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天澜看着阿宝垂着小脑袋,很是失落,又想着自己的初衷,很是抱歉,“对不起,我……”

    有什么解释的呢?

    这样简单的心愿,她身为母亲,没法帮他实现,这就是她的错,她很无力,可真的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娘亲是想帮阿宝实现心愿吗?”阿宝说着扬起了手中的同心结,在凤天澜面前的晃了晃,“是因为阿宝帮娘亲实现了心愿,对吗?”

    凤天澜抬眼看到阿宝手中拿着的同心结,心里一紧,这是她编的同心结,而且还是她挂在心愿树的同心结,因为她编同心结,结尾会稍微编的歪一些。

    是了,昨天她把同心结挂在了心愿树上,阿宝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和阿宝相见的心愿,实现了。

    可阿宝的心愿,她现在没法帮他实现。

    “娘亲,阿宝心愿很简单啊,平常母子做什么,阿宝就想做什么,那一定很温馨,很幸福的吧。”阿宝眯着大眼睛,笑的跟福娃似的,十分可爱,看着也十分的有福气。

    凤天澜有些闷的嗯了一声,“我们还是启程吧,先送你回家。”

    从边城到都城,也要一个月的时间,她和阿宝还有相处的时间,她会慢慢的弥补他,圆他的心愿,希望阿宝心里没有遗憾。

    阿宝重重的点着头,“好。”

    “对了,娘亲今天煮的面,有爹爹的味道呢。”

    听到这话,凤天澜身子一僵,她煮的三鲜面,是墨白经常煮给她吃的,后来她也学到了,所以味道多少有些相似吧。

    “娘亲,你嫁给爹爹好不好?”

    听着这话,凤天澜轻笑不语,她跟墨白早就成亲了。

    “爹爹长得可好看了,不过没阿宝好看,阿宝才是最好看的。”阿宝牵着凤天澜的手,睁着纯真的大眼睛,“娘亲不想嫁给爹爹,那嫁给阿宝啊,阿宝比爹爹要好看,绝对是娘亲赚了的。”

    看着自恋的阿宝,听着纯真的话,凤天澜失笑着,“阿宝可知道嫁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哇,但阿宝知道,只要娘亲嫁给我们其中一个,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凤天澜更是失笑着,“以后这话可别说了,你要娶你娘,你爹没打你?”

    “打啊,爹爹可坏了,我跟你说,阿宝就没见过这么坏的爹爹,每次只让阿宝亲娘亲的脸,都不让阿宝亲娘亲的嘴,而且啊,每次只让阿宝看一会儿……”

    阿宝像是小鸟儿一样,叽叽喳喳的说着司墨白有多坏,独自一人霸占着娘亲。

    凤天澜听得直笑,那双凤眸也尽是笑意,这是她醒来,最开心的日子。

    “还有啊,上次阿宝生病了,爹爹照顾阿宝,那胡子又长又乱,阿宝看着都嫌弃,若是娘亲看了也嫌弃,娘亲你可别嫌弃啊,爹爹会伤心的啊。”阿宝很郑重的叮嘱着凤天澜。

    凤天澜敛了下眸子,“他……不刮胡子吗?”

    “爹爹说,娘亲许诺要给他刮一辈子的胡子,娘亲没在,他不刮。”阿宝眨着亮晶晶的眼,将凤天澜的情绪都看在了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