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墨白转过了身,低眸直视着她,“澜儿……”

    凤天澜瞪大了眼看着他,她不是让他不要转身,他怎么还是转过身。

    “既然你说开了,那我要陪你,无论开心或伤心,我都要陪你。”他不想在她伤心的时候,还背对着她。

    凤天澜只觉得被他这么一转身,想要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好好的气氛,都被破坏了。

    “司墨白,我有点喜欢你,但我不知道是最纯净的喜欢,还是因为你奋不顾身的救我,而因为感动产生的一种错觉喜欢。”

    凤天澜瞪着想要说话的司墨白,“你要再说话,我真不说了,让你后悔去。”

    “我不说。”司墨白乖乖的闭上了嘴,他觉得接下来的话,是他想要听的。

    “过去我可以不再提,但是未来去却不能不想。”凤天澜抬眸直视着司墨白,“司墨白,我还有责任未完成,给我三年时间,若是三年以后,你还是跟现在一样喜欢我,我就给你一个答复。”

    她要回玄天大陆,她要报仇雪恨,父母之仇还没报,未来太过凶险,她不敢保证,她是否能活到最后,也许最后她是和沈云雅他们同归于尽。

    司墨白没有任何的犹豫,伸出了手,握住了凤天澜柔嫩纤细的小手,坚定的承诺着,“你的未来,我陪你走;你的责任,我陪你完成。”

    凤天澜的心神一动,抬眸看着司墨白,沉声说着,“这三年能发生的事太多,最后我可能发现,我并不喜欢你,而是就算他背叛我,我喜欢的还是他。”

    司墨白皱了皱眉,很不喜欢她这句话,她只能喜欢他。

    “那个人不是司瑢,而我和他是势必要再次见面的,现在我只知道恨他,可是我不知道见过之后,我对他会不会有别的感情。”凤天澜抬眸看着司墨白,“我不能在我感情未明之前,就给你承诺,那样对你不公平。”

    她分不清对姜影是只有恨了,还是爱恨惨杂。

    她分不清对司墨白是喜欢还是感动,而这一切需要时间来证明。

    “他是谁?”司墨白阴冷着声音。

    凤天澜抬眸直视着他,“司墨白,给彼此一个时间,顺其自然,不要强求。”

    不管她对姜影是什么感情,总是恨多过于情,她总是要杀他的,她也绝对不会委曲求全的再去喜欢他,因为他不配!

    可是在分清她内心深处的感情之前,她不能接受司墨白,更不能因为他一次以命相救,因为那瞬间的心动,而信誓旦旦的说喜欢他。

    没有明确的感情,就在一起,是对他们的感情,不负责任。

    “我想要的感情,是一辈子的,能相濡以沫,能白头到老,不是只求现在,不求未来。”凤天澜凤眸如潋滟水光般明亮,“司墨白,我要么不爱,要么就爱的疯狂,爱的轰轰烈烈。”

    她已经受过一次伤了,已经怕了,所以如果她放下过去,爱上司墨白,那么她将爱的疯狂,更会是她余生最疯狂的一次,所以她要更加谨慎。

    因为,她不想爱的再一次粉身碎骨!

    “说完了?”司墨白看着凤天澜点头,“那轮到我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