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秀玉趴在地上,只觉得小腹上,又是一阵抽痛,而且她似乎听到了灵丹碎裂的声音。

    “孩子,丹田,我的孩子,我的丹田。”凤秀玉捂着小腹,下身的粉色衣裙,彻底的被鲜血染红了,也许母子连心,她只觉得慌张和恐惧。

    “瑢哥哥,孩子,我们的孩子,救救我们的孩子。”凤秀玉抬头,泪流满面的求着司瑢,“瑢哥哥,那是我们的孩子,救救他,求你救救他啊。”

    孩子,她那么想要为瑢哥哥生一个孩子,她终于有一个瑢哥哥的孩子了,不能就这样没了的,其它的,她可以不在乎,但瑢哥哥和孩子,她不能不在乎。

    司瑢往后退了退,冷着脸,“你别乱说话,本王与你清清白白的,哪里来的孩子,你应该找你的奸夫去。”

    不管如何,这一次他坚决不会承认,孩子是他的,同时也不会承认他们之间发生过关系的。

    “我不求正妃了,我只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那是你的骨肉,求你了,我求你了。”凤秀玉边哭,边忍着腹中的痛,爬向了司瑢,她什么都可以放弃的,只要救救他们的孩子,那是他们的孩子啊。

    看着一直往他这边爬的凤秀玉,司瑢就好像看到索命的厉鬼一样,让他直往后退,“你自己不检点与人珠胎暗结,休想让本王喜当爹,你只要说出奸夫是谁,本王做主,成全你们。”

    听着司瑢极力撇清的话,对于凤秀玉来说,就像天降冰刀子一样,将她刺的满身窟窿,还一阵阵的冰冷,深入骨髓。

    “你不认我们的孩子?”凤秀玉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司瑢,眼角还挂着眼泪,声音也没有刚才的祈求了,淡的让人有些慌。

    司瑢甩了甩袖子,很是冰冷无情的撇清着,“你与奸夫的孩子,凭什么要本王认。”

    凤秀玉出了这件事,彻底毁了,自是不能再娶了,但凤天澜如今身后有一个厉害的炼药师,本身实力竟是超过了凤秀佩,如此还是凤天澜配得上他。

    回头,他好好的哄哄凤天澜,一定会哄的她对他死心塌地的。

    想到此,司瑢连忙跑到凤天澜的跟前,着急的解释着,“天澜,你不要相信她的话,我跟她清清白白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心里还是有你的。”

    嗤!

    凤天澜嘲讽的嗤笑着,“是吗?”

    “是的,她说了你很多的坏话,我对你是因爱生恨,才那样做的,是她……”

    “司瑢!”听着这些话,凤秀玉只觉得一颗心被碾碎了,她那么爱他,为他什么都做了,最后竟然得他一个奸夫。

    “天澜,你真的要相信我,我也很无辜,我也是受害者,如果不是她,我们都已经成亲了。”司瑢没空管凤秀玉,只一味的跟凤天澜解释着。

    凤天澜只是嘲讽的勾着唇角,像是看戏一样的看着司瑢的解释,他在她的眼里,不过是一坨屎。

    一旁的司墨白,看着凤天澜认真的听司瑢的解释,一颗心焦急的跟火烧似的,浑身更是散发了冰冷的气息,直压迫着司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