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雪莹浅勾了一下唇角,继续说道,“司墨白为了救凤天澜,甘愿入魔,施展转魂术,最后不知什么原因,云漪竟是活了过来,如今他们二人正在一起,且要成亲,为此我也是很苦恼,千年计划,毁于一旦。. .”

    说着,唐雪莹脸上闪过一丝阴冷和怨恨。

    “凤天澜死了,又来一个云漪!”孟淳用力的踩着脚,那朵迎春花,被踩的烂成泥。

    都是该死之人,可终究都没有死,她怎能容忍?

    唐雪莹看着孟淳,缓缓说道,“凤天澜也没死,相信不日便会来找蒲夏了。”

    “凤天澜没死?”孟淳猛抬头看着唐雪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前世和转世,是不可能同时活着的。”

    唐雪莹耸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想来问蒲夏,看他是否知道原因,可是我看他……”

    看着唐雪莹欲言又止的,孟淳着急的问道,“蒲夏怎么说?”

    云漪和凤天澜同时活着,太过诡异了,不用问,蒲夏也一定是向着云漪的。

    “不知道。”唐雪莹摇头,看向了山顶,“他一直质问我为何要这样对凤天澜,而且看情况,他似乎更喜欢凤天澜,不愿打探真相,想要护着凤天澜。”

    孟淳喜欢蒲夏,而蒲夏喜欢云漪,她对云漪自然也是充满了敌意。

    既然现在云漪和凤天澜都活着,就让凤天澜承受了孟淳的敌意和伤害,这样云姐姐会好过一些。

    “更喜欢凤天澜?”孟淳对这个答案,显然是不太相信的,蒲夏现在做的这些,对凤天澜的保护,不就是因为云漪吗?

    现在云漪活过来了,那凤天澜又算的了什么?

    孟淳满是质疑的打量着唐雪莹,该不会是又想骗她做什么事,故意说出来的吧?

    “你也知道碧灵在最近也恢复了,我怀疑在云漪身上活过来的是碧灵,而凤天澜还是云漪的转世,蒲夏定是知道,只不过存了私心,所以……”

    唐雪莹说的话,意思很清楚了。

    蒲夏知道云漪和凤天澜,定然有一个是假的,而他更知道在云漪身上活过来的人是碧灵,而凤天澜还是云漪的转世。

    只是,蒲夏有了私心,想让人知道云漪就是云漪,而凤天澜是假的。

    这样云漪就能和无涯在一起,而他能够和凤天澜在一起,看似结果很好,但于她们又怎能甘心?

    孟淳很快就想到了这个,咬牙切齿,“我是绝不会让这件事成真的,凤天澜是真的云漪也好,假的也罢,我也要让她变成假的!”

    看着掉坑的孟淳,唐雪莹在心中冷笑了一声,果然是个蠢货,若非自小就被选在了无涯身边,就这智商,哪里做的了四神之一。

    “凤天澜不日就会来找蒲夏,你先且看看蒲夏怎么说,再做决定,可不要冲动。”唐雪莹好心的提醒着。

    对于唐雪莹的好心,孟淳不以为然,“你是想我去对付凤天澜吧?”

    唐雪莹会有好心才怪,定是云漪让她焦头烂额,怕凤天澜也来参一脚,便让她来对付凤天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