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看了他一眼,大概猜到他想问什么,便低垂着头说道,“奴婢估计,小姐最长只有三个月时间。”

    听到这话,司墨白的身子踉跄了一下,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三个月的时间,如此之短,她有足够的时间找到岳母吗?他有足够的时间找解蛊的方法吗?

    司墨白不敢想,却又不得不想,这三个月的时间,真的太短,太短了,短到感觉一眨眼,就过去了。

    “那我在这之前需要做什么?”司墨白抿了下唇角,才说出了话来,三个月的时间,他需要做什么?忌讳什么?

    “您不要再和小姐有任何肢体,肌肤接触,一点都不行,您和小姐心中产生的任何爱意和想念,都能促进蛊虫的成长。”

    所以,越是控制对方的爱意,越是控制想念,那蛊虫就没那么快成长,也就能多一点时间,但这时间,最多也就三个月。

    “而这延长的时间,最多三个月,若您控制不住,那时间将没有三个月。”琉璃觉得在说这话的时候,是很残酷的,残酷到觉得自己很残忍,像是自己一番话,分开了一对相爱的恋人。

    琉璃的话,让司墨白的脸色瞬间苍白,身子更是往后踉跄着了几步,手扶在桌子上,才稳住了快要摔倒的身子,他呼吸急促着。

    听到这种话,内心的疼痛,比蛊虫发作的时候,还要让他疼痛,那种将要失去她的疼痛,真的痛不欲生。

    琉璃低垂着眸,不敢去看,也不敢去想,一对相爱的恋人被分开,还是她的主子,她这心里也跟着难受。

    好一会儿,司墨白才从那短短的时间下,回过神来,“你去寻找解蛊的方法,用尽一切手段的找方法。”

    “可是……”小姐让她留在身边照顾王爷啊。

    司墨白摆摆手,“不用,我身边不喜欢有女子伺候,你只需去找解蛊的方法,哪怕是延续一段时间也好,还有她身上不仅有蛊虫,还伴随着毒,你也要想着法子,知道是什么毒,找到解毒的方法。”

    既然时间这么短,那他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与其在这里疼痛着,不如让自己忙碌起来,不去想她,这样就能将时间延长到最后的时间。

    他不可以坐以待毙,他要帮澜儿解蛊。

    琉璃抬头看着他,然后才点头,“是。”

    虽然没有做到小姐嘱咐的,但她觉得王爷说的有理,分开行动,尽最大可能的寻找解蛊解毒的方法,不让那碧灵得逞。

    司墨白想着刚才琉璃说的话,又垂下眸子,低声问道,“可有办法,让一个人短时间克制心中的爱意和想念,哪怕是一丁点的想法,也不会有。”

    “什么?”琉璃被这话惊的,猛抬头看着司墨白,满是不可置信。

    司墨白紧了紧握着的拳头,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用了足够的力气,说出刚才的话来,“我想暂时忘掉这种感觉,不传到心底,这样心里不想着她,她的时间就能够多延长一段时间。”

    这样,就能多争取一点解蛊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