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天澜见媚儿看席琳的眼神,完全就是一副,你煮的能吃吗?

    “我在司府吃过了,跟墨白一起吃的,你们也别想太多,我不是被墨白赶出来的。.『.”凤天澜失笑的解释着。

    因为分别而难过的心情,此时因为好朋友,而有所缓解。

    虽然至亲不认她,要和丈夫儿子分别,可她还有好朋友,她并不是一无所有。

    被看穿心思,席琳和媚儿有些尴尬,她们听说凤天澜一个人孤零零的,且没有一个撑伞的,大清早的就出了司府,顿时就急了。

    以为司墨白不相信澜儿,所以把她赶出来了,她们又怕澜儿伤心难过的吃不下饭,还怕她想不开,就连忙赶了过来。

    可现在她们还是担心澜儿,怕她逞强,怕她强颜欢笑,转头不知道又是什么样。

    “难得见琳姐姐这么早起床出门。”凤天澜抬眼看着席琳,衣衫凌乱,看着宽大许多,还是男款长衫?且头饰都没带一个,更是没有挽发,直接披散出门,这若是在半夜,只怕还以为是鬼呢。

    琳姐姐以前可是出了名的懒虫,每日睡到日上三竿不说,像这种绵绵细雨的天气,更是别说出门上街了,房门都不想出的。

    席琳被凤天澜看的有些不自在,低头看了自己一眼,顿时尖叫出声,“我穿了老徐的衣服出门,还有……”

    “啊!”媚儿捂住脸,“我没洗漱上妆。”

    凤天澜抬眼看着仿若要命的魅儿,素面朝天,而且似乎昨晚没睡好,脸色不是很好,甚至眼睑下,还有些乌青。

    媚儿最在意的便是妆容和仪态了,可现在竟然就这样素面朝天的跑出来找她了。

    她们真的很担心她。

    席琳和媚儿不敢在外逗留了,连忙推着凤天澜,进了天外楼,一是怕毁自己的形象,二也是真的怕凤天澜会把她们拒之门外,不让她们跟进来。

    凤天澜失笑的看着顾不上整理,只盯着她看的两人,无奈的解释着,“我真没事,也真不是墨白把我赶出来的,我也很好。”

    “嗯嗯,我们知道了。”席琳和媚儿点头表示相信,她们不往澜儿的伤口撒盐。

    凤天澜扯了扯嘴角,也不再解释,反正她们相信她是真的就好了。

    “你们为什么这么相信我?”凤天澜抬眸看着她们,其实从国师出现说她不是,她觉得大部分都会选择相信国师的话。

    席琳翻了个白眼,“我们穿一条裙子长大的,你什么样,我还认不出来?”问的什么白痴问题!

    “小澜儿太爱秀了,每次我蹭你胳膊,你总是会说要是我家墨白来……”媚儿耸肩,学着凤天澜的语气说话。

    听着两人的回答,凤天澜敛下眸子,其实要认出一个人,并不是很难,只要足够的了解,然而她的娘,却……

    见凤天澜如此,席琳和媚儿面面相觑,她们该不会说错话,戳到澜儿的伤口了吧?

    “澜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之前为了迷惑碧灵,没敢认你。”席琳连忙转移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