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天澜敛了敛眸子,忍下眸中的杀气,淡然开口,“我说了,你放了她,我就给你信物。”

    “别急。”凤秀佩伸回了手,抬眸轻笑的看着凤天澜,“我们算一下账,要怎样才能消我心中的恨。”

    凤天澜微动着身子,手指开始去摸索银丝缠的连接处,只要找到了,这东西奈何不了她,而现在她需要跟凤秀佩周旋一下。

    “你放了初灵,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凤天澜看着在挣扎冲着她喊的初灵,虽然没有说出声,可是却能猜到,初灵让她跑,让她别管她。

    今日初灵受到的苦,她一定加倍还给凤秀佩!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抓到了她,怎能轻易的放了。”凤秀佩打量着被束缚在银丝缠里面的凤天澜,她脸上还有这一道狰狞的伤疤,像一条蜈蚣趴在她脸上一样,怎么看怎么恶心。

    这样恶心的容貌,应该没有人会理会她才是。

    “连你身边一个小丫环都有一个灵宗高手保护,我很想知道,你背后的人是谁。”凤秀佩满是好奇,很想知道那人是谁,能不能为她所用。

    听着凤秀佩的话,凤天澜诧异的忘了找结头,疑惑的看着她,“灵宗高手?”

    “你不知道?”看她疑惑的样子,凤秀佩皱起了眉头,狐疑的看着她,该不会是装出来的吧?

    凤天澜继续一脸的疑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身边要是有灵宗高手,你以为凤秀玉还能活到现在?”

    有人暗中保护初灵,还是灵宗高手?会是谁?难道又是司墨白的人?

    凤秀佩见她真的不知道,也不打算浪费时间,“把信物给我,不然一会儿你看到的就是她被多人凌辱致死。”

    只要凤天澜一死,还管什么灵宗高手。

    “我不过是小小的灵者,而你是大灵师,你还怕我跑了?”凤天澜又继续摸索着银丝缠的结头,看着还在哭着挣扎的初灵,“你先放了初灵,我被网着,实力不如你,也跑不掉。”

    “凤天澜,你诡计多端,你以为我会信你?”凤秀佩轻呵着,有那个贱婢在,她才更好的威胁凤天澜。

    凤天澜淡然的摸索着银丝缠的结头,“我把固灵丹当给如意商行了,如果没有我和初灵去赎,那么将会被如意商行进行拍卖了。”

    “凤天澜!”凤秀佩咬牙恨恨的喊着,竟然为了一个贱婢,将她好不容易求得的固灵丹给当了,实在可恶。

    凤天澜无视凤秀佩的怒气,只是浅笑无害的看着她,“初灵不能有一丝的伤害,不然固灵丹很快就会拍卖出去,而你凤秀佩还要多久才能再得到一颗五品固灵丹,还要多久才能突破?”

    “算你狠!”凤秀佩咬着牙,命令道,“放了她。”

    如果没有五品固灵丹辅助,她五年内无法突破到灵宗,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此时凤天澜的手指正好摸到了银丝缠的连接处,轻巧的解开银丝缠的结头,浅笑的看着拼命挣扎不愿离开,要留下陪她的初灵,沉声说道,“相信我,你留在这里,只会连累我。”

    凤秀佩实力至少中级灵师,初灵离开,她才能放手一搏,不然她有所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