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了,希望墨白不要怪她,不要恨她没有做到曾经说的那一句承诺,可是她真的不忍看他因她而疼痛着。

    司墨白通过那个小孔,看着凤天澜骑着白萌,决然而然的离开,没有再回头看一眼,而他只能紧贴着墙,紧紧的握着拳头,忍着想要冲出去,拦住她,将她禁锢在身边的冲动。

    但她留在身边,只会对她不利而已,这是很无奈之举。

    看着那抹身影彻底的消失,院中只剩下目送着她离开的琉璃,天色灰蒙蒙的,明明是朝阳要初升的时候,可此时司墨白却觉得浑身发冷,就如他的世界,在这一瞬间,灰暗了下来。

    没有澜儿,他的世界还要怎么精彩?

    琉璃站在院子,长长的叹着气,看着一对相爱的人,却要因此而分开,让她也跟着难受,随后听到了身后开门的声音,忙转过身,瞪大了眼,满是惶恐不安,“王……王爷。”

    王爷怎么醒了,王爷怎么出来了?

    小姐不是说,会睡上十二个时辰的吗?为什么小姐才走了不到一刻钟,王爷就出来了?

    “她走了。”司墨白敛眸,纵使是他,此时也露出了哀伤。

    琉璃抿着唇,不敢应这话,但看王爷这态度,显然是早就猜到了小姐要走,可还是纵容了,这又是为何?

    “原本消失的红痕,又突然出现了,这是什么预兆?”司墨白敛着眸,想要藏下她离开的哀伤,可却是令他整个人看着更加的哀伤了。

    “什么?”突然的问话,让琉璃猛抬头,不解的看着他。

    “当日中蛊的红痕,消失之后,今日在本王的心脏位置出现了尾指长的粉痕,然后很快变成了淡红色。”司墨白淡淡的说道。

    琉璃听懂了他的话,脸色一变,抬眸斗胆的问道,“可否给奴婢看一下。”

    司墨白想了一下,还是点了头,微微拉下了衣襟,将那条尾指长的红痕露了出来。

    琉璃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便惊的脸色都白了,更是忘记了礼仪,大步上前,靠近了看,看的越仔细,脸就越白。

    “这是为何?”司墨白看到琉璃的神色在这一瞬间,变了好几样,让他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琉璃收回了目光,更是往后退着,“王爷,这蛊虫原本是幼虫,如今开始成长,若是再如这几天的亲密接触,不出一个月,便会长为成虫,到时候小姐就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幸好,小姐离开的快,幸好王爷发现了这个问题,幸好王爷理智的没有追上去,幸好……

    可是这么多的幸好,此时想着,却又觉得如此心酸和难受。

    听着琉璃的话,司墨白本就白的脸色,更是白了起来,那雾气笼罩在身上,也不觉得凉,因为他的心,此时已经彻底的凉了。

    “那……”司墨白的声音已经颤抖,因为恐惧而颤抖,这就是他自私的想要和她多点相处时间的代价。

    若他知道时间如此之断,如此之快,他宁愿在她还没醒的时候,就离开,这样她就不会知道,当他被人掳走,也比现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