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秀玉环视了一圈,看到了涂翔,徐嘉忆和涂秀佩全都在了,该到的都到了!

    “我要你杀了涂秀佩,她害死我们的孩子。”

    司瑢急红了眼,“疯子,那是你跟别人的野种,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有佩儿是你姐姐,你心思怎么就那么歹毒,以前那样害天澜,现在又要杀佩儿。”

    “哈哈。”涂秀玉疯狂的大笑着,明知道答案,可却还是抱了一丝希望,哪怕他骗骗她,都是好的。

    “玉儿,你下来,别胡闹了,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徐嘉忆看着涂秀玉这样,到底是做母亲的,也是心疼的。

    涂翔看了一眼涂秀佩,然后才抬头看着涂秀玉,阴沉着一张脸,没有什么话要说,对于一个废人,完全就没有必要挽留,死了好,免得要在青楼那里被折磨。

    涂秀佩看都没看一眼,走到司瑢的身边,“三皇子,你说好话,哄哄她,将她带下来。”

    “不行,她要我杀你,我宁愿死的是她,而不是你。”司瑢目光紧紧的盯着涂秀玉,想着找准时机,最好让人杀了她。

    涂秀佩轻咬着下唇,双眸含泪,“虽然很不舍得妹妹,可是她竟然那样污蔑你,如果可以选择,我愿意被伤害的是我,可是现在……”

    “这不关你的事,是她犯贱。”司瑢安抚着她,目光依旧紧盯着涂秀玉,她在那边大笑着,像疯了一样。

    “现在妹妹和你,我只能选择你。”涂秀佩咬着唇,许久才下了决心,“你上去哄哄她,然后找个机会救她下来,要是不行,就杀了她。”

    听了这话,司瑢移回了目光,看着涂秀佩,有些意外,但却是意料之中,毕竟最近关于她的传说,一直都是不好的。

    涂秀佩红着眼眶,一副甘愿为他牺牲所有的痴情女,“若不然任由妹妹说下去,只怕对你不利,为了你,我甘愿做个千古罪人。”

    司瑢果然受用这一套,安抚了她两声,“我这就上去,你不用内疚。”

    佩儿肯定是喜欢他的,不然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来,她一向温柔善良的,因为那个人是涂秀玉,是凤天澜,所以吃醋了,才会千方百计的去对付她们的。

    平民后院都会勾心斗角,何况这些以后要成为他妃嫔的女人,这太正常不过了,他睁只眼闭只眼的,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蠢货。”涂秀佩看着司瑢离开,鄙夷的嘲讽着。

    凤天澜注意到他们的动静,问着张天成,“安全措施怎么样?”

    “放心,事情闹大之前,涂秀玉不会死的,此前有弓箭手射杀她,都被拦下来了,而且这是城楼,有人相助,不会那么轻易死的。”张天成说道,这个人肯定是权势滔天的战王司墨白。

    说起这个,张天成真是觉得司墨白对凤天澜宠溺到了极点,作为一个男人,都忍不住嫉妒一下了。

    想起这事,张天成就忍不住跟罗云竹八卦,“老二,你知道老大跟谁有一腿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