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儿背上伤口之处,直抵心脏,这若是被魔气入侵,澜儿她会如何?他想不出来,但这个结果,却是令他害怕的。

    而阿宝,本身就是魔神,是好是坏,他还不能定义,可他却是不想阿宝这么小,就入魔。

    澜儿和阿宝都是他的致命点,而此时,却是生生的被拿捏住了。

    碧灵看着司墨白紧握拳头,但掌心的灵力,却是一点点的消失了,唇角微勾,有凤天澜和阿宝在,怎么会威胁不了他?

    “无涯,我很了解你,我这是威胁你,也能够威胁到你。”碧灵得意的说道,凤天澜和阿宝就是她现在的筹码。

    司墨白松了紧握的拳头,冷视着碧灵,“本王会让你后悔今日所为的。”

    “我从不后悔。”

    碧灵一步步走向了司墨白,在她到他的三步之外,司墨白便一步步的往后退着,始终与她保持着距离,眼里更是掩饰不住的厌恶。

    “这结界里是有禁术的,若是你想要以灵力来救人,那么只能救一个,其他三个都会死。”碧灵笑呵呵的看着司墨白,倒是不再逼近他。

    她很清楚司墨白和凤天澜的性子,他们怎么可能甘愿受威胁呢?第一想法肯定是仗着自己实力强大,强行救人。

    而这个结界里的禁术,是她专为他们设计的,就是要他们没办法强行救人。

    司墨白冷瞥了她一眼,再抬头看着黑色结界,对此满是质疑,可纵使是如此,他也不敢随意动手,毕竟一旦是真的,那就要死三个。

    而不管他怎么做,他和澜儿始终会有隔阂,会成了陌路,也是真的相爱,不能相守的结局。

    好恶毒的心计!

    “无涯……”

    碧灵的手要碰向凤天澜的结界球,却被一道灵力,径直打了过来,她连忙避开了身子,那凌厉的灵力从她手腕而过,鲜血滴落在地。

    “不许碰他们。”司墨白守在了凤天澜和阿宝的中间,这个结界球一碰,魔气流动的更快,澜儿说会疼,只怕是魔气想要入侵。

    既然如此,那他就不会让碧灵碰他们,绝对不会。

    碧灵低头看着自己手腕的伤,碧绿色的袖子被割破,伤口深可见骨,鲜血一滴滴的落在地上,显然司墨白下手,没有半点的手软。

    若非此时她拿捏着凤天澜和阿宝,只怕受伤的就不是手臂,而是她的脖子,已经落在地上了。

    看着这样的伤口,碧灵似乎也不恼怒一样,只是给自己上着药,“无涯,你可真无情,曾经对我有多温柔,现在对我就有多无情,就有多残忍。”

    “放了他们,否则等本王救了他们,定要你生不如死。”

    冷冽的声音,掩藏了他的恐惧,同时他也要让自己冷静下来,要如何,才能将这结界破坏了,不会伤了澜儿他们。

    “他们还没在我手里,你就这样,若是放了,我还能活着不成?”碧灵轻呵苦笑着,他一直都想杀她,一直都想。

    而无涯对她的杀意,完全就是因为凤天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