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想想,黛儿对他如此不公,只要自己得偿所愿,那付出代价又如何?

    凤天澜皱着眉头,看着赫连凰,他身上有着一股不可见的气息,很熟悉,可却又说不出为什么熟悉。

    “你跟国师接触过吗?”

    不知道为何,凤天澜首先想到的就是国师,这个至今依旧是个谜,查不到任何来历的人。

    “国师?我跟他接触做什么。”赫连凰想也没想的回答,不过如果早知道国师有预知的本事,当年他也就不用费尽心思的去调查了,只需要给出一点血就好了。

    这样他就能比席瑾先一步,或许还能早司墨白一步,帮助黛儿,那现在能占据黛儿心里的就是他了。

    凤天澜抬头看着那桌案上的奏折,再看变了样的赫连凰,心里有些难受,当初的六个人,变成了现如今这个模样,只因当初沈云雅和姜影的一个错念。

    幸好,琳姐姐守住了本心,否则他们六人是不是全都要兵刃相见?

    赫连凰温柔的目光,缓缓的落在凤天澜的身上,“姜影死了,席瑾失踪了,司墨白也不见了,此时唯一在你身边的,就是我了,最爱你的是我,所以做我的皇后吧。”

    “赫连,我跟你要么只是朋友,要么就是陌路,你和琳姐姐的事,我不过多的插手,至于其他的,你就不要多想了,哪怕墨白不在了,我这辈子也只爱他一个人,身心都只给他一人。”

    凤天澜语气虽平淡,但却是说的很坚定,那坚定的眼神,更是让人觉得她的心如磐石一样,绝不会动摇。

    “黛儿,你要为席琳想想,为小望儿想想,只要你答应我,她们就会得到应有的宠爱。”赫连凰的话,说的像是施舍,也像是一番交易。

    此时对他来说,席琳跟小望儿像是威胁凤天澜的筹码,纵使他觉得说这些话很伤人,可还是说出了口,只为心中的那一份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