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唐雪莹的心思,还真是深沉,她要小心些,免得被带入情绪,被挑拨了感情。

    毕竟她和席瑾还有天澜,三人之间的关系,颇为奇妙,若是不坚定的话,很容易被挑拨了的。

    不过,唐雪莹肯定小瞧了她,天澜跟席瑾是她的底线,谁都不能碰。

    “云漪一直都很好,可是有人总喜欢利用别人的善良,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唐雪莹抬头看着罗云竹,敛眸转了语气,“你可曾听过民间传说?”

    一听到这里,罗云竹顿时警惕心起,应付式的嗯了一声。

    果不其然,先跟她打感情牌,找到共同点,然后再反转,这是要开始说云漪的坏话了吧。

    她可不会听信唐雪莹的话。

    唐雪莹敛眸,“世间都在传说,云漪和我亲如姐妹,什么都不分彼此,甚至只要是我开口要的,云漪都会给我,这些都是真的,云漪待我很好,很好,是世间最好的人。”

    “可是好人没好报。”罗云竹忍不住的回了一句,她不知道真相,天澜也没告诉她,但她觉得世间会有云漪横刀夺爱的传说,不是唐雪莹指使的,也是她纵容的。

    对于唐雪莹这样的白眼狼,这样的好人,可真危险。

    唐雪莹仿若没听见她的话一样,“世间还传说,我和无涯相恋,云漪心生嫉恨,做出了那等事,席夫人,这些你可都听闻过吧?”

    并没有明确的说出是哪些传闻,但只稍微一提醒,罗云竹便知道的一清二楚。

    毕竟这两域小镇小,一个个又喜欢这样的传说,早就耳熟能详了。

    “听过,不过我相信云漪这样善良的人,不会这样的,如你所说,她敢爱敢恨,若是无涯不爱,她也不会强求,我是不相信这样的传说。”

    罗云竹很认真的,很严肃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唐雪莹莞尔一笑,很是开心的说道,“天澜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想来她对你,也是如此的信任吧?”

    “那是自然,我跟天澜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护我,我护她,从不背弃谁,也有足够的信任。”罗云竹昂首挺胸,说的很是清晰。

    她要让唐雪莹明白,在她面前抹黑天澜是没用的,妄想挑拨她们的关系,那更是不可能的。

    看着罗云竹如此,唐雪莹羡慕的笑了笑,“真好,若是当年云漪也能这般相信我,那该多好。”

    罗云竹狐疑的看着唐雪莹,又想说什么话损天澜?

    唐雪莹沉默了一会儿,“传说都是假的,其实和无涯相恋的人,是无涯,他要娶的人也是无涯,云漪并不是横刀夺爱之人,她不是。”

    “呃……”

    罗云竹愣住,这唐雪莹不是要说传说的故事吗?怎么反而为云漪辩解起来了?

    难道是她想歪了?

    看着罗云竹的反应,唐雪莹苦笑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就如当年云漪对我也是这般的不相信和误会,若是她相信我,那该有多好,可惜我们的信任,不如无涯一句话。”