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在沈云雅心里,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她的重生,她高速度的修炼,甚至遇上墨白,这些都应该归功于她沈云雅?

    这些,简直太可笑了,比以往涂翔他们,还要更无耻,更可笑。

    “那我还真是要感谢你啊。”凤天澜冷声嘲讽着,把玩着手中的冰凌,真想挖开沈云雅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该不会是屎吧?

    沈云雅紧盯着凤天澜手中的冰凌,“感谢就不用了,只要你不与我为仇,放下过去,我们还是好姐妹的。”

    从国师知道了灵魂的事情以后,她就坚信,沈清黛有今天,都是她的功劳,所以说的话,也很理所当然,因为只要当时她再想想,不杀沈清黛,囚禁一辈子,那沈清黛就没有机会重生,更没有机会逆袭回来。

    所以,沈清黛能重生为凤天澜,并有现在的待遇,都是因为她心中不忍,才有的结果,所以说的自是理所当然。

    “哈?”凤天澜觉得,再一次的被刷新了认知,她不过是嘲讽的说了一句,沈云雅竟然当真,而且还那么客气的说不用了,让她放下过去,继续做好姐妹?

    这真的是一孕傻三年吗?

    “姐姐,就因为有我,你才有今天的,我们都不要再提过去,各有各的归宿,这是最好的结局,否则的话,只会伤到无辜的人。”

    只要现在不伤到她腹中的孩子,等日后她生下孩子,没有顾忌,再好好对付凤天澜!

    凤天澜紧握着冰凌,冷笑的看着她,“你的可真有道理,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真是谢你大爷!”

    沈云雅怎么就这般厚脸皮的说出这种话来,简直太厚颜无耻了!

    “我说的是真的,都是真心话,我的目的达到了,你也息事宁人,对我们来说,就是双赢,不然冤冤相报何时了。”沈云雅看着凤天澜手中的冰凌,紧张的心,依旧未放下来。

    凤天澜转了下心思,手握着冰棱,目光落在她的腹中,“你确定已经完成目的了吗?”

    感受到她冷冽的目光,沈云雅的手,更是护住了肚子,“我杀你,只是想嫁给瑾哥哥,现在我已经是瑾哥哥的庶妃了,又有了孩子,这就是我想要的,只要你乖乖的,不闹事,我自然也不会找事。”

    “那你还让姜影去白澜盟闹事?还害的我跟琳姐姐决裂?”凤天澜冷着眸子,逼近了沈云雅,冷声道,“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沈云雅不再后退,而是迎着目光,看着凤天澜,“你那么喜欢姜影,我不过是在帮你看清自己的心,到底喜欢的是修罗王还是姜影,你应该感谢我,用心良苦。”

    “……”凤天澜已经无法用任何词语来形容沈云雅的无耻了,是不是她所作的一切,所有人都要谢她一下?

    “你知道刚才我跟姜影说了什么吗?”凤天澜抬眸嘲讽的看着她,“他跟我说,如果不是我害的你们分开,现在你们都成亲了,我就不懂了,姜影和席瑾,你到底喜欢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