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他就是不信沈清黛能重生,那是天方夜谭,那是逆天的事。

    “影哥哥,我觉得那个凤天澜也有可能是姐姐,要不……”

    “雅儿。”姜影很是不耐烦的沉了声,“能不能不要再提沈清黛,我们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她,为什么要找回她,你要是怀疑哪个是,你跟我说,我去杀了她,以绝后患。”

    沈云雅愣愣的看着冲她大声说话的姜影,面色变了变,委屈着声音,“影哥哥,你……”

    听着沈云雅的哭音,姜影的火气,瞬间就消散了,慌乱的很,“雅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真的不喜欢再听到关于沈清黛的任何消息。

    “我也不想啊,可是太子一定要找姐姐,而且若是被太子先找到了,姐姐说出那些,太子还能放过影哥哥吗?”沈云雅低着头,眼泪一颗接一颗的落下,“要不是为了影哥哥,我才不找姐姐呢。”

    看她哭了,姜影就更急了,坐了下来,将她抱在怀里,“我错了,你别哭了,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讨好沈清黛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摆脱了,能跟你成亲了,是真的不想再听她的任何消息,那样对我来说是恶心,是折磨。”

    沈云雅不说话,只是靠在他怀里,小声的哭着,极力隐忍的样子,真的是太让人心疼了。

    “好,好,好,听你的,雅儿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姜影只觉得沈云雅的哭声和眼泪,都像一把刀子,割着他的心,让他难受,就连忙顺着她的话。

    他怎么舍得她哭呢,她那么珍贵,哪能掉一滴眼泪。

    沈云雅哽咽着声音,背过身,耍着小性子,“我不勉强影哥哥,我自己去查。”

    “好雅儿,我知道错了,你说,我做,可好?”

    “哼……”

    对于生气耍性子的沈云雅,姜影是耐着性子,好好的哄着,直到她点头,笑出声,才松了一口气。

    *

    自那天沈云雅单独去见了凤天澜之后,司墨白就几乎十二个时辰都黏在她的身边,若是有事需要离开,都是让她去罗云竹那儿,绝对不让她一个人。

    想单独跟她说话的姜影,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别说说话了,就连看上一眼,都没找到机会,不得不承认,她被保护的太好了。

    司墨白牵着凤天澜的手,低声温柔的说着什么,两人都有着绝世容颜,此时又这般亲昵说笑,就仿若神仙眷侣一样,惹人侧目。

    侯在院子的姜影,在看到凤天澜出来的时候,有一瞬的惊艳和失神,他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儿,哪怕是以前的沈清黛,都比不上她。

    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有着说不清的韵味,让人的目光,不由得追随着她的身影。

    凤天澜正跟司墨白说话,就感受到一道灼热的目光,浅皱了下眉头,抬眸看去,看到姜影在看她,顿时就沉了脸,冷了眸,抓着司墨白的手微微的用力。

    上次匆匆一瞥,这次这样面对面的再见,让她也想将他那张皮也给扒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