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瑾红着眸子,抬眼轻扫着她,冷笑了一声,然后扬手,灵力发出,将她给打晕,她话还未说完,便倒在了地上。

    “瑾哥哥,不要。”沈云雅失声喊着,可看着穿着红嫁衣的洛诗韵被席瑾打晕,她内心里还是忍不住高兴着,就算成了瑾哥哥的侧妃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得不到瑾哥哥的心。

    而且在这新婚夜,看着自己的丈夫抱着别的女人进新房,那是何等的耻辱。

    这就是一雪早上洛诗韵给她的耻辱,洛诗韵一定没想到报应会来的这么快吧。

    席瑾用灵力压制着挣扎的沈云雅,将她放在了床上,身子猛然压了上去,低头吻上她的唇,手伸到她的腰间,直接暴力的一扯,撕开了她那浅红色的衣服,扬手扔掉,那碎片像喜帕一样,猛的落下,盖住洛诗韵的脸。

    沈云雅本是要挣扎的,可是唇上的霸道,还有那浓烈的酒味和淡淡的清香,腰上的手,已移至她的胸口,揉捏着她,双腿更是被挤开……

    如此感觉,让她脑袋一片空白,特别是那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轻吟出声,而下身更是有什么流了出来,还有些痒,让她既羞涩又难耐。

    她上次要出嫁时,娘教过她,这是男女做欢时,女子情动的表现,就是很想要这个男人。

    沈云雅羞涩不已,又情至深处,身体上的酥麻和那挠心窝一样的痒,让她放弃了抵抗,学着回应这个吻,发现这样的感觉,让她仿若在云端一样,更是止不住的酥麻,双腿更是下意识间的缠上那劲瘦有力的腰,想要与他抵死缠绵着。

    因为情动,因为酥麻,因为瘙痒,沈云雅的眼神越来越迷离,顺着本能抚上了席瑾的背,然后去扯他的腰带,“瑾哥哥,我要……嗯……好痒……给我……”

    可若是她能清醒一点,会发现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没硬起来!

    凤天澜在外面等了会儿,正想着上前看下是什么情况,可是却见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扫了一眼四周,确定没人了,才推门进去。

    如此,凤天澜看的越来越疑惑了,席瑾和沈云雅在搞什么?

    那男人进去之后,低垂着头,“参见太子。”

    听到声音,席瑾从沈云雅身上起来,整理着身上凌乱的差点被撕开的衣服,冷眼看着迷离着双眼,喊着我要的沈云雅,冷声说道,“给你一刻钟的时间,破了她的身,让她身上有多少吻痕就有多少吻痕,对了最好让她怀上身孕。”

    那男人颤抖了下身子,随即点着头,“是。”

    “就当本太子不在,做的好,便是家族富贵荣华,做不好就是诛九族。”席瑾让开了身子,拿起桌上的酒,张口倒了进去,再一会儿便吐了出来。

    吻她,简直是他这辈子做过最恶心的事!

    那男人颤抖着身子,说了声是,然后就朝着已经衣衫半露的沈云雅走去,随后就压了上去,只有一刻钟的时间,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所以只能速战速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