岭对这件事情进行协调,敦促柳林区公安局把嫌疑人移交过来。

    宋长岭倒是当着谢林生的面给柳林区公安局打过电话,可是在电话里柳林区公安局又找了个理由,宋长岭打完电话之后对谢林生说:“林生同志,稍安勿躁嘛,他们确实有实际情况嘛。”

    这样的现实,让谢林生无奈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