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总觉得,那是除了王爷之外,最好看的男人了,还是英雄救美,心里多少会有期待的吧。

    “如若你没记错,应该是尊者救了你。”她没打算隐瞒,既见过,云竹总会想起来的。

    “呃……”罗云竹又楞了一下,好一会儿才抽了抽嘴角,“该不会是灵食楼见到的那个尊者吧?”

    当时她只想着整涂秀佩了,没怎么注意那个尊者,只觉得他好看,可没觉得他有救她的时候好看。

    凤天澜轻点头。

    罗云竹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那还是算了吧,最讨厌拎不清的男人了。”

    怎么就那么可惜呢。

    那么好看的美男子,怎么就那么眼瞎,非要帮涂秀佩呢。

    莫名的少了一个美男子,心情有点低落啊。

    凤天澜也不知怎么说,想劝她别喜欢上瑾哥哥,可又觉得没立场,而且她觉得瑾哥哥人不坏,只是耳根子软,容易相信人,心里又有人,喜欢他的话,只怕会异常辛苦。

    “天澜,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那天会被刺杀?”罗云竹忙转移了话题,不去想那个救命恩人的事,“那天的刺杀太快,差点没反应过来。”

    那天的刺杀,几乎是瞬间的事,若不是她们发现的早,只怕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还有天澜的凤飞九天,实在震撼。。

    “是齐宏安,他要杀我们,所以这次是故意引我出岛的。”凤天澜沉声说道,这次的刺杀,一点都不难猜是谁指使的。

    她在飞霜阁是太师祖身份,而且有庞泰在,齐宏安怕没那么容易杀了她,反而还会暴露自己。

    所以,这一次就趁着瑾哥哥他们来,以迎接尊者的名义,让云竹他们一起出岛,而她不放心,自然也会跟着来,然后让杀手以扮演海盗,截杀他们,这样她死后,他完全可以推掉责任。

    这也就能说明,为何涂秀佩他们的船,远远的在后面跟着,却不靠近了。

    后面跟着?

    凤天澜微微的眯起了眸子,她该不会是想让杀手杀了她,然后取走她的丹田,变成她自己的吧?

    罗云竹只觉得有些凉,看着凤天澜面若冰霜,忙推了推她,“天澜,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凤天澜回神,看着精神满满的罗云竹,“他因为你会星河鞭法,而有所忌惮,加之我得罪了他,便急切的想要杀了我们。”

    “这次幸运,就怕下次……”罗云竹隐约的担忧着,纵使她看不透这次杀手的实力,但绝对不会弱,瞬间就杀了十几个弟子,而天澜更是一出手便是凤飞九天。

    这样的刺杀,能逃过一次,已属幸运,若再来一次,只怕是……

    “应该是不会了。”凤天澜说道,这次请肃杀令的杀手,就花费了十万灵晶,齐宏安没有多余的金钱再去请杀手。

    若是再想杀他们,估计他会亲自动手。

    “王爷怎么会突然在这里?”罗云竹又是暧昧的一笑,“还这么快……”说着,比了两人一对的手势。

    刚褪下去的羞红,再次浮了起来,默认了她与司墨白一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