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并不是什么好东西,苏惊风就是入魔过的,而为什么墨白他能吸收魔力?

    凤天澜拼了命的想要阻止他,可他却巍然不动,他说过要保护她和她在乎的人,对她,他要做到问心无愧。

    砰!

    国师趁这个时候,将碧灵打向了碧灵,更是将她打飞了出去,想要一击必杀,可刚出手,却见黑色魔力散去,露出了真面目。

    只见碧灵手里抓着凤姝,正挡在了她的前面,那神力若是打下去,凤姝必然魂飞魄散。

    凤姝死了,凤天澜会伤心。

    想到这里,国师不敢再多想,费尽了力气,将神力向旁边转移,而临时改变,让他气血不顺,有些反弹,使得他唇角滴落了鲜血。

    局面陷入了僵局。

    司墨白一下子吸入了太多的魔力,身体承受不住,从半空降落,可他的手,还是紧紧的揽着凤天澜,让她朝上,而自己当了肉垫。

    墨白!

    墨白!

    凤天澜挣扎着坐起来,看着司墨白身上透着黑气,那是吸收的魔力,将他包裹着,似要将他给吞噬了一样。

    她抱着他,无声的嘶喊着,眼泪一滴接一滴的落下,落在他的脸上。

    她要怎么做,才能避免这一些?

    凤天澜自责着,恐惧着,她此时无法冷静,爹娘受伤,阿宝被挟持,而墨白为了救人,却被魔力侵蚀,她要怎么做,才能阻止这一切悲剧的发生?

    脸上温热的泪水,让司墨白睁开了双眼,他看着又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的下颌滚落下来,然后滴落在他的脸上。

    “澜儿,别哭。”司墨白立即反手将她抱住,用力的,却是小心温柔的,“别哭,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他没事,他还能压制这些魔力,只是身体有些承受不住突然汹涌的魔力,且与灵力有冲突,此时他的身体,像是有两股强大的力量,正在争夺着他的身体,似要将他的身体给分裂了一样。

    可这个时候,他自身怎么样,又有什么关系,他需要先安慰澜儿,先安慰好她的情绪。

    凤天澜失而复得的,紧紧的,很是用力的抱住他,似是要将自己与他融合在一起,泪水再一次滚落了下来,这是喜极而泣。

    “澜儿,你等等,为夫去解决一下。”司墨白觉得力量要涌出来,若是再不释放,唯恐身体也会爆炸。

    凤天澜还没点头,司墨白已经松开了她,起了结界将她护在了里面,同时也给沈伯瑞起了一个结界。

    墨白!

    凤天澜双手用力的拍打着结界,看着司墨白无声的嘶喊着。

    此时的司墨白,浑身被魔力笼罩着,若非那一身白衣,若非那若天神一样的俊脸,此时的他,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司墨白双眸瞥了一眼凤天澜,手中灵力魔力一起,迅速飞身而起,朝着那两个纠缠白雪的魔而过,刀刃划过血肉的声音,鲜血弥漫在了空中。

    “大……哥……”白雪从欣喜到惊愕,呆愣的看着司墨白那一闪而过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