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脸色苍白,红色血眸,银色长发,此时病弱的坐着,倒是有些风情万种的错觉,但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戾气,却还是令人感到心寒的。

    她也只是瞥了一眼,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背靠墙的坐了下来,闭上双眼,努力的回想着心镜呈现给她的那一幕,真的很想要这样一个梦,也很想继续。

    苏惊风动了动胳膊,感受了一下体内的灵力,都还好,因为他最后的疯魔,心镜并未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凤天澜。”苏惊风瞥眼看着坐在墙角,闭着双眼的凤天澜,不用猜都能知道,她肯定是回温刚才梦见的一切了。

    真是够傻的,这里的每一处都是心镜,她这样继续回温,可是很容易又陷入之前的梦境,而且还更困难,她好不容易醒过来,竟然还想回温一下,可真的是疯了。

    紧闭着双眼的凤天澜,眼都没睁一下,只是淡淡的轻嗯着。

    “这里是心镜,你这样会再次陷入,而且很危险。”苏惊风提醒着她。

    凤天澜还是淡淡的轻嗯了一声,依旧眼睛都没睁一下,可能是跟墨白分开太久了,所以她真的想要迷失在梦里,太美好了。

    “心镜是宝物,也是阵,无涯设下的阵,不出一刻钟,你就可以看到你想看的了。”苏惊风见她没反应,皱了下眸子,司墨白真有那么好吗?让她到现在都还想着,明知道那样是危险的,还是要回温。

    果然谈了感情的女人,都没有什么智商,更别说什么理智了。

    听到这话,凤天澜睁开了眸子,看着眼前的玉璧,“很快就能看到吗?”

    “如果你不是云漪,就看不到了。”苏惊风补充着,见凤天澜皱眉,便跟她解释着心镜的来历以及用处。

    心镜是宝物,但也可以说是魔物,因为它吸食人类的灵魂,为正道所不喜,它也可以记录一个人的记忆,包括前世,但并不是人人都看得见。

    而心镜这里能看到无涯和云漪的记忆,是因为在千年前他在此以心镜为媒介,设下了记忆阵。

    若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只有云漪的本人,或者转世才看得到,至于其他人,却是看不到的。

    当然了,这也只是他的猜测,事实如何,还是要看心镜给出的真实反映。

    听着苏惊风的话,凤天澜看着玉璧,心里有些紧张,也有些害怕。

    心镜逐渐的有了些变化,从月色逐渐的变成了碧绿色,然后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那玉璧竟然呈现了一颗珠子,而光芒则是照耀在她的身上。

    “碧灵珠。”苏惊风看着玉璧呈现的珠子,脸色微变,然后轻勾唇角的看向了凤天澜,看着她的反应,却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凤天澜望着心镜呈现出来的珠子,整个人都僵住了,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越加的白了,好一会儿,才从干涩的喉咙口吐出一句话,“苏惊风,这就是我的前世吗?”

    这才是真正的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