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天澜上前,仔细的看着她,然后认真的点头,“好看,最美的新娘子。”

    顾南笙脸上有着娇羞之色,有些期盼,“他会喜欢的吧?”

    “傻孩子,巫缘肯定会喜欢的。”北齐太后慈爱的看着她,目光中闪着盈盈泪光,满是不舍,可却又期盼着。

    她时日不多,最大的愿望,便是看着儿女成家立业,如今都有了,到时候她也走的稍微放心些了。

    顾南笙似想到了什么,脸上浮起灿烂的笑容,明媚的好像那东升的太阳,自信而耀眼,“我也这么觉得,一辈子那么长,他总会喜欢的。”

    现在不喜欢,以后会喜欢的吧,她努力做好自己,巫缘会喜欢她的吧?

    毕竟,人的一生,不是只能喜欢一个人的,相信巫缘会看到她的好,然后喜欢她。

    凤天澜看着顾南笙那充满幸福,期望的笑容,也不由得笑了起来,容易满足的人,就是容易幸福,而她的要求也不多,等报完仇,若她和墨白如初心一样,那般坚定,也可以这样成亲生子,平平淡淡的过一生。

    “天澜,看着我,有没有想着嫁给战王的样子?”顾南笙坐在梳妆台前,任由着喜娘给她摆弄,用镜子的余光看着她。

    凤天澜想着刚才的想法,轻笑着点头,“与心爱的人成亲,我想着是每个女孩子的心愿。”

    “是不是很幸福?”顾南笙看着自己一身的红,一旁还放着鸳鸯刺绣,双喜红盖头,幻想着巫缘掀开的时候,便忍不住的幸福扬唇,“纵使……也是幸福的。”

    纵使巫缘喜欢的不是她,但是能嫁给他的话,也是很幸福的。

    “若是一心只一人,确实是幸福的。”但若是三妻四妾,这样的日子,不是她想要的,哪怕是再爱,她也不会忍受下去。

    只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她也不会让南笙也这样做,毕竟对于这些男人女人来说,三妻四妾才是正常的,而一生只娶一妻的,通常都是妻子背了善妒的罪名。

    兴许是紧张,还有激动,顾南笙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凤天澜说着话,说了很多,都是一些小事,可却听得出,她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和幸福。

    天色逐渐的明亮,顾南笙这边也差不多了,因为是远嫁,又是公主出嫁,所以更是严格。

    “天澜,我好紧张。”顾南笙盖上了红盖头,眼前一片红,只看得到露出的秀脚,想着一会儿就要出嫁,便紧张不已。

    凤天澜想到顾南笙第一次见到巫缘的时候,轻笑着,“那你在心里想想,他是不是断袖,兴许就不紧张了。”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顾南笙也笑出了声。

    喜娘小跑了进来,“公主,吉时到了,该出门了。”

    刚放松的顾南笙,又紧张了起来,“天澜,你牵着我出去吧,不然我紧张。”

    凤天澜沉了声,“这不合规矩,这是大婚,是人生大事。”

    顾南笙无奈的撇了撇嘴,“好吧,可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想把一辈子的话都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