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儿?”姜影皱眉的看着她,太子来便来了,她怎这般慌乱。

    沈云雅忧心忡忡的解释着,“太子喜欢姐姐,而姐姐喜欢你,要是知道姐姐才去世没多久,你便跟我一起,不说察觉什么,只怕便会为姐姐出头,到时候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听了解释,姜影这才松了眉头,离她有些远,“好……”

    “参见太子!”外面传来了丫环恭敬的喊声。

    沈云雅急的脸色更加的白了,“影哥哥。”

    “没有别的事,我就是想问你要些黛儿的遗物,如今她不在了,只想睹物思人。”姜影也知道后果,此时离开肯定要撞上,于是假惺惺的说道。

    席瑾从外面进来,就看到了姜影,又听到了他的话,微微的皱了眉头,沉了声,“黛儿的东西,谁也不能动。”

    看到姜影,他就想到黛儿的遗言,顿时怎么看他都不入眼,可是黛儿的遗言,他却又不得不做。

    “我也只是随口一提,既然没有,那我便先回去了。”若不是为了避嫌,谁愿说要遗物,沈清黛的东西,他看着就嫌脏眼。

    姜影一离开,沈云雅便更加虚弱,身子一软,便是要倒下去,席瑾伸手扶了她一把,责怪着,“你身子还虚弱着,怎不好好休息,就出来了。”

    “影哥哥得知姐姐可能活着的消息,特意来问我的。”沈云雅站稳了身子,便不着痕迹的退开了席瑾的怀里,苍白的小脸,带着一抹娇羞的红晕。

    虽说顺势靠在瑾哥哥怀里是她所想的,但这个时候要的是欲擒故纵,要让瑾哥哥知道她是个进退有度的女人。

    席瑾往旁退了一步,“我就是为此事而来的,我想明天启程去一趟归元大陆,确定她是不是黛儿。”

    “瑾哥哥还要去?”

    席瑾轻嗯了一声,“再去一趟,若她真不是黛儿,那回来,我便下聘礼,与你订亲。”

    听到聘礼和订亲,沈云雅面上一喜,但强压了下去,柔柔的说道,“瑾哥哥,姐姐只是随口一提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的。”

    “只要黛儿的话,我都会去做。”席瑾温润的声音,有着一丝的坚定。

    “若那真是姐姐呢?”沈云雅轻咬着下唇,眼眶浮起了水汽,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似极力掩饰的委屈和悲伤。

    席瑾皱起了眉头,没有回答。

    沈云雅轻笑了一声,“瑾哥哥不要为难自己,明天我与你一起去看看吧。”

    “雅儿。”席瑾有些愧疚,虽说如此不好,可是只要想到那是黛儿,他就没法娶别的女人,哪怕是孤独终生。

    “没关系的。”沈云雅浅笑着,面上大方,但眼底浮着忧伤,“只不过影哥哥也要去,他说姐姐爱他到深入灵魂,只要见到他,哪怕是失忆,也会想起他来的。”

    席瑾只觉得心一颤,疼的难以呼吸,爱到深入灵魂,哪怕重生了,哪怕失忆了,黛儿会再一次的爱上姜影?

    但是,只要能确定那是黛儿,只要能确定黛儿还活着,只要她能幸福,她爱别人,又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