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墨白看着她的脸,一点点的浮起了红晕,想笑可是又心疼她,掀开了被子,沉声责怪着,“困了,就上床睡,怎能趴着睡。”

    “怕睡太死了,若是你发热,我就没法第一时间知道了。”在他的身边,有着充实的安全感,只怕一睡,会到天亮。

    “蠢。”司墨白让她坐起来,随即自己也坐起来,将她的腿,放在他的腿上,手摸上她的小腿肚,力道适中的揉捏着。

    “嗯~”麻痹的神经被触动,瞬间有蚂蚁啃噬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出声,“墨白,不用了,我没事,休息下就好……啊~”

    司墨白眸光隐晦的看了她一眼,继续揉捏着,可是每捏一次,她就叫一次,叫的他一股邪火冲上心头,甚者她的小腿压在了蓬勃的某处,一股热流瞬间划过心头。

    简直要命!

    “墨白,我没事了。”凤天澜动了动腿,麻痹感觉已经消失了。

    司墨白盯着她的小腿,松了手,“嗯。”

    凤天澜抽回了腿,只觉得碰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略微疑惑的看向了刚碰到那个位置,隔着里裤,微微的凸起……

    似乎想到了什么,凤天澜的脸,猛然红了起来,身子一缩,直接缩到了床尾巴,恨不得将自己藏起来,她好像碰了不该碰的地方。

    司墨白抬头看着凤天澜娇羞的小模样,只觉得心痒痒的,特别是她偷瞄他的时候,那个眼神,有着说不清的诱惑媚人,让他体内的邪火,更加的旺盛了。

    凤天澜被看的不好意思,直接撇开了脸,轻咬着下唇,这个时候,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

    司墨白看着她,轻叹了一气,翻身下床,直接冲进了浴房,很快里面就传来了水声。

    凤天澜探头看了一眼,然后想到刚才的事,双手轻拍着脸颊,“男女授受不亲,以后注意点。”

    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她,会不会认为她很浪荡?

    凤天澜看着浴房的方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喜欢一个人,会在乎那个人对她的看法吧?

    司墨白冲了好久的冷水澡,才将那股邪火给压制了下去,可是刚出来,就看到凤天澜坐在床上,一双凤眸,直盯着他看,一瞬间,灭下去的邪火,又蹭的一下,燃了起来。

    “墨白。”凤天澜眨了眨眼,坐直了身子,有些不自在。

    司墨白想回去继续冲冷水澡,可是怕她担心,深呼吸了一口气,静了静心,走向了她,“天色还早,再睡一会儿。”

    “我不困了。”凤天澜轻摇着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才咬着唇,软软的开口,“其实,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嗯?”

    凤天澜听着这微微挑起的尾音,顿时就急了,“我以前虽喜欢过人,最多小时候勾过手指,再多的就没有了,没有像你这样过。”

    司墨白看着她弯起的尾指,也伸出了尾指,勾了上去,两人手指交缠在一起,“这样?”

    凤天澜点着头,“以前我都谨遵男女授受不亲,并没有跟那谁做过和做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