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灵似一个正室被负心汉给抛弃了一样,怒声质问着司墨白。

    然而这些质问,落在司墨白的耳朵里,只觉得万分可笑,可笑至极的那种,可笑到他连这种质问,都懒得跟她辩。

    他们之间能有什么感情?

    把他和她提在一起,他都觉得恶心,都觉得那话太刺耳朵了。

    见司墨白不理她的话,而是毫无顾忌的,将所有疼爱的目光,落在了昏迷中的凤天澜身上,碧灵看着那样温柔宠溺的眼神,让她恨的牙痒痒。

    他是她的,而凤天澜不过是抢了她的,那才是最该死的人!

    只要无涯想起来她,想起那段感情,凤天澜又算的了什么,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

    碧灵抬手,露出了手腕上的牡丹花,因为受伤,沾染了鲜血,使得那牡丹花更加明艳妖娆,似嗜血一样。

    “无涯,你忘了吗?这是你刻在我身上的,你忘了你刻的时候,你说了什么吗?”

    碧灵边问着,边将手伸到了无涯的面前,想要让他看清楚,那是他精心雕刻留下的印记,他总不会忘的,他也不该忘的。

    司墨白厌恶的抬手以灵力挥开了差点碰到他的手,那红色的牡丹花,随之而过,让他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看他此神色,碧灵顿时就亮了双眼,“你记得对不对?你一定记得,你一定想起来了,无涯,我就知道,你爱的是我。”

    碧灵以为司墨白刚才的皱眉,是因为想起了过往,高兴的让她亮了双眼,更是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浑身都散发着那种幸福感爆棚的气息。

    “本王当然记得,当时雕刻牡丹花说下的话。”司墨白冷呵着。

    他说,每一笔的雕刻,都是他的思念,都是他的喜欢。

    是不是等他将牡丹花雕刻好,她就会来到他的身边,然后拉着他的手,带他回家。

    ……

    当时雕刻,他说了太多太多,因为他雕的不仅是牡丹花,也是他的思念,他的感情。

    见司墨白承认了,碧灵高兴的红了眼,泪水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她立即喜极而泣的扑向了他,“无涯。”

    他记起来了,他是爱她的,凤天澜和阿宝什么的,统统有多远,滚多远去吧。

    司墨白看着扑上来的碧灵,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直接抬手,将碧灵给打飞了出去,“这些话,不是对你说的,而是对当时的云儿说的。”

    砰的一声,碧灵摔在了泥泞的地上,红色的嫁衣,沾染了黄色的泥土,精心梳妆的头发,此时也散乱,而她那不可置信,不愿相信的眼神,很是狰狞。

    “不,不可能,这些话你明明是对我说的,你何止说了雕刻牡丹花的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喝醉酒的时候,还有带云漪回去的时候,你说了那么多……”

    碧灵深受打击的直嘶吼着,他说想她,他说喜欢她,他说要娶她。

    甚者,在无涯带回云漪的那一天,要走的时候,他要的不是这样的云漪……

    这样很明显,无涯从一开始喜欢的就是她,而不是什么云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