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最是凉薄无情人

    涂秀玉看到涂秀佩前后都有灵力攻击,不由得兴奋的亮了双眼,眼巴巴的看着,真想那两道灵力,全部击中她,直接打死她。

    涂翔是直接被气的失去了理智,看到涂秀佩站在中间,没有转移灵力,徐嘉忆还有理智,忙将灵力打偏,身子向前倾,去拉涂秀佩。

    砰的一声,灵力打在了徐嘉忆的背上!

    “娘。”闻到了血腥味,徐嘉忆瘫软在了她的身上,涂秀佩尖叫了一声。

    “娘……没……没事。”

    涂秀佩扶着徐嘉忆,回头瞪着涂翔,冷声质问着,“爹,你是要再一次的杀妻弑女吗?”

    她就是觉得她是爹的女儿,他会住手的,可是他没有,这样的爹,真是不如没有!

    稍微恢复了点理智的涂翔,正懊悔自己没有住手,可涂秀佩话里的杀妻弑女四个字刺激了他,顿时心中多了火气和恨意,虽没有出手,却还是忍不住的反讽,“是不是我女儿还说不准呢,一个荡~妇本就该死!”

    杀妻弑女!

    如果当年徐嘉忆没有给他出这些主意,也许他现在也不用落魄到这个地步,这些都是徐嘉忆害的,还有她偷汉子,就是一个荡-妇,就是该死!

    “爹!”涂秀佩不满的喊了一句,真想说他,若是可以选择,她倒希望真不是他亲生的,因为他太无用了。

    徐嘉忆看着疯了一样的涂翔,只觉得失望和寒心,这样的男人,再留在他身边,不见得会好,她要离开,她要去找那个人,她要让那个人杀了涂翔!

    她受够了他!

    涂秀玉看着这一幕,只是冷笑着,这一幕看的真好,看的真开心,让他们都对不起她,都是活该。

    “瑢哥哥。”涂秀玉抬眼看向院子口,看到司瑢的身影,忙跑了过去,娇笑的扑向他,她就知道瑢哥哥没那么无情无义,还是喜欢她的,今天他要接她进王府的,他不会丢下她的。

    看着飞扑过来的涂秀玉,司瑢下意识的伸手去抱,结果抬头看到涂秀佩看了过来,伸出的手,硬生生的缩回,然后避开了涂秀玉,当做没有看到她一样,走向了涂秀佩,“佩儿。”

    涂秀玉直接僵在当地,她僵着身子,慢慢的转身,看着司瑢走向了涂秀佩,脸上的笑,渐渐的落下,一双大眼,阴鸷的盯着涂秀佩。

    “三皇子怎么来了。”涂秀佩抬眼看到涂秀玉的眼神,本不太想理会司瑢的,可想到涂秀玉给害的她失了身,恨意上来,对司瑢温柔了许多。

    “我听说了你们的事,于是让人采买了东西过来。”

    “瑢哥哥。”涂秀玉上前来,要去拉司瑢的袖子,带着鼻音,委屈的喊着。

    “三小姐请自重。”说着,司瑢避开了涂秀玉的碰触,适时的站在了涂秀佩的身边,“佩儿,还没用过早膳吧,我们出去吃吧。”

    “好啊,吃完正好一起去学院。”涂秀佩落落大方的应了下来,看着恨的双眼都红了的涂秀玉,更是笑的跟花儿与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