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她想起,阿宝是明凰的转世,前世当成哥哥一样的被宠爱,今生倒是当儿子一样的被依赖。

    她又想起了刚怀孕那时候起,做的一个梦了,梦见小小的阿宝,跟她说,要保护她。

    果然如此,本来她中毒已深,早该死亡的,因为有了阿宝,才活到了至今。

    如今有了云漪的记忆,她也更加相信,是明凰在保护她。

    虽说没有云漪的情感,但想起明凰,她便觉得内心一阵温暖,有一个这样的哥哥,可真好。

    司墨白低头看着凤天澜,见她笑的开心,只觉得她脸上似乎有光一样,十分的好看,而且看着她脸上的皱纹,似乎也浅了不少。

    他从未躲避过她的变老的脸,也会在她睡着时,细数着她脸上的皱纹,想象着自己和她已经从十几岁,走到了七老八十,白头偕老,成了老夫妻。

    所以此时看到她脸上皱纹的变化,不由得有些激动。

    “澜儿……”司墨白紧盯着凤天澜的脸,兴奋的喊着。

    凤天澜抬眸不解的看着他,见他满脸笑,很是兴奋的样子,情绪也不由得被感染了,“可是发现什么了,这么开心?”

    “你……”司墨白盯着凤天澜的脸看,想要说出自己的发现,可想了想,却是没有说出来。

    澜儿虽然表现出不在意自己容貌的样子,可他却是感觉的出来,她十分的在意,也很怕他会在意,如果此时说出来的话,她不会开心,甚至情绪会更低落。

    这样的变化,不是很大,很细微的,若不是他平日里观察的仔细,也不可能发现这样的细微变化。

    凤天澜见司墨白只盯着她看,却不说话,还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墨白,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司墨白的思绪被打断,忙回神,推着凤天澜便走,“为夫带你去一个地方。”

    这里是魔域,而自从澜儿脸上有变化开始,便是来魔域的那一天,是不是可以说明,这里的魔气,于澜儿有用?只是效果不是很好。

    如果能够带她去一个魔气更浓烈的地方,或者是别的,澜儿身上的毒,便能解开,她的一切就能都恢复了。

    这样澜儿会很开心的。

    越想,司墨白便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推着凤天澜便是往天外楼走。

    论魔域魔气最盛的地方,便是沼泽地了,那是云漪为抓千年金蟾王差点丧命的地方,也是无涯第一次感情转变的地方。

    那里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但于司墨白来说,此时却像一个福地。

    “哎,还没跟阿宝说一声,就这样走了,他会难过害怕的。”凤天澜着急的说道。

    “没事,小大人一个了。”司墨白比她更着急,连儿子都不管了,现在他一心只想验证自己想的对不对。

    凤天澜用力的按住了轮椅,十分抗拒,态度也很强硬,“不行,得带着阿宝,别忘了他现在的身份,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绝不会让阿宝有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