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惊风轻瞥了她一眼,还是走到桌案上,磨好了墨,毛笔沾了墨,拿着纸到床边,凤天澜已然靠坐在床头了。

    凤天澜把锦被铺平,然后纸放在上面,提笔写着:面具男人,我说不了话。

    苏惊风瞥着娟秀却不失霸气的字,有些诧异,甚至还是恼怒的,那个面具男人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要将她变成这个样子?

    就因为让那个碧灵假冒了凤天澜?

    凤天澜一直注意着他的神色,看他并没有多少震惊,又提笔写道:你认识他?是他把我送到这里来的?你们有什么目的?

    “不管怎么样,你在这好好养着便是了。”苏惊风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温和着语气跟她说话。

    凤天澜手里拿着笔,抬眼看着苏惊风,知道他不会回答,也懒得废这个精力去写字。

    苏惊风低眸看着凤天澜那张垂垂老矣的脸,深皱眉头,他怎样都没想过,她老时是这般模样,有些刺激人,他觉得这要是推着她出去,人家还以为他们是祖孙俩呢。

    若是两人再有亲密的举动,落在外人眼里,那便是妥妥的祖孙恋,她这只老掉牙的老牛,也太会啃嫩草了?

    苏惊风光是想想那画面,就不敢多想,他还真的受不住这种刺激,毕竟不是谁都知道她不过才二十出头而已。

    “你好好休息吧。”苏惊风看了她一眼,看着她脖子还在流血,皱眉说道,“给脖子擦点药,你放心,只要你是这副面孔,我都不会强来。”

    一是,她以死相逼,他可不想她死,二是,对着这样一张脸,他也暂时下不了口。

    他可不想自己的第一次,留下阴影。

    凤天澜看着苏惊风离开的背影,这才真的松了一口气,她还真的怕他会强来,到时候她还就真的只能死了。

    她摸了摸脖子上的鲜血,轻笑了一下,怕她死,那最好不过的了。

    哪怕她不去找墨白,她也绝对不会呆在这里,可是她这番模样,又要怎么做,才能够离开呢?

    苏惊风想要找那个面具男人理论一下,可无论他怎么找,都没有找到人,只能作罢。

    那个面具男人,向来只有他自己出现,否则谁也找不到他。

    如此又过了几日,碧灵已经对凤天澜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学到了极致,所有兴趣爱好都如出一撤,哪怕是亲自之人,也看不出两样。

    至于碧灵?

    此时的她根本就没有了自己的记忆,她有的记忆都是凤天澜,所以此时她对自己的认知,便是凤天澜。

    “连心毒的解药呢?”苏惊风看着这样诡异的碧灵,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可是想着她是去骗司墨白的,不舒服也压了下去。

    碧灵眨着眼,然后嘲讽的看着他,“苏惊风,你真是搞笑,我被碧灵下了连心毒,死了才重生的,现在你禁锢我,还找我拿解药?”

    听着这与凤天澜一样的语气,苏惊风很不舒服,碧灵还真的是,彻底的把自己当做凤天澜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