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罗云竹的话,凤天澜抬眸看着她,反问着,“那要是两个男人同时愿意为你去死呢?你两个都爱吗?”

    “……”罗云竹直接沉了脸,瞪着凤天澜,“还能不能好好谈心了。”

    乱举什么例子!

    甘愿为你去死的男人,能遇到一个就是烧八辈子高香了,还两个?做梦都不敢!

    “云竹,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从前我以为是懂得的,可是后来……”凤天澜敛眸,想着前世姜影笑着剥下她脸皮的一幕,心彻骨寒!

    罗云竹着急的问着,“后来什么?”

    “一个人对你百般好的时候,你所产生的感情,也许不是喜欢。”凤天澜敛着眸,想着她对姜影的感情,现在想想,那真的不是喜欢。

    “这都不是喜欢,是什么,你所说的感动?感恩?可这都是喜欢,那什么是喜欢?”

    凤天澜沉默了半晌,“我也不知道,但就我自己,觉得喜欢就是,哪怕被伤的遍体鳞伤,再提起他,还忍不住的喜欢他,去爱他。”

    可是对姜影,她没有这种感觉,有的只是恨,哪怕是恨,也不是他身为心上人的背叛,而是她最信任的背叛。

    “这样的喜欢,太卑微了,不适合你。”罗云竹说着,因为天澜太张狂了,太骄傲了,她觉得天澜哪怕是爱一个人,也是轰轰烈烈,绝不是这般卑微的。

    凤天澜轻笑着,“当一个人愿意为了另外一个放弃自己的原则,降低自己的底线,那就是真的爱了吧。”

    罗云竹踩了踩有点发麻的脚,“王爷不就是这样做的吗?”

    从她旁人看来,战王真是为了天澜,放弃了原则,降低了底线,从不近女色到只近天澜这个女人,底线的事也是太多,王爷对天澜是真爱了吧?

    “可是我没有。”凤天澜抬眸,黝黑的瞳孔,似深不见底的深渊,“感情是两情相悦,不是一方情愿,更不是有人对你好了,对你是真爱,就能一起的。”

    看着说话如此深沉的凤天澜,罗云竹眨了眨眼,“天澜,我怎么觉得你的心,千疮5百孔?”

    明明天澜除了一个司瑢,就没喜欢过别人啊,难道一个渣男,就让天澜看透了感情,伤透了心?

    “是吗?”凤天澜淡淡的笑着,眼底有些苦涩。

    罗云竹重重的点着头,瘸着脚走到凤天澜的面前,“天澜,我还是觉得你是喜欢王爷的,只是你想的太多,非要分清感情和感恩,为什么就不能先抛掉他所做的一切,从他个人去想,你是否喜欢他呢?”

    “嗯?”

    “你就想,如果战王没有做这一切,只是单纯的针对他个人,你会不会喜欢他……”话还没说完,罗云竹就撇了撇嘴角,“算了,你肯定又会怼的我没话说。”

    她说不过天澜!

    她还是放弃吧!

    听着罗云竹的话,凤天澜垂眸,想起初见的时候,他如谪仙上神一样,突然降临在她的面前,发丝拂在她的脸上,有着淡淡的薄荷香,那入耳就酥的声音,此时还铭记。

    第二次酒楼,她与他同桌共食,他那似有若无的一笑,他们初次的亲吻……

    “走吧,我们上街去。”凤天澜突然站起身。

    “去干吗?你不守着王爷了?”罗云竹跛着脚跟在凤天澜身后。

    “去买美颜丹的药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