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这句话,凤翔直接黑了脸,这话是拐着弯骂他不是什么好货色,有她这么当女儿的?

    徐嘉忆连忙上前,笑着跟王将军解释,“我们家天澜,性格率真了些,但绝对心地善良的。”

    “我还就喜欢泼辣,率真的女人。”王将军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凤天澜看,从上扫到下,再从下扫到上,虽有衣服包裹着,但却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尤物。

    只是,脸上的那道疤,实在影响胃口。

    当然,他最喜欢女人身上有疤的,更喜欢往女人身上添疤的,所以有疤,只会让他觉得更有味道。

    最重要的是,近些日子来,南安城满满都是凤天澜的传说,这绝对不是一个废物,能娶一个天才回家,对他的前程有帮助,所以其他的,都可以不计较。

    女人嘛,都一个样,也就上几次的意思,其他没什么区别了。

    凤天澜冷眸扫着王将军,这么急着叫她回来,原来是给她说亲呢。

    她说怎么这几天这么安静,原来在这等着她呢。

    王将军只觉得被凤天澜那冷厉的目光,给扫的浑身一僵,似乎被当做蝼蚁一样藐视着,还有她身上那种王者气势,让他浑身冒着冷汗。

    女王!

    王将军恐惧之余,对凤天澜更有了兴趣。

    虐待了那么多女孩子,还未有人只是一个眼神,就让他有了恐惧之感。

    他愿意让她虐待!

    “凤小姐。”王将军抬眼满是爱慕的看着凤天澜,只差跪下去,摇着尾巴,跪求女王鞭打了。

    凤天澜嫌恶的撇开了目光,冷眸看着凤翔,“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若是再乱点鸳鸯谱,我绝不放过。”

    说完,不给丝毫面子,转身就离开。

    看着这般冷冽的凤天澜,王将军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觉得满满的爽快,真是恨不得奉上鞭子,让她狠狠的鞭打他。

    “王将军,我们天澜她……”

    王将军从凤天澜帅气的背影回神,忙说道,“不用,就这样,我很喜欢,什么时候能娶她?”

    他已经等不及,想要看着她拿着鞭子打他的女王气质了。

    以前都是虐人的快感,这一次看到她,他只有被她虐的快感,这种气势,这世上除了她,再无人能给他这种感觉了。

    凤翔先是一愣,然后欣喜的说道,“回头你请媒婆上门来,我们再找个吉日,越快越好。”

    “好,就这样说定了,我马上就去找媒婆。”王将军迫不及待的说着,然后起身告辞,立马就要去办事,希望能最快找到媒婆来下聘。

    凤翔满心欢喜,只要这亲定了,凤家宝物就会回到他手里,很快他就会凌越在皇帝头上了。

    那边王将军离开凤府之后,心想着找哪个媒婆好,却没注意到一个身影悄悄的跟了上来。

    “谁?”突然感受到凌厉的杀气,王将军转身,然而他只看到一个黑影,随后喉咙口一痛,他双手捂着脖子,想要呼救,可是那鲜血却是咕咚的像泉水涌了出来,只能吐着鲜血,吐不出半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